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88章 个个儿是怂包

第688章 个个儿是怂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将士们随之情绪高涨,挥舞着手上的军旗大喝道:“守卫禹州!守卫禹州!”

    “敌方多少人马?”季心禾冷眼看着城楼下乌压压的军队。

    郑将军拱手道:“大概五万。”

    只有他们数量的一半,其实并不算很难对付。

    柔夷天生好战,士兵也骁勇的很,按着常理来说,就算对方只有五万,郑将军也不会轻敌,但是禹州军的实力他却是也清楚的很的,个个儿是精兵强将,完全不是大乾寻常军队里的那些个酒囊饭袋,再加上如今的主帅季心禾,也并不比穆侯楚差,指导这一场战役,要输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郑将军独独担心的是······

    “柔夷向来狡诈,单单这么点儿人数,不应该这么贸贸然的冲着我们下手,这根自讨苦吃没什么两样,我就怕,他们后面还留着余力。”郑将军忍不住道。

    季心禾冷声道:“郑将军只管对付好这柔夷的五万大军,剩下他们后面留下的余力,交给我便是。”

    说罢,握紧了手中的剑,转身便往城楼下去。

    郑将军被季心禾的话说的有些糊涂,但是看着她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便心知她大概是有主意了的,便也不再担心什么,直接大喝一声,下达命令:“全军备战!”

    季心禾从城楼上下来,便冷声吩咐道:“让裴勇来见我。”

    “是。”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裴勇便匆匆赶来,抱拳道:“末将参见王妃!”

    “你带领骁骑营的一支队伍到名银山的后山位置做埋伏准备,听我命令行事即可,明白了?”

    裴勇怔了一怔:“后山?可主战场就在城楼之下······”

    裴勇顿了顿,随之便想起什么似的,瞪圆了眼睛道:“王妃的意思是,后山必然还有攻击?”

    季心禾冷笑着道:“不然你以为柔夷这五万大军怎么悄无声息的来到禹州城下的?柔夷和禹州有什么仇怨?说到底也只是为了朝廷那边铺路罢了。”

    而她要做的,便是彻底斩断朝廷的后援!

    朝廷养的那帮酒囊饭袋,她便是以区区五千人的分队都能将他给击垮!

    裴勇立即抱拳道:“属下遵命!”

    “林副将!”季心禾继续吩咐道。

    “末将在。”

    “你亲自带一分队前往禹州境内,安抚百姓情绪,但凡有人挑唆引发躁动者,当即斩立决!绝不可以让百姓的躁动和不安影响前面的战场。”季心禾冷声道。

    她做这一点防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禹州虽说是穆侯楚的地盘,但是朝廷必然是安插了眼线在这边的,如今朝廷是铁了心的要对付禹州,那必然是启用那些暗线,用来煽动百姓的情绪,若是禹州境内一乱,百姓躁动不安,没准儿会闹出多大的乱子。

    “是!”

    季心禾吩咐完了一切,便重新上了城楼,此时城楼上已经和下面柔夷军队厮杀了起来。

    城楼上一波又一波的弓箭手全力准备,乱箭横飞。

    郑将军见季心禾上来,便连忙道:“此处危险,王妃还是先下去吧。”

    季心禾虽说如今是一军主帅,但是他比谁都知道这位王妃对王爷的重要性,到时候若是王妃伤了一根汗毛,即便是守住了禹州,只怕王爷也得暴怒到要杀人。

    季心禾却是骤然拔剑一个横扫,便挥开了两支从城楼下飞上来的羽箭,看着下面的战局,从容的道:“大概何时开始第二轮攻击?”

    第一轮攻击自然就是弓箭手对战,第二轮便是要打开城门,步兵冲出去双方进行交战了。

    郑将军看了一眼,便道:“快了。”

    季心禾握着箭道:“我亲自带兵出去。”

    郑将军闻言便是吓的脸都白了:“王妃使不得啊!”

    “我是一军主帅,若是我不能带领他们冲在前面,将士们哪里来的斗志?”季心禾的语气便是不容置喙。

    郑将军真是焦躁的很,一想到王爷的脾气,便是怎么也不敢让季心禾亲自出去的作战的,可他不敢,季心禾可不会让他不敢,她完全不是一个能受人摆布的人。

    正说话间,便见一个将士匆匆前来抱拳道:“王妃,郑将军,是时候开城门正面迎战了!”

    “让骑兵步兵准备!随我出城门迎敌!”季心禾厉喝一声,举起了手中的剑。

    将士们果然士气大振,振奋的应和:“随王妃迎战!誓死效忠王妃!”

    季心禾快步下了城楼,便直接翻身上马。

    厚重的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透出了万丈光芒一般,季心禾一策马鞭,带领着身后的千军万马直接冲出了城门。

    柔夷军的主帅一见出来带兵的是个女人便嗤笑着道:“果然大乾是没人了,现在连个女人都能拉上战场来打仗,这娇娇弱弱的身板儿,还不知能禁得起几回折腾,就是白瞎了这么一张好脸,啧啧,何必来战场?若是在帐中,那必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啊。”

    那人一边说着,眸中便露出了几分猥琐的目光。

    柔夷军随即便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主帅何出此言?若是主帅看上了,便将这美人儿生擒了去,到时候送到主帅的帐中,便能让主帅好生尝尝这个尤物了!”

    郑将军怒喝一声:“放肆!我门大乾平阳王妃在此,也是你们这帮登徒子敢肆意出言羞辱的?”

    “哈哈哈,是我们想要羞辱吗?分明是你们送上门来找羞辱,大乾的男人个个儿是怂包,软弱到要让女人上战场了!”柔夷军哄笑着道,看着季心禾的目光满是戏谑。

    季心禾凝霜一般的面容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完全听不出他们话中的意思一般,冷嗤一声:“大乾的男人不是怂包,只是区区柔夷小国,实在不足为惧,便是我一个弱女子都能讲你们打的屁滚尿流,既然如此,又何必兴师动众?”

    季心禾这话一出,禹州军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应和着道:“柔夷一个边远小国,女人都能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