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95章 选错了路

第695章 选错了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随即顿了顿,才接着阴测测的笑道:“左不过去让人说一句,这宋雅琳嘛,肆意玩弄无所谓,若是不尽兴,日后再送些个美人过去,保准让他们满意,只不过到时候给宋雅琳留一条命还回来便是了,皇上您说这个买卖,值不值?”

    皇帝沉思了片刻,冷笑着道:“倒是没什么不值当的,若是借此机会让她这肚子里留了野种,也省得咱们日后麻烦了。”

    那谋臣连忙道:“皇上英明啊!”

    “就按你说的办!”

    “是!”

    ——

    一个朝廷的将士带着一支小队伍匆匆赶过来,恭敬的对柔夷副帅拱手作揖道:“副帅。”

    柔夷副帅鼻孔朝天,很是傲慢的样子,冷笑着道:“怎么?要来接这女人?还是想跟我翻脸?”

    那将士连忙道:“副帅哪里的话?我们是来传皇上的命令,不过是个女人,既然柔夷副帅看上了,那边给柔夷玩的尽兴些,只要留一条命,到时候还回来便是了。”

    柔夷副帅闻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果然对大乾皇帝的放低姿态十分满意,心里也是畅快的很:“好!回去告诉你们皇帝,一定一定!”

    那将士赔着笑道:“副帅到时候若是觉得不尽兴,我们大乾还多的是美人,到时候给副帅送去便是了。”

    柔夷副帅听着这话的意思,便是朝廷想要借此机会维持盟约,便冷哼一声,态度越发的高傲了几分:“单单美人,怕是还不够吧。”

    “副帅放心,金银钱财,自然是少不了的。”

    柔夷副帅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好!”

    这交易便如此圆满的成交了。

    而此时瘫在地上衣不蔽体的宋雅琳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脸色瞬间变的越发的难看了,几乎惊叫了起来:“为什么不救我?皇上为什么不救我?我还有很重要的价值,皇上不应该这么对我,他怎么能够······”

    话音还未落,柔夷的一个小兵便猥琐的冲着那副帅笑道:“副帅这回是爽快了,兄弟们可巴巴看了好久,是不是也给兄弟们痛快痛快?”

    副帅哈哈大笑:“大乾的下贱女人,尤其还是那大乾皇帝送上门来给咱们消遣的女人,自然是无所谓,尽兴就好!留她一条贱命就行。”

    副帅说着,便又看了一眼宋雅琳,心里倒是有几分可惜,这等姿容,若非她是大乾人,兴许他还真能收了当个小妾,可偏偏,是他恨死了大乾人,尤其还是禹州的贵家女!他厌恶禹州厌恶到了骨子里,恨到了骨子里,怎能容得下这等女人在自己身边?

    还不如让下面那些人糟蹋了,看着心里还痛快些。

    得了副帅的应允,士兵们便是欢呼一声,一拥而上,宋雅琳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经历了最黑暗的时光,却不知,更黑暗的还在后面······

    次日一早。

    柔夷人派人将气息奄奄的宋雅琳给送还给了朝廷的人。

    她不着寸缕的躺在担架上,大腿张开着颤抖,下体淌着血,浑身更是青青紫紫,脸上红肿不堪,眸光呆滞,像个死人。

    只是用手探一探鼻息,还是有轻微的呼吸。

    柔夷人还真倒是说话算话,给留了一条命。

    应该就是留了一口气吧。

    朝廷的人却二话没说,只是确定她没死,便痛快的将人给接走了。

    一个女人的命运,一个棋子的命运,似乎再惨也理所应当。

    宋雅琳错就错在,她天真的以为自己的价值贵重,却忘了真正掌控她的命运的人说到底还是皇帝,而且还是她亲手将自己的命运交到那个男人人手上的,她大概是忘了这个男人的残暴,也不晓得这个男人的冷漠自私。

    正如皇帝所说,宋雅琳值钱的东西就是她这个人,而不是她的身体,既然如此,她的身体为什么不能卖?不能拿去当他讨好柔夷的一个道具?

    宋雅琳的悲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因为她选错了路。

    ——

    小柴火回到王府的时候,还是清晨,本来心想着季心禾还没起来,毕竟前阵子劳累的很,在军中几乎都没有睡好觉。

    可谁知他回来的时候,季心禾便已经在等着他了。

    小柴火进门便诧异的道:“王妃怎么没有多睡会儿?”

    心禾眉宇间还染着几分疲惫,显然昨夜也没有睡好:“没事,睡不着。”

    穆侯楚至今音信全无,她如何睡得着?

    而且,她现在更想要知道宋雅琳到底和朝廷之间有什么利益关系,这份利益关系,很可能和穆侯楚的消失有关系,季心禾心里记挂着这件事,便是怎么也睡不着的。

    小柴火微微蹙了蹙眉,却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道:“王妃再这样下去,只怕身子要拖垮了。”

    王妃扯了扯唇角:“你可查到什么了?”

    小柴火抿了抿唇,这才道:“昨日我一直盯着柔夷军的动静,宋雅琳跳下去之后,果然是被柔夷军发现了,落入了柔夷军的手上·······”

    小柴火顿了顿,面色微变,季心禾便隐隐猜到会发生什么了。

    其实从宋雅琳昨日准备跳下去的那一刻起,她就猜到了,柔夷那边必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而折磨一个女人最好的发泄方式,自然只有***。

    小柴火声音冷淡了几分:“柔夷军的副帅便当众毁了宋雅琳的清白,借此泄愤。”

    说的轻描淡写,似乎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般。

    不过也的确是和他没什么关系。

    季心禾道:“然后呢?朝廷的人找来了?”

    “朝廷的人的确来了,来过之后便走了,将宋雅琳留在了柔夷军,让柔夷军羞辱了一整夜。”小柴火面无表情的道。

    季心禾闻言便是惊诧的道:“朝廷的人不管宋雅琳死活?!”

    以宋雅琳的自信来看,应该是宋雅琳的身上还有朝廷觉得十分有利的东西,朝廷怎么会任由宋雅琳落到柔夷军的手上肆意折辱?

    小柴火眸光也锐利了几分:“我潜伏在一旁,隐约听到一句话,朝廷的人说,柔夷军如何玩弄宋雅琳无所谓,一定要留一条命,大概宋雅琳真正有价值的,也就是那一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