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96章 从来不骗人

第696章 从来不骗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双眸微眯,隐隐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朝廷这般轻易的就能把宋雅琳直接退出去讨好柔夷,就说明宋雅琳的意愿和思想没有丝毫的利益,真正有利益价值的,也就只是宋雅琳这么个人而已,甚至于这个人到底是残了还是废了或者是被糟蹋了,似乎都没什么关系。

    宋雅琳这个人,对于朝廷来说会有什么价值?她的身份?宋家嫡千金,那宫里的淑妃娘娘还是宋家嫡长千金呢,禹州第一闺秀?这虚名朝廷应该不会太在意吧?

    季心禾眸光骤然一闪,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似的,整个脸都冷了下来,猛然一拍桌子:“原来打的这么算盘!”

    小柴火狐疑的道:“王妃猜出什么了?”

    季心禾冷笑着道:“我倒是小瞧了他们的阴损,没想到这等下三滥的招数也能使得出来,巴巴的将宋雅琳送来赐婚,说是进府当侧妃,段澜想出这个主意,是为了让穆侯楚难受,让我难受,皇帝何必如此?他却还是坚持将宋雅琳给送来,当了不过一个月的侧妃便让她偷偷逃走,可这平阳王府侧妃的身份却是坐实了的!一旦穆侯楚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这王府的主人只怕·······”

    小柴火向来不动声色的人,此时都惊了一惊,立即道:“如今王府还没有世子,王爷一旦出事,王府后继无人,可若是宋雅琳突然怀上了儿子,那这平阳王府便是落入了宋雅琳的手上?”

    季心禾咬着牙冷声道:“哪里是落到了宋雅琳的手上?宋雅琳不过是个小小棋子,禹州现在势力太大,朝廷要掌控禹州,第一件事就是杀了穆侯楚,可杀了穆侯楚,穆侯楚的势力却还在,更何况还有我掌控大局,朝廷也不会讨得到好处,可若是穆侯楚死了,宋雅琳肚里有所谓的遗腹子,到时候朝廷必然让她生下儿子来,从而名正言顺的接管平阳王府,以及穆侯楚的一切势力,宋雅琳从此是尊享无忧,朝廷拿捏着宋雅琳这个牵线木偶,这禹州等同于就是白送给皇帝了!”

    小柴火此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此时的脸色也难看的很,虽说他对穆侯楚没什么好感,但是此时的情况却明显不单单涉及穆侯楚这么简单了。

    一旦穆侯楚真的出了事儿,宋雅琳生下了所谓的“小世子”,那王妃又该处于何等境地?

    他想起昨日在名银山上宋雅琳对季心禾放的狠话:“再见之日,我必然让你乖乖的臣服在我的脚下,我要数倍回报你对我的狠毒,甚至不惜施加到你的女儿身上!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当时他还以为这话只是宋雅琳疯了心智才会说的出来,可此时看来,却似乎完全不这么简单。

    她一字一句,都是真的!

    小柴火眉眼上都染上了焦急:“不知王爷现在有下落了没有。”

    季心禾此时反而沉静了下来,事情都捋清楚了,她反倒是没了那么多的忧愁和担忧,一切都明朗了,最后的最后,事情的结果就全部在于穆侯楚是否活着。

    穆侯楚还活着,不论是宋雅琳还是所谓的小世子,都无关痛痒,可若是穆侯楚死了·······

    季心禾的眸光泛上了些许森寒,冷冽彻骨,扯了扯唇角:“他若死了,我何必独活?”

    这话敲在小柴火的心头,让他的心都跟着狠狠的撕扯了一番,立即道:“王妃切莫说这样的话,王爷至今也只是下落全无,并非就是真的出了事儿,王妃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小郡主着想。”

    想到阿乖,心禾原本坚决的眸光瞬间便动摇了,染上了几分哀愁,惨笑一声:“是啊,还有阿乖,为了阿乖,我怎么能死?我若是死了,这世上还有谁能护着她呢?”

    不知是不是季心禾的情绪太悲伤,让小柴火的神色也凝重了几分,抿了抿唇,到底没有再说话。

    季心禾抚着额角闭上了眸子,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罢了,此事暂且不提,继续去寻找王爷的踪影,不论如何,也得竭尽全力,有消息便来告诉我,不论好坏,不许瞒我。”

    小柴火艰难的开口:“是······”

    “下去吧。”

    小柴火看了她一眼,眸光复杂,却到底还是低下了头,转身退下。

    季心禾不知是真的累了,还是如何,蹙着眉头便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书兰和小玉一进来便瞧见她就这么睡在软榻上,也是微微一愣,想要叫醒她去床上睡,却又不忍,毕竟昨夜就没睡一会儿,这会儿难得闭了眼,还不如让她多休息休息。

    便轻手轻脚的去抱了棉被,盖在了季心禾的身上。

    随即轻声退到了外间去。

    心禾睡觉的时候,尤其不喜欢旁人在屋里打扰,就算是守夜,也只留书兰或者小玉一个在外间罢了。

    况且现在这种情况下,季心禾心思事情多,睡眠也就格外的浅,稍稍一点儿动静都能惊醒,她们在边上守着还不如出去。

    心禾也没睡多久,大概不到一个时辰的样子,就渐渐转醒了,正朦朦胧胧的睁眼,便看到一个放大的娃娃脸。

    阿乖眨巴着忽闪的大眼睛,糯糯的道:“娘亲醒了?”

    心禾笑了笑,染着几分无奈,伸出纤细的手指在阿乖的额头上轻轻点了点:“说过不许再这样吓唬娘亲。”

    阿乖趴在床上,翻了个身便坐了起来,歪着头道:“阿乖没有吓唬娘亲,阿乖在乖乖的等娘亲醒。”

    心禾轻声道:“嗯。”

    不知为何,心里本来愁绪万千,此时看着这个孩子,便是什么烦忧都没有了。

    阿乖道:“爹爹一直没回来,娘亲是不是伤心了?”

    “没有。”

    “娘亲骗人,方才娘亲睡着的时候,还哭了。”阿乖闷闷的道。

    心禾这才察觉,自己的枕头已经湿了一片。

    心禾无奈的笑了笑,抱着阿乖道:“阿乖不怕,爹爹会回来的,他答应过娘亲的,他从来不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