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99章 事急从权

第699章 事急从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如此显而易见的答案,若是还看不出来,皇帝这脑子才是白长了!

    皇帝咬着牙道:“朕就知道!朕就知道会如此!当初派人去追杀穆侯楚,却只有失踪的消息,没有死亡的确切消息的时候,朕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是你们!一个二个的说朕多心了,穆侯楚必然是在哪个山野里死透了,现在呢!?这个死透了的人,如何让柔夷上下大乱成这副样子的!”

    屋子里跪了一地瑟瑟发抖的侍从,连头都不敢抬,浑身都抖得像个筛子,心里更是叫苦不迭,之前传来穆侯楚失踪的消息的时候,皇帝的心情就不好了,若非安抚他说这穆侯楚大概是死透了,皇帝哪儿能轻易饶过他们?

    先这反倒怪罪他们来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皇帝的怒火,总得有人来承受。

    “皇上恕罪!是奴才们的错。”一屋子的奴才连声磕头求饶。

    皇帝气急败坏的骂道:“都给朕滚出去!一群没出息的东西,朕看的心烦!”

    奴才们只觉得如蒙大赦,忙不迭的谢恩:“谢皇上!”随即连滚带爬的退了下去。

    这奴才们一出去,皇帝便恼火的一脚踢翻了椅子,似乎还不解气,恨不能将这满屋子的东西都给砸了去。

    眼下这情况,实在不妙的很!

    本来策划的多好的一个局,先把穆侯楚从禹州引出来,让禹州群龙无首,他便联合朝廷和柔夷的军队一起对禹州发起攻击,另外再安排杀手对穆侯楚进行追杀。

    双管齐下,实在想不出破绽来。

    毕竟穆侯楚要前往的连城,早已经完全在皇帝的掌控之下,在自己的地盘上,想要一个穆侯楚的性命还不简单吗?在穆侯楚的地盘上不能动手,在皇帝自己的地盘上还不能?

    可谁知穆侯楚还真的躲过去了,神不知鬼不觉的经过了连城,甚至不知从哪里弄到的通关文牒,去了柔夷,刺杀了柔夷王!闹的柔夷举国上下都一片大乱。

    这也就罢了,这失去了穆侯楚的禹州,原本以为攻打的轻而易举,毕竟群龙无首,什么事情不容易?可谁知,走了一个穆侯楚,还有一个季心禾!

    皇帝此时想到季心禾的手段城府,心里便又是一阵憋火,面色都已经铁青一片。

    倒是一旁的谋臣,连忙拱手道:“皇上息怒,此时尚且不是发脾气的时候,还不如想想如何在当下的时机里扳回一城!”

    皇帝双眸微眯:“还能如何?”

    禹州没有攻打下来,穆侯楚也没有死,柔夷军都从大乾境内撤离了,皇帝现在两手空空,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手好牌,到头来竟打的稀烂!

    那谋臣却道:“皇上忘了?皇上的手上,还有一个平阳王府侧妃。”

    皇帝微微一怔,随即却是不耐烦的摆手道:“穆侯楚都没有死,宋雅琳有什么用?!”

    除非是穆侯楚死了,这平阳王后继无人,宋雅琳肚子里的野种才能有用处,穆侯楚不死,他怎么可能认下宋雅琳那肚子里的野种?这宋雅琳此时跟个废物没有任何差别了!

    谁知那谋臣的眸子里却是闪过精光,微笑着道:“皇上此言差矣,这宋雅琳现在,兴许还是有那么一点作用的。”

    皇帝面色都染上了几分狐疑:“你的意思是?”

    那谋臣邀功一般的笑道:“咱们如今的局势的确不怎么好,但是只要这宋雅琳利用得当,完全翻盘的可能性都很大的,皇上想想,穆侯楚如今的确盛气凌人,杀了柔夷王,让柔夷举国上下全乱,禹州有季心禾坐镇,也算是刀枪不入,可独独一点就是,穆侯楚至今还在柔夷,想要从柔夷赶回来,怕是没有半个月是不成的,这半个月的时间,是不是足够咱们将平阳王府完全换个水?”

    皇帝眸子都亮了起来,一拍桌子,兴奋的道:“对啊!朕怎么忘了这一茬儿?穆侯楚现在远在柔夷,咱们却是近在眼前,平阳王府的事情,咱们明显可以先下手为强!”

    “皇上英明!”谋臣接着道:“咱们只要先把平阳王去世的消息透露出去,不论他活着死了,在世人的眼里,他就是个死人了!如此一来,宋雅琳自然可以身怀六甲直接进入王府,宋雅琳背后有皇上撑腰,咱们略施小计,便能让那平阳王妃季心禾乖乖让位,比如请个大夫号一号脉,便说宋雅琳肚里的孩子是男孩,那这平阳王府未来的主人就是宋雅琳肚里的孩子,季心禾即便再厉害,没有穆侯楚撑腰,更没有诞下世子,根本是争不过的。”

    借此机会处理掉季心禾,将平阳王府落入宋雅琳的手上,不也就等同于把这个平阳王府落入了皇帝的手上?

    皇帝冷笑着道:“宋雅琳一旦名正言顺的成为王府的女主人,便将禹州一切兵权都交由朝廷,等着穆侯楚回来······那禹州便已经不是平阳王的禹州了。”

    是皇帝的!

    谋臣笑道:“如此一来,算是不费一兵一卒,便能轻易取胜,现在看来,皇上当初留下宋雅琳这么一张底牌,还是十分明智之举的。”

    这惯用的吹捧伎俩,让皇帝很是受用,冷哼一声,略带得意之色,现在似乎是事情有了解决的办法,皇帝的心情也好了起来,面色都和缓了许多:“宋雅琳何在?”

    “已经安置休养了,再过最多三日应该便能勉强下床,到时候大概也能号脉看看肚里有没有动静了,若是有那便是省事儿了,若是没有,喝一副假孕药,便也有了,事急从权,也只能如此了。”

    宋雅琳是不是怀上了孩子,怀上的谁的孩子,怀上的男孩女孩,都无所谓,在皇帝的眼里,在朝廷的人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

    皇帝直接阔步出去:“朕亲自去看看。”

    宋雅琳现在就是他最后的一张底牌,事情再出什么差池,便再无挽回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