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4章 为时已晚

第704章 为时已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如此过了大概十日的安宁日子,朝廷的军队依然还在明州,一动不动,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传来,季心禾几乎是数着日子过来的,穆侯楚说半个月之内必然回来,大概也要差不远了。

    她在等他回来,也在等朝廷出招,只是这等待却意外的并不难熬,反而时间过的飞快,大概也是因为她知道了穆侯楚一切安好的缘故。

    这****正和阿乖一起用午膳,便见一个小丫鬟进来通报道:“王妃,小柴火回来了。”

    心禾面上的笑容微微一滞,小柴火回来了,必然就是已经察觉了什么动静了。

    阿乖眨巴了下眼睛,扬着头问道:“小南叔叔回来了?我都好些日子没见过他了,整日里不知踪影,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娘亲怎么总是让小南叔叔这么忙呀。”

    心禾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阿乖先去玩,娘亲找你小南叔叔还有事要说,嗯?”

    阿乖倒是欢喜的很,反正今日爹爹来信了,还说要给她带糖人,她就很开心了!

    点了点头,抱着季心禾的脖子在她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这才蹦蹦哒哒的跑了。

    直到阿乖的身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季心禾面上的笑意才淡了许多。

    小柴火进来,拱手道:“王妃,朝廷那边已经有动静了,一支车队从明州出发,正往禹州赶来,那马车里的人,正是宋雅琳。”

    季心禾冷笑一声:“果然还是要来了。”

    “王妃要不要直接准备点人手,让人在半路上将她给······”

    心禾却是摇头:“你以为皇帝是傻的吗?他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尤其是,明州到底不是咱们的地盘,行事也不方便,不要轻举妄动的好,等人到了禹州的地盘,再想动手也不迟。”

    小柴火道:“车队的确是冲着禹州来的,但是我看他们这般明目张胆的架势,似乎丝毫也不怕什么。”

    宋雅琳不傻,皇帝也不傻,他们应该知道季心禾的手段,别说宋雅琳现在肚里是不是怀着孩子,就看着如今她是皇帝的最后一张底牌,季心禾都不可能让她活着。

    一旦来禹州,季心禾必然先斩后奏直接解决掉她去。

    恐怕宋雅琳的车队都到不了平阳王府大门口。

    可这车队却依然明目张胆的来了,完全不怕事儿的样子,必然是做足了准备和打算,或者就是另有盘算。

    季心禾双眸微眯,冷声道:“先盯着吧,既然来了,自然也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怕我,我又何尝会怕了她?”

    “是。”

    ——

    小柴火带着几个人手赶到了禹州的城门门口,在附近的一个小茶水摊子上坐等,头上带着一个竹斗笠,压的很低,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沉默的坐在茶摊上喝茶,实则一直观察着这城门口的任何动静。

    坐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便见一个男人匆匆前来,附在他耳边低声道:“人来了。”

    小柴火眸光微凝,稍稍抬了抬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

    城门口果然出现了一支车队。

    因为禹州刚刚经历战事,外面的人几乎避之不及,生怕撞上什么倒霉事儿,所以这些日子进城的人都少的很,就算有,也多是穷苦百姓。

    这么大的一支车队,骤然出现在城门口,其实不必这么留心去观察都能注意的到。

    可也正是这支车队的高调,让小柴火不由的心生警惕,他觉得,这麻烦必须速战速决,立即解决掉,他握住了袖中的短刀,几乎都想要直接出手,因为他已经忍不住了,他怕这个麻烦越来越大,到时候让季心禾又要操心费神。

    早知道这宋雅琳会是这么一个大麻烦,当初他说什么也得直接杀了她。

    只是现在······到底为时已晚。

    可就在小柴火打算起身直接准备过去暗杀的时候,却见那守城门的将士们脸色似乎都跟着变了一变,似乎被什么事情给震住了,有些猝不及防。

    随即便听那马车便上跟着的一个尖着嗓子的侍从高声道:“放肆!平阳王侧妃在此,还敢造次?!还不速速放行!”

    这话一出,饶是那些将士们还想再继续愣着,也都不敢愣着了,立即各自退到了一边,拱手道:“属下参见侧妃娘娘。”

    只是这话说的,众人脸色各异。

    禹州的将士们几乎都要忘了,这平阳王府原来不止一位女主人的,除了王妃,还有一位侧妃,这位侧妃从进府的第一天起,就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低调到让人几乎都要忽视了,却在今日突然之间猝不及防的出现。

    一众将士们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原来这王府之中还有一位侧妃,皇帝亲自赐婚,正儿八经的侧妃娘娘!

    虽然众人并不是很想承认。

    如今满禹州上下,哪一个不是提及朝廷都满腔愤怒?毕竟朝廷才刚刚联合柔夷攻打了禹州,此时闹的民愤沸腾,根本没人愿意去承认这个所谓的侧妃,这个皇帝赐婚的侧妃!

    刚刚抛弃了禹州的朝廷,他们凭什么接受这个皇帝送来的侧妃娘娘?

    尤其是禹州军,这阵子和季心禾并肩作战,算是建立了很深的革命感情,禹州军上下无一人不对平阳王妃崇敬有加的,认定了这么个主子,自然是更受不了这个横空插一脚的宋雅琳。

    所以现在守城门的将士们神色僵硬,面上维持着恭敬,内心却个个儿都几乎想要翻白眼了。

    “哼!不识好歹的狗东西,再敢拦路,直接拖下去斩了!”那狗仗人势的奴才尖声骂道。

    守城门的一个将官被骂的脸色一变,冷声道:“末将等也只是奉命办事,毕竟前阵子战乱,也不知侧妃娘娘何时出了禹州,如今战乱结束了,倒是立马就回来了。”

    这话里的语气,明显带着刻薄和讥讽。

    禹州有难的时候,便出去避灾,跑的倒是快,禹州战事一结束,倒是晓得回来了,还摆出侧妃娘娘的架子,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