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5章 还能有谁?

第705章 还能有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宋雅琳此时怎么也得恼羞成怒,那守门的将士甚至都想好了要借此机会狠狠的嘲讽一般。

    说句实在的,这禹州军的人还真的是半点儿不怕事儿,尤其是这宋雅琳是皇帝赐婚过来的侧妃,说白了那就是皇帝的人,如今禹州和朝廷闹的这么僵硬,这女人还在战乱的时候消失了,凭什么受他们尊重?还成为平阳王府的侧妃娘娘?

    想想都觉得可笑!

    可谁知,宋雅琳挑开了车帘子,却露出了一张沉静的面容,没有丝毫的羞恼之色,反而一双眸子里染着几分凄楚的味道。

    众人看的一愣,连那拿话刺她的城门守将都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就是女人的先天性优势,宋雅琳从前清高自傲,从来不屑于这般,她自诩身份高贵,旁的男人她便是多看一眼都不会,因为他们不配,也没有资格。

    可此时,那个清高自傲宋雅琳却已经死了,她已经沦落到这般地步,身子都被糟蹋的彻底,还都是那般低贱的柔夷士兵,如今冲着这么几个城门守将做几个无关痛痒的软弱姿态又有什么问题?

    “战乱之时,我并非有心想走,我是平阳王府侧妃,平阳王府和禹州对于我来说,便是生死与共的存在,我如何能愿意轻易割舍的下?况且我一个弱质女流,能逃到哪儿去?我的娘家都在禹州,我如何逃?之所以如此,也不过······不过是有不得已的缘由。”宋雅琳说的十分艰难,似乎这些话有些难以启齿一般,一边说着,双眸便已经泪光盈盈的染上了泪花。

    城门守将生生一愣,全都怔忪在了原地,那将官将信将疑的道:“侧妃娘娘这话说的末将不明白,难不成侧妃娘娘不想走,还能有人逼着你走?这话糊弄小孩子容易,拿来糊弄我们,未免太低端了吧。”

    说罢,还冷哼了一声。

    不知是哪个胆子大的直接大声喊了一句:“这女人是朝廷赐婚来的,必然是朝廷的人!现在朝廷都抛弃了禹州,和咱们禹州军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她一个在战乱之时私自逃走的人,有什么资格当咱们的平阳侧妃?!咱们王妃娘娘可是带领咱们禹州军守护禹州的人,再看看这女人做了什么?她当了逃兵,没准儿她在战乱混乱的时候逃走,还给朝廷提供了什么秘密情报,此人绝不可放进城内!”

    这人一喊,随即便是一呼百应,不知多少人都举起了手里的长剑,威风赫赫的喊了起来:“就是!朝廷派来的细作,决不轻信!拥护平阳王,拥护王妃!”

    这声音一阵高过一阵,震的整个城楼都听得到。

    步兵脚步齐刷刷的快速行动,一下子直接将这车队的前路给堵死了,举着长枪对准了宋雅琳,蓄势待发。

    宋雅琳看着这阵势,闪着泪光的眸子里,浮现出了一抹冷意,尤其听到那句“拥戴王妃”的话的时候,更是恨的咬牙切齿,这次的战役,季心禾得到了十万禹州精兵的拥戴,她却得到了那柔夷残兵败将的践踏!

    同是平阳王府的娘娘,凭什么就是这天差地别的境地?更何况她出身宋家,百年名门望族的嫡千金,季心禾的娘家乐元侯府,在宋家面前比,能算的了什么?而且她还是乡下长大的。

    一股嫉妒的火从心里窜起来,烧的越来越旺,手上的指甲被掐断,似乎掐断的是季心禾的脖子。

    宋雅琳泪珠子顺着脸颊滚落,凄婉的抽噎着道:“我是圣上赐婚的不假,可我的家乡也一样是禹州,战乱之时我消失了是不假,可你们又如何知道我到底是自己逃走的,还是被人逼走?”

    “呵!这满禹州上下,谁有这个本事能逼走你?”将官嗤笑一声。

    语气里的愤怒已经很是明显。

    宋雅琳却是冷笑一声:“是啊,如今的这满禹州上下,除了一人,还有谁能逼走我?还有谁,眼里容不下我?”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跟着梗了一梗,原本到了嘴边的话,此时也都说不出来了,这宋雅琳话中的意思指向,实在是再明显不过。

    宋雅琳却不给他们沉默的机会,直接自问自答的扬声道:“自然是除了平阳王妃,再无他人!逼走了我,还给我扣上了逃兵的帽子,甚至细作的帽子,如今我一身污名,却还是要回来,不然还能为了什么?”

    “你放屁!王妃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一个粗狂的声音爆出来,随即便见一个壮汉从人群之中走出来,扬起手上的剑指着宋雅琳骂道。

    来人便正是裴勇。

    宋雅琳被他粗暴的语气给吓的身子微微瑟缩了一下,却还是咬牙道:“你凭什么就肯定她不是这种人?又凭什么就觉得我是背叛了禹州的人?或者说我是朝廷的人?!”

    裴勇骂骂咧咧的道:“我不信王妃,难不成信你?王妃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全军上下无人不知,性子最是直爽,哪里需要对你这般栽赃构陷?分明是你在胡说八道!既然真的是王妃逼走了你,你现在为何还敢回来?分明是胡搅蛮缠!”

    裴勇这话一出,众人立马跟着应和:“就是,王妃的手段我们还不清楚?她若是真的存心逼走你,必然不会给你再回来的机会,你现在还敢明目张胆的大摇大摆的进城,一来就构陷王妃,真以为我们是傻的?!”

    宋雅琳愤愤然的道:“我也不敢回来,原本打算走了便一了百了,毕竟她的手段我在清楚不过,回来必然是死路一条,可我却不得不回来,因为······因为我·····”

    宋雅琳梗了一梗,随即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众人心里总觉得不对劲,怕是不好,谁知她果然扬起头,咬牙道:“因为我怀上了王爷的骨肉!”

    众人一片哗然,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跟着变了一变。

    宋雅琳抽噎着道:“王爷的死讯已经传来,王府终究要留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