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9章 掌握主动权

第709章 掌握主动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尽管众人的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有些事情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却是万万不敢的,就比如穆侯楚的野心,禹州人人皆知,但他能到处去喊着说自己要谋朝篡位吗?

    宋雅琳咬了咬唇,到底还是选择了沉默。

    书兰眸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扬了扬头高声道:“宋侧妃心里应该有点儿数,如今王爷只是生死未卜,这王府之中自然是王妃为尊,一个小小侧妃,说白了也就是个妾,怀了孩子,也只不过是个怀了孩子的妾,我们王府规矩一向大,真的犯了错,别说你怀了孩子,就是你性命垂危,该受的惩罚还是得受。”

    宋雅琳气的半死,这丫头简直胡搅蛮缠!

    “好了,宋侧妃先接受惩罚吧,”书兰道。

    宋雅琳磨了磨牙:“我身怀六甲,如今这腹中恐怕是王爷唯一的遗腹子,即便是王妃,也不能······”

    书兰眨了眨眼:“是王妃也不能如何?宋侧妃是不是糊涂了?如今这满禹州上下,最尊贵的可是王妃,王爷的死讯传来,这禹州上下自然是王妃为尊,王妃的话,那在禹州就是圣旨一样的存在,怎么?你敢质疑?”

    “你!”

    书兰轻哼一声:“宋侧妃最好有一点儿自知之明,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过是个小小的妾,真以为怀着个孩子就是金疙瘩了?能不能生下来还不一定呢。”

    宋雅琳骤然觉得浑身发寒,她突然觉得自己小看了季心禾,她以为她最起码是个会遵循游戏规则的人,可这个女人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要知道她现在怀着穆侯楚的遗腹子,按着道理来到了禹州就应该是活菩萨一样的存在,可季心禾,却敢当众让她在门口罚跪!就算如今的禹州的确是她做主,可她这般肆意妄为,就真的不怕别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了吗?!

    “还不块跪下!”书兰厉喝一声。

    宋雅琳咬了咬唇,冷声道:“我跪自然是可以,可若是跪出了什么毛病,影响了肚里的孩子,王妃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这话的意思,带着几分威胁。

    谁知书兰却是满不在意的道:“你肚里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那便是你自己无能,关我们王妃什么事儿?不过一个妾生的孩子,能金贵到哪儿去?生的下来是他的福气,生不下来就是他没福气!”

    这话一出,宋雅琳几乎整个人都僵硬在了原地,脸色都变的铁青。

    季心禾真的敢,真的敢······

    宋雅琳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围观的群众,似乎想要让旁人替她讨公道,谁知她刚刚转身,便见所有的百姓都立马四下散去,或者避开她的眼神,似乎是看不见季心禾的处置一般。

    不是没有人替她不平,但是也没人敢说,因为现在满禹州都知道,如今禹州当家做主的人是谁,没人敢往枪口上撞的。

    皇帝和宋雅琳都以为季心禾只是一个寻常女人,只是穆侯楚的一个附属品,却不知季心禾在禹州从来不是穆侯楚的女人的身份存在,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手握实权的大人物。

    因为握着实权,所以“肆意妄为”也无人敢出面说三道四,她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浮萍一般的女人,如今她的强大,是从内到外,宋雅琳赢不了的。

    宋雅琳咬了咬牙,最终只能跪下,因为她必须进这道门,她必须安然无恙的将孩子给生下来,因为这是她最后的筹码了。

    门外看戏的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平阳王妃果然手段狠,就这么让那宋侧妃在王府门外跪着,也不怕跪掉了孩子?”

    “王妃就怕这孩子不掉吧!啧啧,平阳王六年没有纳妾,看来也是有原因的,这王妃如此剽悍又善妒,进来一个宋侧妃都如此容不下,更别提旁人了。”

    “也不知这事儿最后要怎么收场,不过我看这宋侧妃是要倒霉了。”

    外面的人议论的声音并不好听,季心禾善妒又手段狠辣的传闻也传的十分的快,不过季心禾却似乎丝毫不介意,她听着书兰汇报外面的动静,便十分平静的道:“不必多管,外人只当这是内宅争斗,那边已经算是不错了,我们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我的名声坏一点何妨?只要百姓依然相信平阳王府,相信穆侯楚便够了。”

    至于穆侯楚娶了一个如何狠毒如何善妒的妻子,百姓最多只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并不会太计较。

    “那这宋雅琳,王妃打算如何?她现在已经在外面跪了小半个时辰了,若是真的实打实的跪上一两个时辰,怕是这孩子真的保不住。”书兰道。

    心禾冷笑一声:“放心吧,你以为她会舍得让这个孩子保不住?这孩子现在可是她的护身符。”

    说着,便顿了顿,才蹙眉道:“不过这宋雅琳肚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还是说根本是假的?”

    书兰道:“小柴火打探来的消息,这宋雅琳肚里真的怀上孩子了,不过这孩子的生父是谁却是不得而知的,毕竟之前她落入柔夷军的手上,是被······”

    后面的话书兰说不出口,季心禾却也知道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让她继续跪着,被动了这么久,咱们也该掌握主动权了。”

    “是!”

    半个时辰过去,宋雅琳开始变的越来越焦躁,她膝盖都几乎要跪碎了,额上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子,体力更是完全支撑不住,到底只是个娇小姐,哪里跪的了太长时间?

    现在她只担心自己的肚里这孩子到底能不能撑的过去。

    “不成,不能再跪下去了,否则孩子若是出了事,可怎么好?”宋雅琳气恼道。

    宋雅琳身边的那侍从脸色也是难看的很,这才道:“的确是不能跪了。”

    “那能怎么办?”

    侍从道:“先找个地方歇歇脚,等着杂家去回禀了皇上,再做定夺。”

    宋雅琳终于从平阳王府门口撤离了。

    转而在连安镇的一处客栈里落脚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