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11章 你可高兴?

第711章 你可高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种眼神,宋雅琳不是第一次见,因为这个清冷孤傲的男人,正眼看她的次数少之又少,所以宋雅琳自然记得清楚。

    上次他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便是在皇上刚刚下旨赐婚的时候,他冰凉的眸子里,夹杂着浓烈的杀意,连带着周身的气势,都凌厉无比。

    宋雅琳忽而从心底里蔓延开来一股子害怕,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几乎不敢直视他,慌忙的闪躲开视线。

    可即便如此,她却已经隐隐能感觉到穆侯楚周身的杀气,他是真的要杀了她了!

    宋雅琳脸色煞白,浑身都止不住的抖,可脑子里却依然是一片浆糊,完全想不清楚到底该如何是好。

    围观的群众也是看的莫名其妙,本以为王爷赶回来,必然会对宋侧妃万般怜爱,毕竟好歹是怀了自己骨肉的女人,如今瞧着她被这么欺辱,肯定会心生愤懑,可现在看来,似乎的确是有些愤怒的,只是这愤怒的对象······

    让人觉得有些摸不清头脑啊。

    尤其是,这宋雅琳的情绪表现也全然不像他们想象的样子,这王爷回来了,不应该立马有恃无恐吗?

    怎么现在这模样,反而更害怕了似的?

    就在这僵持的片刻,王府的大门轰然而开,季心禾一路小跑的跑了出来,欢喜的眼睛都红了:“你回来了?”

    就在宋雅琳在王府门口跪了两天之后,王妃第一次露面,到底只是为了迎接王爷。

    穆侯楚眸光柔和了许多:“我回来了。”

    心禾欢喜的想要扑入他的怀里,可到底还是克制着自己的理智,抬眸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人群。

    穆侯楚原本打算接受自己小媳妇小鸟儿似的扑入怀中迎接礼,谁知小媳妇却无动于衷,直到看到她的视线,这才蹙了蹙眉,冷声道:“都围着做什么?”

    人群吓的立马四下跑了。

    轰然而散。

    还有些个不长眼的,或者是被吓傻了没反应过来,依然呆呆傻傻的站在那儿的,便也有侍卫直接驱散了。

    终于清静了。

    季心禾转头看向宋雅琳:“她怎么处置?到底肚里还有个种。”

    “连人带种,一起死掉。”穆侯楚淡声道。

    季心禾眨巴了下眼睛,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弯了弯嘴角:“好。”

    穆侯楚拉着她进府,语气里似乎有些怨念:“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季心禾蹙着眉想了想:“还有什么事儿?”

    “我这么久才回来,你就不关心我?”穆侯楚道。

    这男人一本正经的说这种话,似乎也只有他做的出来。

    季心禾无奈的摇了摇头,却还是十分听话的扑入了他的怀里:“这下好了吧?”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不够,晚上加倍偿还。”

    心禾直接推开他,瞪了他一眼:“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朝廷那边至今还未善罢甘休,宋雅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哪儿是能随便杀掉这么简单的?处理好一切了再跟我胡闹。”

    穆侯楚轻笑一声,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季心禾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

    穆侯楚却不由着她,大手强势的掰过了她的小脑袋,让她看着他。

    “让你这些日子受委屈了。”

    心禾微微低下头:“也不算委屈。”

    穆侯楚轻声道:“你不必说,我都知道。”

    随即顿了顿,才道:“一切都要结束了,心禾,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对得起你的信任,我对你说的每一个承诺我都记得,我说我要好好活着,要好好保护你,也要让你有个安稳的家,如今······一切都要有了。”

    心禾眸中闪过一抹惊喜:“你······”

    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连城至禹州的近十座城池,如今已经被我收入囊中,并入禹州的境内,从今日起,禹州要从大乾脱离,我自立为王,再不受任何人的束缚和要挟,从前提心吊胆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心禾,你可高兴?”

    心禾惊喜的几乎要蹦起来:“你,你·····是真的吗?!”

    他真的做到了,这些日子,她一直在等,她其实根本都没有报太大的期望,她只希望他能平安归来就好,却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

    如此一来,大乾半壁江山岂不是都成了穆侯楚的?

    穆侯楚将她带入怀里:“从此我们不必再担心朝廷,也不必担心皇帝的猜疑,你有我,我们有禹州,这些就足够了,至于宋雅琳,死不死无所谓了,你以为皇帝此时此刻还能顾得上她吗?”

    就在他赶回来之前,连城至禹州之间的一连十多个城池如今都成了穆侯楚的,这消息也随之传到了皇帝的耳里,皇帝如今慌的立马赶回朝廷去主持大局,怕是连宋雅琳这个人都要忘干净了。

    偏生宋雅琳还天真的以为,自己背靠的一座大山是多么的可靠。

    如今不过转眼之间,便已经成了被废弃的棋子。

    她这辈子最不幸的事,也是最错误的选择,就是和皇帝做交易,这个自私自利的皇帝,从未将棋子当人看过,偏偏她错了一次,还要错第二次,一错到底,便是如今这个惨状。

    “爹爹!”

    阿乖怕是刚刚得到穆侯楚回来的消息,一路迈着小短腿气喘吁吁的跑来,身后还跟着一溜儿的丫鬟婆子们惊的大呼小叫的喊着小郡主当心。

    阿乖却是不管不顾,一路飞快的跑着,直接扑入了穆侯楚的怀里,穆侯楚十分熟练的将她给抱了起来。

    “爹爹可算回来了,阿乖可想爹爹了!”阿乖抱着穆侯楚就不撒手了。

    心禾瞧着她这般,也是无奈的笑,原本还打算再问问穆侯楚这些日子在外面的具体情况,现在也干脆等着缓缓再说吧。

    “爹爹也很想阿乖,阿乖有没有听娘亲的话?”穆侯楚轻声道。

    阿乖连连点头,软软糯糯的道:“阿乖一直很听话,尤其听娘亲的话,娘亲比阿乖还想念爹爹,睡梦中都哭了,阿乖心疼娘亲,爹爹以后不要再离开娘亲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