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7章 抢了我的一切

第707章 抢了我的一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秀眉微蹙:“宋雅琳?”

    自从穆侯楚回禹州之后,禹州彻底从大乾分离出来,穆侯楚自立为禹王,整个禹州上下都是事情一堆,穆侯楚这几日几乎都忙的没空回来,在军营都住了三日了,心禾也帮着他处理了一点事情,后来穆侯楚想着年关将至,不能因为这么些事情而耽误了过年,毕竟过年也是阿乖除了过生日之外最喜欢的日子。

    心禾这才开始留在府里准备年关的事儿,整个王府虽然忙碌,却有着难得的安宁。

    可也正是忙忙碌碌到现在,季心禾险些就忘了还有宋雅琳这么个人。

    直到此时这丫鬟匆匆前来说起,她才总算是想起了这么个人来。

    那小丫鬟点了点头:“自从王爷回禹州之后,宋雅琳便一直被关押着,等候王爷王妃处置。”

    心禾道:“她到现在还没处置?”

    季心禾以为,这女人应该早就被处置了。

    小玉道:“王妃不知,关于宋雅琳的处置,原本奴婢也请示过王爷,王爷说暂且不必管她,把她关到地牢里,就是那最阴冷腥臭的地方,也不必急着弄死,让她先吃点儿苦头。”

    季心禾闻言便不自觉的浑身窜起一阵凉意,她自然知道,穆侯楚口中的“吃点儿苦头”,必然不是真的只吃那么一点点苦头而已,只怕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更何况那地牢,其实根本就不是王府里关押犯错的奴才们的寻常地方,而是穆侯楚的暗卫们抓里的需要重点处置的“罪犯”的地方。

    那边季心禾偶然去过一次,回来反胃了一整天。

    宋雅琳这从小娇滴滴的养大的千金,怕是从未受过这样的苦吧。

    心禾这才看向那来报信儿的小丫鬟:“那宋雅琳现在是怎么了?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那小丫鬟连忙摇头道:“倒是没有,只是看守地牢的人今儿来说,宋雅琳怕是疯了。”

    “疯了?”

    “对啊,整个人疯疯癫癫的,还胡言乱语,不知是被整疯了,还是自己把自己给吓疯了,现在在这地牢里吵吵闹闹不消停,看守地牢的人怕自己出手太重一下子把人给打死了,所以来问问王妃的意思,到底是准备怎么处置。”

    说是问问她怎么处置的意思,其实说白了,大概就是问她是不是可以让宋雅琳死去了。

    季心禾眸光微凝着沉思了片刻,这才道:“我去看看。”

    小玉皱了皱眉:“地牢环境不好,况且宋雅琳现在也是疯疯癫癫的,去了也是晦气的很,这大过年的,还是算了吧,奴婢去瞧瞧就好。”

    心禾却直接出去了:“宋雅琳的心机手段你们还不知道?这女人为了利益一向是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她疯疯癫癫,谁又知道她是真的疯了,还是装模作样,别有目的?”

    小玉闻言便是一愣,心里也警惕了起来,点点头:“是。”

    随即便跟在了季心禾的身后出去。

    小柴火自然是不放心季心禾一个人去见宋雅琳的,也悄无声息的跟上。

    地牢的入口是在王府的很偏的一个外院里,守卫很是森严,一来是不容许罪犯有任何逃脱的机会,二来也是不许闲杂人等靠近,这些年来,便是阿乖都没过来过,因为王府太大,她不知道的地方其实也不止这么一处,况且穆侯楚也不想让她接触这些。

    季心禾从前偶然来的一次,还是她好奇心作祟不顾阻拦进去的,就来了这么一次,便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参见王妃!”守门侍卫们见季心禾竟亲自来了,便急忙拱手行礼。

    心禾点了点头:“宋雅琳关在哪儿?”

    “王妃要亲自下去?”侍卫有些为难的样子。

    上次王妃进去了,听说反胃的一天没吃下东西,给王爷心疼的,所有守卫地牢的人都赏了五十个板子。

    “开门。”季心禾道:“放心,王爷那边我会交代的。”

    侍卫们也不敢忤逆,这才急忙给季心禾开了门,亲自带着她下去。

    季心禾刚刚进入地牢内部,一阵腥臭味扑面而来,季心禾有心理准备,这次倒是没有上次那么大的反应,只是蹙了蹙眉,拿帕子遮住了口鼻。

    随即便听到一阵歇斯底里的女人的尖叫声:“都给我滚开!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平阳王府侧妃,我肚里还怀着小世子,是王爷唯一的儿子,你们怎敢这样对我,你们怎么敢!”

    小玉脸色都变了一变,厉声对那地牢里的侍卫们道:“这女人疯言疯语的,还任由她这些脏话污了王妃的耳朵?还不赶紧堵住她的嘴!”

    心禾却是抬了抬手,面色淡然的道:“不必。”

    说罢,便径直往里走去。

    刚刚绕过一个转角,便看到其中一个狭窄阴暗的地牢里关着的那歇斯底里的女人,她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都散发着腥臭的味道,一双养的格外秀气的纤纤玉手,如今伤痕累累,更是沾满了污垢,指甲里都满是漆黑的泥泞,面目扭曲的近乎狰狞,疯子似的大喊大叫:“我是平阳王侧妃,我肚里怀着小世子,这整个禹州都应该是我的,都应该以我为尊,你们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对我!你们好大的胆子!”

    季心禾透着牢门看着这个疯子一般尖叫的女人,忽而想起宋雅琳从前的模样,她时时刻刻都端着宋家嫡千金该有的姿态,沉静又谦卑,守礼又识进退,满禹州上下几乎没有比她更能当的起一声名媛闺秀的女孩子,甚至因此有了禹州第一闺秀的美名。

    可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现在却已经成了这副模样,不禁令人唏嘘。

    真是造化弄人。

    宋雅琳骤然发现了站在牢门外的季心禾,整个人的眼神都跟着呆滞了片刻,随即便尖声叫了起来:“啊!是你!是你这个贱人,你抢了我的王妃之位,是你抢了我的一切!平阳王府的王妃之位本应该是我的,我才是怀上了小世子的人,你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却抢了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