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8章 承受她的罪过

第708章 承受她的罪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眸光淡然的看着她:“已经没有平阳王了。”

    她的声音很轻,却还是能一字不落的传入宋雅琳耳里,让这个疯狂的女人惊恐的看着她,连连后退:“你胡说,你胡说!这诺大的平阳王府,哪里就没有了?你闭嘴!”

    季心禾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反而淡然如初,声音都凉薄的刺骨:“这世上早就没有平阳王了,禹州彻底从大乾分离出来,如今世上只有禹王,哪里来的平阳王?都已经改朝换代,你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还没有知觉吗?”

    宋雅琳一边摇头,一边惊恐的堵住了耳朵,似乎生怕继续听着季心禾说话,生怕她说出真相。

    季心禾冷笑着道:“所以你一个平阳王侧妃是什么呢?哪怕是圣上亲赐的,可如今这诺大的王府也没有丝毫的关系,禹王府只有一位禹王妃,你这肚里即便真的是平阳王的小世子,可惜这世上也早就没有了平阳王,你想去让他继承什么爵位呢?”

    “不,不是的,不是的!”宋雅琳惊恐的摇头:“不,不会的,不可能!”

    季心禾唇角的笑容都染上了一抹讥讽:“更何况,你这肚里的孩子,到底是所谓的小世子,还是柔夷军留下的野种,你自己心里难不成没有一点儿分寸吗?”

    “啊!”宋雅琳嘶吼一般的叫了起来,抗拒的往后躲,一边躲一边叫着:“不是的,不是的!这孩子是平阳王府唯一的小世子,不是什么野种,他是小世子,是尊贵的小世子,你胡说,你是胡说的!”

    她双目都染上了猩红的之色,瞪着季心禾的眼神都多了一抹凶光:“是你,是你!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都是你!”

    季心禾看着她这模样,并不像装的,看来是真的疯了。

    小玉道:“王妃,她大概是真的疯了。”

    季心禾轻轻点头,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见宋雅琳骤然冲着牢门扑了过来,嘶吼着冲着季心禾伸手抓挠:“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可她被关在牢里,到底伤不到季心禾,季心禾便是站在原地,她也够不着。

    倒是那些看守地牢的暗卫和侍卫们惊的倒吸一口凉气。

    生怕季心禾伤到分毫,那他们真的不用活了。

    “王妃,此处不宜久留,不然还是先走吧,这疯女人没什么可看的。”

    心禾冷眼看着宋雅琳:“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大概忘了,我从前给过你机会,若是当初你乖乖嫁到王家当你的富太太,今时今日你不至于这般,你肚里的野种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我提醒过你柔夷军会有多凶残,我也提示过你,和那个冷漠自私的皇帝合作是多么的不可靠,是你不顾一切一意孤行,事到如今,你还以为是我的罪过?”

    宋雅琳堵住耳朵尖叫着,显然不想听季心禾说这些,她如今满胸腔里都堵着仇恨,她想要找到一个发泄口,哪怕只是一个可以让她咒骂发泄仇恨的人也好,真正害惨了她的柔夷军,她不想面对,正如她不想面对这肚里的野种一样,还有那一步步将她推向悬崖的大乾皇帝,她也不敢咒骂,她怕极了那个男人,她怕自己咒骂一句就会立即被杀死。

    所以她只能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在季心禾的身上,她咒骂这个女人,她觉得是这个女人导致了她悲哀的命运。

    她宁愿用这虚假的假象来蒙蔽自己,让自己尽量舒心一点,可季心禾却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她一点点的将宋雅琳心里刻意做出来的假象撕碎,让她不得不去面对这****又残忍的现实,把她真的逼疯!

    宋雅琳浑身都发抖,瞪着猩红的眼睛看向自己的肚子,忽而使劲儿的锤向了她的肚子,一边锤着一边骂道:“野种,野种!是下贱的柔夷人的野种,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小柴火看着宋雅琳残暴的样子,忍不住蹙了蹙眉,对着心禾道:“王妃还是走吧。”

    小玉问道:“那这宋雅琳·······”

    是直接杀了还是留着?

    穆侯楚之前故意留着她的命,让她在这地牢里受折磨,一来是想要报复她,二来也其实就是等着季心禾亲手来处置,所以宋雅琳的生死决定权,还是被捏在季心禾的手上的。

    心禾看着眼前这个疯狂的女人,不知为何觉得悲哀,宋家花费了这么多年的心血养出来的女儿,如今却成了这副德行,不知宋家夫人和老爷见到她这般,会是怎样的心情?

    却在此时,一个侍卫进来,走到季心禾的身边恭敬的抱拳道:“王妃,宋家二夫人来了。”

    心禾挑了挑眉:“宋夫人来了?”

    侍卫如实道:“宋二夫人带着宋六姑娘来拜会王妃。”

    季心禾牵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摇了摇头,心里却是跟明镜儿似的清楚明白。

    宋六姑娘如今和小北有婚约在,而禹州的风气也比之京城那一带的要开放一点,但凡有了婚约的两家,时常走动也是常有的事儿,带着小辈过来,让对方长辈看看,或者让两人私下里见个面如何,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

    本来也不算什么不得了的谁人,但是眼下这个关头,宋二夫人突然带着宋六姑娘来,只怕明面上是让宋六姑娘给季心禾请安,实际上还是冲着宋雅琳来的。

    心禾轻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

    季心禾扫了疯癫的宋雅琳一眼,才道:“先留着她的命。”

    随即转身出去了。

    小玉和书兰对视一眼,便大概清楚了,王妃的意思,只怕是要留宋雅琳的性命了,念及宋夫人的旧情,王妃还是心软了一次。

    小玉摇了摇头,道:“罢了,这女人如今这副模样,只怕活着才是真的受罪,死了反而只有宋夫人心里难过,既然如此,不如让宋夫人好受点,让这宋雅琳活着继续承受她的罪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