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9章 藏着心事

第709章 藏着心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从地牢里出来,便先回去换了身衣裳,这地牢里的味道也不好闻,呆了一会儿便染上了些许腥臭味儿,到底是要去见客,还是得注意点儿形象。

    所以等季心禾出现在会客的花厅的时候,宋夫人已经等了许久了,看似端庄的面容上,染着几分焦急,一见季心禾进来,便连忙起身行礼:“参见王妃。”

    心禾抬了抬手:“宋夫人请起。”

    宋六姑娘一时没有跟上宋夫人焦急的步子,落在了后面,匆匆冲着季心禾屈膝行礼:“参见王妃。”

    心禾打量了她一眼,模样清秀,算是小家碧玉的姿容,只是瞧上去是个面皮薄的,被人多看两眼就容易脸红,因为是庶出的缘故,大概也很少被带出去见世面,此时算是头一次来这巍峨气派的王府,便免不得有些怯怯的局促。

    不过那双眸子倒是清亮的很,大概是个心思单纯的。

    心禾还算比较满意的,便轻笑着道:“起来吧。”

    “是。”小姑娘低着头坐在了最下手的位置,也不多说话,很守规矩。

    大概是因为知道这次来,她其实并非主角。

    宋夫人面色有些苍白,看着季心禾,扯出一抹有些难看的笑来:“许久不来拜会王妃,如今将近年关,便想着来看看,还,还带着雅绵来给王妃请安。”

    宋雅绵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姿态倒是端的还不错,到底是宋二夫人调教出来的,不至于没什么礼数,但是她放在膝上搅动的手指,却还是暴露了心里的紧张。

    听到宋夫人一下子便将话题引到了她的身上,便慌忙的抬头:“是,是来给王妃请安,不知王妃近来可还安好?”

    心禾牵唇笑了笑:“我还好。”

    大概是心禾笑的还算和善,也没有什么刁难,对宋雅绵也没什么轻视之色,宋雅绵也就少了几分紧张,也展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来。

    倒是宋夫人的面色依然愁眉不展,显然藏着心事,几次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又咽下去,整个人都似乎苍老了许多。

    季心禾便道:“雅绵不曾来过王府,我让书兰带着你出去转转这王府的园子如何?”

    宋雅绵有些受宠若惊的抬头,连忙起身福了福身:“多谢王妃。”

    心禾冲着书兰点了点头,书兰便笑着将宋雅绵请出去了。

    这花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心禾这才道:“宋夫人今日来是为了何事,我心里清楚,不必这般欲言又止。”

    宋夫人这才苦笑一声:“早该知道,你这般心思通透的人儿,自然是什么都能看的清楚明了的,琳儿她······实在是自讨苦吃。”

    和谁为敌不好,非要对上季心禾,宋夫人和季心禾接触这么几年来,便对她再了解不过,这个女人,哪里是寻常人能轻易设计扳倒的了的?

    宋雅琳从小孤傲自负,以为自己聪明过人心思伶俐,便将季心禾也当成寻常的闺阁女子,可季心禾若是当真只是那样寻常的女子,又怎么可能让穆侯楚这样的人物看上?

    到底是她太傻!

    这句话,宋夫人在心里其实说了不少次了。

    心禾抿了抿唇,却没有说话。

    宋夫人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求季心禾:“我知道她犯了大错,如今我也不敢腆着老脸求你放过她,我只求·····只求留她一条贱命,哪怕是让她卑微的活着,至少留她一条命可好?”

    心禾将她扶起来:“宋雅琳的命,宋夫人想要便拿去,只是她现在被自己的心魔困住,怕是已经疯癫的不成样子。”

    宋夫人连声道:“都好!如何都好!她能活着便好。”

    这几个月的功夫,宋夫人头发都花白了一半,从前那个端庄的贵妇人,如今已经有了衰老的疲态,季心禾同为母亲,自然也会觉得悲哀无比。

    “这宋雅琳的命,我留给宋夫人,那是因为顾念着宋夫人往日的情分,只是这次一过,便是再也没有下次了,宋夫人最好记得,我季心禾并非那般好说话的人,这些年堆起来的情分,用过了便没了,你可知道?”季心禾声音清冷。

    震在宋夫人的心里,只觉得生冷,宋夫人红着眼睛低下了头:“知道了,多谢王妃。”

    心禾点了点头,这才吩咐道:“带宋夫人去见宋雅琳,到时候让宋夫人将她带走便是。”

    “是。”小玉应声道。

    心禾吩咐完了,又看了一眼偷偷抹眼泪的宋夫人一眼,心里叹了一声,便转身走了。

    她即便留下,也没有话可以和宋夫人说了,因为她所知道的一切告诉她,结束了,从宋雅琳开始对她心怀不轨的时候开始,她和宋夫人的缘分便注定要断了。

    心禾从花厅里走出来,外面天气还有寒意,前阵子下的雪已经开始化了,可也正是化雪的时候天气最冷,可这样生冷的空气,却还是让季心禾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王妃转转就回东暖阁吧,这外面天气这样严寒,待久了冻坏了身子可不好。”小玉给季心禾送上了一个暖手的汤婆子,让她抱着。

    季心禾冻的有些发红的手这才觉得暖和了许多,抱着汤婆子沿着那长长的回廊走着,忍不住笑了一声:“我发现我现在真是越发的娇气了,都是被你们给惯的。”

    若是从前,这点儿严寒算的了什么?冰天雪地为了执行任务藏身雪地里都完全不怕,现在吹一点儿凉风都觉得浑身发抖。

    小玉笑道:“哪儿是奴婢们惯的?分明是王爷惯的,每次天气稍稍凉一点儿,王爷出门前就得吩咐一句千万别让王妃出去乱跑受了凉,奴婢哪儿敢轻怠?自然是小心谨慎的提醒着。”

    心禾没好气的轻瞪了她一眼,这才摇了摇头:“罢了罢了,我转转就回去,可好?”

    “是。”小玉笑了。

    心禾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宋六姑娘呢?”

    小玉笑道:“大概是季少爷正带着逛园子呢,王妃又不是不知道季少爷的性子,宋六姑娘从进王府的那一刻起,季少爷就已经守在花厅的门口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