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12章 不乐意了?

第712章 不乐意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很是认可的点了点头,扬起头道:“就这么定了!”

    穆侯楚温和的笑道:“明年开春,便将这公学给推出来,到时候便让小北和小柴火一起去吧。”

    “嗯好!”心禾满意的笑了,还抱着穆侯楚的脖子,吧唧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怎么突然之间对小柴火这么好了?从前总是凶巴巴的,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呢。”

    穆侯楚继续温和的笑着:“是么?”

    他可没说过他现在就喜欢他了。

    心禾笑道:“怎么不是?你忘了他小时候多怕你。”

    一想到小柴火小时候那害怕的样子,穆侯楚的笑容多了几分凉意,三分真七分假,当初竟连他也被蒙骗过去了。

    心禾顾着自己高兴,倒是没怎么去注意穆侯楚的神色,只是笑道:“现在多好,这孩子懂事的很,你以后对他更好一点,他会记着你的好吧,也不至于到现在都见着你绕道走。”

    穆侯楚笑的凉飕飕的:“放心,我以后会对他更好的。”

    季心禾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道:“哪儿来的冷风?”

    穆侯楚道:“大概是窗子没关严实,一会儿让小玉去关好,公学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改日你和他说说。”

    “嗯好!”

    心禾满心欢喜的应下。

    穆侯楚似乎听到了外面细微的动静,便起身道:“我先去书房一趟,一会儿回来陪你用晚膳,别往外跑了。”

    “知道了。”心禾只有应声道。

    穆侯楚挑开珠帘,从里间出去,走到东暖阁的外面,便能感觉到一阵冷风灌进来,他却是面色如常,似乎这点子寒意完全不能让他皱一皱眉。

    东暖阁的外面,有小玉和书兰守着,一般穆侯楚陪着季心禾的时候,她们都会很自觉的退到外面来,这会儿瞧着穆侯楚出来了,便恭敬的行礼:“给王爷请安。”

    穆侯楚目光却直接落在了站在小玉和书兰身后的那个人影上,他一如既往的低垂着头,让人看不出面上的神色变化,但是穆侯楚能敏锐的感觉到,他今日格外低沉的情绪。

    似乎是察觉到了穆侯楚的视线,小柴火难得抬眸看他,眸光平静,似乎没有丝毫的情绪,但是这次略长的注视显然是在表达着些许情绪。

    不甘,愤懑,或者失落?

    看着小柴火这次的反常,穆侯楚便猜到他和季心禾的对话他应该都听到了。

    穆侯楚不在意,只是踱着步子走到了他的跟前,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他路过了。

    穆侯楚前脚刚走,书兰便连忙对着小柴火道:“你怎么了?见着王爷也不行礼,就这么直盯盯的站在这儿看着,这是不要命啦?”

    小柴火垂下眸子,藏住了眸中的一抹黯然之色,有那么一瞬间,他其实的确不想要命了。

    书兰松了口气似的道:“幸好王爷没有怪罪,还好还好,大概是王爷现在心情好,不然可就麻烦了。”

    “嗯。”小柴火点点头,转身便要走。

    季心禾却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似的,喊了一声:“是小柴火来了?”

    书兰道:“是。”

    “让他进来,我正好有话要说。”心禾道。

    书兰这才对小柴火道:“王妃让你进去呢。”

    小柴火知道季心禾要对他说什么,却也知道避不开,最终抿了抿唇,还是抬脚进去了。

    看着小柴火进去的背影,书兰有些疑惑的对小玉道:“你有没有觉得小柴火最近有奇怪?似乎情绪都不怎么好。”

    小玉看了一眼小柴火的背影,似乎都染着几分落寞,淡声道:“不知道。”

    书兰道:“你也不知道?但是我怎么就觉得有些奇怪的样子,似乎自从王爷回来了,他情绪就一直不好,虽说从前也不爱说话,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低沉,现在这样子,瞧上去还真的像是出了什么事儿似的,尤其是方才·······”

    小玉看了书兰一眼:“你怎么整日里都爱去关注这些乱七八糟的?这人还没有个情绪好坏的时候?还是少说两句吧。”

    书兰吐了吐舌头,这才没话说了。

    倒是小玉看了一眼小柴火方才进去的方向,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王妃找我?”小柴火道。

    心禾瞧着他进来了,便将手上的汤婆子给放到了一边,笑道:“对啊,你来的正巧,方才王爷还在跟我说起你呢,最近禹州也要开办完善的科举制度,不过打算做一些创新和改善,所以王爷就说起要办公学,让秀才以上的人得到名师推荐的都能参与,我便想着让你和小北去,这公学明年开春就开办了,再让你逍遥的过个安生的年,但是过完了年可不许再偷懒了,给我好好的读书去。”

    小柴火抿了抿唇,低着头道:“我不想去。”

    心禾杏眸圆瞪,虎着脸道:“你不去?你可知道这是多好的机会?前阵子才许诺我三年后给我中个举人的,现在让你去好生读书你却不乐意了?”

    小柴火不知该说什么,到底没说话,但是季心禾了解他,他不说话,就代表着不妥协。

    这样的不妥协,让季心禾越发的生气了:“你到底想不想好好读书?怎么总想着逃避?现在多好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去了公学这学习氛围也好太多,到时候让小北和你一起去,你们两还能做伴儿,认识更多优秀的先生和学子,寻常秀才功名的读书人都没有这个机会的,你怎么越发的不争气,连这样好的机会都不要,就这样你还跟我说会用心读书,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当初承诺好好读书的话也是敷衍我的吧?”

    小柴火低着头不语,他能说什么?说当初那话的确是敷衍她的?他从未想过要考功名,他也从未想过要离开王府?

    可他不能说,有些话,一旦说了,只怕是连最后的退路都没了。

    心禾瞧着他这闷葫芦的样子就更来气了,恨铁不成钢的道:“李南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