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13章 那得试试看

第713章 那得试试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柴火抿了抿唇,到底还是低下了头:“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这辈子他最没胆量的一件事,便是面对这个问题。

    “你到底是想怎样?”

    每每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除了沉默别无他法,沉默的代价就是妥协,除了妥协也被无他法。

    “你·······”心禾瞧着他这明显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便不能消气。

    还想再说他两句,小柴火转身便走了。

    把心禾给气的不轻。

    小柴火前脚出去,书兰和小玉便进来了。

    “王妃这是怎么了?”小玉连忙给心禾端了茶让她顺口气儿。

    心禾没好气的端起茶杯灌了一口,这才道:“这孩子现在越发的难管了,让他去公学好好读书也不愿意,逼着我发脾气了才勉强答应,还心不甘情不愿的,闹的我像是逼着他去做多难的事情似的!”

    小玉讪笑一声:“那怕是小柴火他本来也不大爱读书吧,既然他不怎么想读书,王妃又何必非得让他读书呢?”

    “他这是不会读,我哪儿能逼着他?连吴先生都说了,他其实聪明的很,念书很有天分,只是这些年懈怠了,你忘了他小时候多聪明了?如今好生捡起来,也不晚,才十六,怎么就认定了自己一辈子要当个替别人跑腿办事的?”心禾恨铁不成钢的道。

    心禾这话说的,便是小玉也不知该怎么劝了。

    心禾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大概是青春期到了,格外叛逆些,还不如小北乖巧。”

    书兰凑上来道:“什么是青春期?”

    心禾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儿:“就是不听话。”

    书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

    “这说明从小就听话的孩子,一旦不听话起来,怕是比谁都难管,小北从小虽说调皮了点儿,小错也没少犯,但是正经事儿上还真没让我太为难过,南儿这孩子······”

    心禾揉了揉额角,还真是犯难。

    “王妃也不必太担忧了,不论如何,小柴火都答应了不是?现在他想不明白,等着明年开春去了公学,兴许适应一阵子也就好了。”小玉劝道。

    心禾想想也是,便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

    转眼便是年关,这些日子以来天气都是一如既往的严寒,心禾在屋里歪着歪着就容易犯懒,躺着不想动弹,倒是很少出门,年礼以及府中年关的一应事宜都交给了小玉和书兰去打理了,心禾倒是难得的做起了甩手太太。

    除夕这日王府上下都热闹的很,因为王妃今年年底的赏钱格外的丰厚,便是最低等的粗使奴才们,那也是足足三两银子的红包。

    大概也是因为禹州逃过一劫的缘故吧,大家伙儿都乐得开心,满王府里都喜气洋洋的。

    阿乖一大早的就穿着一身小红袄跑了进来,一张小脸被寒风吹的红扑扑的,身后好些个丫鬟婆子们心惊胆战的一路跟着跑,一边跑着还一边喊:“小郡主慢些,慢些!当心脚下!”

    阿乖却还是跑的飞快,穿过了长长的九曲回廊,从满是落雪的庭院里踏雪而过,一路飞奔到了心禾常常呆着的东暖阁里。

    “娘亲!”

    心禾正对着镜子梳妆,瞧着阿乖跟着喜娃娃似的跑进来,便转过身来将扑过来的阿乖给抱起来:“阿乖今儿起的真早。”

    阿乖欢喜的道:“今日是除夕,阿乖当然要起的早一点,阿乖还想去看别人放鞭炮呢。”

    心禾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两手摸了摸她红彤彤的小脸蛋,笑道:“瞧你这一张小脸给冻的,还想出去疯?”

    身后跟着进来的婆子生怕季心禾怪罪似的,连忙道:“小郡主跑的太快,老奴这身子骨儿实在跟不上,小郡主出门前已经穿的够严实了。”

    心禾却是笑笑:“没事。”

    小孩子也不必养的太娇贵,否则身体抵抗力太差,不过是小脸蛋吹的红了点儿,不算什么大事儿,虽说季心禾对阿乖养的娇贵,但是也不至于到溺爱的程度。

    阿乖眨巴了下蒲扇一般的眼睛:“那娘亲是答应了吗?阿乖想和娘亲一起去看,我早打听好了,咱们王府门口今儿正午的时候就要开始放大鞭炮!”

    心禾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知道啦。”

    阿乖嘻嘻笑了起来,随即才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咦,爹爹呢?”

    心禾将她放下来,牵着她往外走:“爹爹在练剑呢,一会儿大概就该回来了,咱们去看看他。”

    “好!”阿乖雀跃的应下。

    因为穆侯楚这些日子忙于禹州的一些事务,总也不在家,他难得在家的时候,阿乖就会很开心。

    到了庭院东侧专门给穆侯楚准备的练武场,还未走近便能听到“飒飒”的剑花声,俨然内力十分的霸道。

    周围除了凌风连个伺候的奴才都没有,不是没有,有还是有的,只不过都不敢靠近。

    本来王爷就已经让人觉得很害怕了,拿着剑就更让人害怕了。

    阿乖却不怕,在她心里爹爹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人,就算她看到路上的小野狗不忍心,爹爹都会将那只狗给带回王府来,专门让人养着,回回阿乖一脸骄傲的跟别人说自家爹爹的善心和气的时候,旁人都是一脸讪笑·······

    “爹爹好厉害!”阿乖站在廊檐下,欢喜的拍起了手,蹦蹦哒哒的开心的不得了。

    穆侯楚早察觉了他们的到来,此时阿乖一声欢呼,他便也只是勾了勾唇,转身便又是一个凌厉的剑花舞出来,将那枯枝上的残叶都准确的一一击中,一劈两半。

    “好!”阿乖继续喊着。

    心禾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阿乖真的是个格外乖巧的孩子,素日里就算再想念爹爹也不会闹着要见,反而穆侯楚时常不在家,让阿乖格外的容易满足,哪怕就是站在旁边看爹爹舞剑都能开心的不得了。

    “娘亲和爹爹比,谁更厉害?”阿乖扬起小脑袋,天真的问道。

    心禾挑了挑眉:“那得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