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14章 说不准

第714章 说不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话音刚落,便飞身一跃,闪身便进了练武场,手一翻,袖中的短刀便落在了手心,直接拔刀出鞘,冲着穆侯楚开始袭击,这一套的动作行云流水,几乎让人看不清,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季心禾已经和穆侯楚缠斗在了一起。

    整个练武场上的下人们都来了精神似的,胆子也大了,纷纷从躲着的地方露面出来,观看这一场精彩绝伦的战局。

    穆侯楚手中的剑是长剑,季心禾的是短刀,其实说起来算是各有利弊,这样两种完全不同的兵器碰撞,还是很让人期待的。

    阿乖眼睛都亮晶晶的,在一边看的一个劲儿的欢呼:“娘亲!娘亲好厉害!爹爹好厉害!”

    “你到底跟谁加油呢?”小北突然冒出来,倒是让阿乖给吓了一跳。

    转身一瞧,却见小北和小柴火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也在看这场比武。

    阿乖笑嘻嘻的道:“爹爹娘亲都加油!”

    “那你说是你爹爹赢,还是你娘亲赢?”小北道。

    阿乖歪着头想了想,似乎这个问题非常的艰难:“爹爹娘亲不能一起赢吗?”

    “那当然不行!必须选一个,要是你爹爹赢了,你娘亲就会很难过,要是你娘亲赢了,你爹爹又得难过,阿乖你可得想清楚了,到底是爹爹赢好,还是娘亲赢的好?”小北故意逗她。

    阿乖原本还亮晶晶的眸子里,便多了几分迷茫,小脸都跟着皱了起来,似乎是在仔细的思考这个艰难的问题:“可是,可是我不想让爹爹难过,也不想让娘亲难过·····”

    “那可没办法,现在总得有个人要输啊。”小北也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阿乖一张小脸越来越皱,几乎要拧出水来,委屈巴巴的道:“真的么······”

    只听“叮”的一声,心禾一刀劈过去,正好擦着穆侯楚的剑,随后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阿乖呆呆的道:“娘亲赢了,爹爹要难过了怎么办?”

    穆侯楚对着心禾笑道:“我输了。”

    心禾没好气的收了刀:“回回都故意让我,你当我看不出来,没劲,不比了。”

    穆侯楚弯了弯唇角,随手将剑扔给了凌风,大手便搂住了心禾的纤腰,随着她一起往外走:“生气了?”

    心禾轻哼一声,懒得搭理他,刚刚走出来,便见阿乖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怎么啦?阿乖怎么不开心了?”心禾笑道。

    阿乖皱着小脸道:“小舅舅说娘亲输了娘亲伤心,爹爹输了爹爹也会伤心,阿乖怕爹爹娘亲伤心,所以爹爹娘亲以后还是不要比了。”

    心禾凉飕飕的刀子眼落在了小北的身上,小北吓的浑身一个激灵,立马讪笑着道:“啊哈哈哈,我也就是随便一说······”

    穆侯楚道:“小北你进来,我试试你的功夫长进没有。”

    小北转身撒腿就跑:“我想起来我还有功课没做完,我先回去温书!”

    看着小北跑的飞快的背影,心禾没好气的笑了;“这小子跑的倒是快。”

    一般情况下穆侯楚是不会亲自来查验小北的功夫的,因为小北也并不想落在他的手上,毕竟会被打的很惨。

    不过小北犯错的情况下,穆侯楚一般第一句话就是:“过来我查验一下你的功夫。”

    小北现在已经练成了对这句话习惯性敏感,听到第一件事就是立马跑!赶紧跑!

    穆侯楚将阿乖给抱起来:“乖,爹爹输了也不难过。”

    阿乖歪着头道:“为什么不难过?”

    “因为是输给你娘亲,爹爹输一百次也不难过。”穆侯楚勾唇笑道。

    阿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

    心禾笑了笑,这才道:“好了,你累了一身汗,先回去洗洗,一会儿得用早膳了。”

    穆侯楚扫了小柴火一眼,似乎心情很不错,转身便走了。

    小柴火退到了一边,情绪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没有了那日的失态,面面俱到,完全让人挑不出错处来。

    今日这大过年的,心禾也不想再跟他生气了,她的脾气向来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的,便笑道:“好了,别在这儿杵着了,今儿大过年的,自己玩儿去吧。”

    小柴火已经习惯了听她交代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下:“嗯。”

    除夕过的十分安宁,阿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大鞭炮,乐的蹦蹦跳跳,晚上吃了团圆饭,阿乖还说要一起守夜,最后却是第一个昏昏沉沉的睡着的,心禾已经数不清这是和穆侯楚一起守的多少个夜了,她觉得没什么稀奇,又格外的安宁,似乎自从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便格外的安逸满足了。

    只是这一日的除夕的安宁一过,次日开始,王府里便开始格外热闹了,几乎满禹州的名门望族都巴巴的盼着登门拜访,毕竟如今的禹王府就是大家的支撑,那是皇帝一样的存在。

    心禾觉得一个个的见实在是麻烦,便干脆定下了初五这一日,宴请禹州上的了台面的名门贵族们。

    宾客盈门,阿乖也难得当起了小主人,带着和她同龄的几个小贵人四处在王府里转悠逛园子,心禾让小玉亲自照料带着她,倒是也不怎么担心,便自己在屏雀台招待贵夫人们。

    “今日我见小郡主出落的越发好看了,王妃和王爷天仙一般的人儿,得的女儿日后必然也是标志的很,瞧着让我十分羡慕呢。”

    心禾笑了笑,倒是没心情去管她是真羡慕还是假羡慕:“张夫人说笑了,她这孩子现在还没大没小的,日后的事儿说不准。”

    一屋子的人正絮叨着,便见小北大步进来,拱手作揖道:“给姐姐请安,给各位夫人们请安。”

    “这位想必就是王妃的弟弟,季少爷?瞧着好生俊朗,十六岁的举人老爷,了不得呢。”屋里便又是一阵夸。

    心禾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刘家公子他们正商量着要不要出门去碧落湖看看雪景,我便来求姐姐了。”小北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