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18章 问结果不成

第718章 问结果不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没了她,我怕是还真是不习惯,所以这些年来也一直不舍得放她出嫁,若非是看到你诚意十足,书兰也不那么反对,我才想着见你一面,看看这婚事成不成。”

    女孩子出嫁,这姿态自然是要放的高一点的,虽说季心禾这些年来都很希望书兰和小玉能早日成婚,但是真的到了谈婚论嫁的这一步,季心禾不论怎么说都得把书兰的身价给抬起来,这样以后嫁了人,夫家也不会轻视。

    也只有书兰和小玉这两个跟随她多年的心腹,她才这么用心了,其他的丫鬟奴才们要出嫁都随便给份不大不小的嫁妆罢了。

    果然,一听这话,那刘满便连忙道:“小人本不敢夺王妃所爱,只是小人倾心书兰姑娘,故而求着我叔叔斗胆来求王妃,若是今日得娶书兰姑娘,日后必然珍惜爱护,还请王妃放心。”

    心禾听着倒是还不错,便点了点头:“你能想的明白就好,你家里父母都是做小本生意的,你便是一心读书?”

    刘满道:“小人家境不算太好,父母做点小本生意养家糊口已经很是不容易,小人不敢在家吃着白粮考功名,所以一直在叔叔管着的茶楼里当账房,每月少说赚那么一点钱,也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心禾笑着点了点头:“不错。”

    是个孝顺的孩子,也挺有担当,季心禾觉得没什么可挑剔的。

    她这次要来亲自见他,便是想看看他的品行如何,值不值得让书兰去托付后半辈子,现在看来,倒是还不错。

    “好了,改日我便让人将书兰的生辰八字送去,你们刘家那边看着订下个好日子便是,这婚事书兰也没什么意见,我便也答应了。”

    刘满连忙道:“多谢王妃。”

    心禾笑了笑:“退下吧。”

    刘掌柜又一次对着季心禾行了大礼,这才带着刘满下去了。

    等着两人出去了,心禾才问小玉道:“你觉得如何?”

    小玉道:“还不错,王妃都能满意的人,奴婢自然是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心禾笑道:“大概是书兰这丫头的福气吧,我瞧着这刘满不是池中之物,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倒是算得上是个好归宿,如今又是他主动求娶书兰,大概对书兰也是倾心的很,只要日后不变心,应该还是好过的。”

    小玉道:“王妃说的是。”

    “只是······”心禾顿了顿,才道:“见这么一面便想要了解通透一个人也是太难。”

    小玉笑道:“王妃不必担心,书兰自己选择的婚事,自然应该让她自己去担心这些,至于王妃,单单见一面都能觉得这男人不错,想必是真的不错的。”

    心禾笑了笑:“罢了,我也不操心这些了,还不如想想怎么给她准备嫁妆吧。”

    正说着呢,便听到外间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心禾没好气的笑道:“瞧书兰这丫头着急的,我不过看一眼那刘满,她这会儿还急着奔进来问结果不成?”

    谁知书兰匆匆挑了帘子进来,面上却是染着焦急之色:“王妃,大事不好了!”

    心禾面色一变,眸光都清冷了下来:“怎么了?”

    “京中传来消息,乐元侯府出事儿了,侯爷被朝廷的人抓了!”

    心禾心里都跟着咯噔了一下子,厉声道:“侯爷怎么会被抓了?!不是早就让人维护侯爷离开了吗?”

    早在察觉到了朝廷和禹州之间即将撕破脸之前,穆侯楚便已经命在京城的眼线暗中护着乐元侯悄悄离开京城,否则日后落在皇帝手上那哪儿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皇帝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会从京城到禹州的路上想必会有追兵追杀,所以季心禾特意安排绕了远路隐蔽的走,先前往和禹州相对较远的秦州,等到风头过了再从秦州来到禹州,再加上侯府老太太年纪大了,根本受不得太颠簸的舟车劳顿,所以自然只能慢慢走,宁愿绕远路隐蔽着慢慢走,也不能赶路。

    本来年前就已经到达了秦州,季心禾也就放心了许多了,谁能想得到,乐元侯府的人已经到了秦州而并非禹州?皇帝一心只想在去禹州的路上堵人,自然是抓不到的。

    日后从秦州到禹州,那也会比之前轻松太多,毕竟和京城已经离的很远了,如今朝廷内乱严重,皇帝也花不了太大的力气在乐元侯府身上,抓不到除了暴怒一场自然也就只能算了。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季心禾一颗心都几乎完全要放下,只等着父亲和奶奶的到来的时候,竟然出了这样的消息!

    “这事儿是刚刚从探子那里得来的消息,具体情况奴婢也不大清楚,只是听说是在秦州突然被朝廷的人察觉了,现在朝廷的人已经抓了侯爷和老夫人,事态紧急······”

    心禾“嚯”的一声站起身来,冲着外面冲了出去:“探子在哪儿?”

    “在外院候着······”书兰话还未说完,心禾的身影都不见了。

    外院,一个探子早已经等着了,季心禾一来,他便面色凝重的立即行礼:“给王妃请安。”

    “侯爷和老夫人是何时被抓?为何被抓?朝廷的人如何得知他们是在秦州的?都给我一五一十的细细说来。”心禾厉声道。

    探子立即道:“就是三日前,只不过今日消息才传过来,至于行踪,我们一直隐藏的很隐秘,随行的人都是王爷亲信的暗卫,绝无人泄密,更不可能和朝廷串通一气,只是朝廷的人突然来临,打的我们措手不及,并且秦州到底不是禹州,是朝廷的地盘,就算不在京城,一旦被发现行踪,自然也是难逃一劫,如今侯爷已经被朝廷抓获,正押送回京。”

    心禾面色都森寒了下来,眸子里都透着狠色,握紧了袖中的手咬牙道:“押送回京?”

    这意味着乐元侯不论如何,下场和结局都会惨淡异常,因为皇帝必然会把对穆侯楚的所有火气都撒在乐元侯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