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19章 不能轻率

第719章 不能轻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是的。”那探子此时都不敢抬头了,只能低着头,生怕多看一眼季心禾那凌厉的眸光。

    心禾身形都跟着晃了一晃,面色也白了几分,如今已经在押送回京的路上,已经落到了朝廷的人的手上,那以后的事情几乎不用想都能猜到,父亲已经年迈,老夫人更是经不起折腾的,这种时候遭受这样的厄运,又该有多惨?

    心禾都不敢想象:“王爷在哪儿?”

    那探子道:“已经同时去给王爷送了消息过去了,现在王爷应该已经收到消息······”

    话音还未落,便听到外面传来一叠声儿的问安声:“王爷回来了。”

    转眼便见穆侯楚疾步进来,一向处变不惊的神色此时都隐隐透着几分冷冽。

    “我爹他······”季心禾急忙道。

    穆侯楚牵住了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似乎想要给她安全感:“我都知道了。”

    “现在该怎么办?听说我爹已经落在了朝廷的手里,现在正押送回京,一旦回京,皇帝还不一定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来折磨他,毕竟皇帝对你这么大的仇恨,如今这风尖浪口上,他岂不是就成了箭靶子?!”心禾着急的道。

    穆侯楚将心禾轻轻抱入怀里,让焦躁的她尽量平复情绪:“此事一切有我,来龙去脉还没弄清楚,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你相信我,我会让乐元侯平安来禹州的,嗯?”

    还跪在一边的探子默默的低下了头,有生之年能见自家主子这么温柔的一次,真的算是死而无憾了······

    小玉冲着他使了个眼色,那探子便十分机敏的默默起身退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季心禾对他太过信任了,穆侯楚给她的安全感从来都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他说可以的事情,那就一定可以,她应该相信他,此时听着穆侯楚这般轻声安抚一番,心禾原本一颗焦躁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心,一下子平复了不少。

    穆侯楚轻叹一声,他的小女人从来只有只有在迫切的关心的时候容易乱了阵脚,说到底,她的内心比谁都软。

    心禾从穆侯楚的怀里抬头:“这次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分明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平安到达了秦州了,却还能出事,皇帝不可能有这么广泛的眼线,能够把手伸到秦州这么远的地方的,此事必然宁有蹊跷。”

    穆侯楚瞧着她现在能这么冷静的分析,便知道她心里已经平复了不少了,这才道:“的确,也正是因此,这件事才显得格外蹊跷,皇帝没这么大的本事将手伸到秦州,到了秦州,不出意外,那就一定是安全了。”

    顿了顿,眸光便微微凉了几分:“所以,那就是出现了意外情况。”

    季心禾连忙道:“什么样的意外情况?”

    穆侯楚冷声道:“确切的消息还没有,但是细想一二,如今能在乐元侯身上出现的最大可能的意外情况,会是因为谁?”

    季心禾怔了一怔,眸光便跟着一颤:“孙氏!可当初黎君颜是皇帝安插在段澜身边的暗棋的事情暴露出来的时候,我爹就已经知道了孙氏的真面孔,后来黎君颜传出‘死讯’的时候,孙氏都直接被赶出侯府,听说后来直接去了寺庙出家,可现在······”

    穆侯楚声音清冷:“孙氏有这个本事能在乐元侯府潜伏这么多年,并且让乐元侯深信不疑,扮演了一个和善的妻子这么多年,自然是因为有她过人的手段,据我的暗线得来的消息,这孙氏比黎君颜还是要精明的多的,现在这事儿,多半便是她的手笔了。”

    季心禾不免有些糟心:“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皇帝手上有孙氏这张牌,咱们手上也一样有筹码的,你忘了黎君颜了吗?”穆侯楚幽幽的道。

    季心禾眸光一亮,惊喜的道:“对!黎君颜,当初你是让人做出了她假死的场景,她还没死,黎君颜可以说是孙氏最大的软肋了!”

    孙氏对她的父亲乐元侯可算是冷情至极,这么多年的夫妻,如今直接利用感情在背后捅他的刀子,但是黎君颜却不一样,黎君颜是孙氏的亲生女儿,孙氏对她向来疼爱,黎君颜的死对孙氏的打击也非常的大。

    若是能用黎君颜这个筹码来制衡孙氏,那岂不是易如反掌?

    心禾心里想着,便越发的安心了几分。

    “可我父亲如今已经被抓,他的生死孙氏怕是做不了什么决定,毕竟他已经落到了朝廷的手上,皇帝对于已经用过了的棋子是不会有多大的留情的,孙氏最多用我父亲的命换来了自己的苟延残喘,宋雅琳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心禾蹙眉道。

    “此事现在说,还为时尚早,孙氏不是那么无能的人,这么多年的蛰伏,她手上必然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筹码,不一定完全无用,不要小看那个女人。”穆侯楚道。

    心禾轻轻点了点头。

    穆侯楚这才道:“此事一切交给我,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平安将乐元侯带回禹州。”

    心禾却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摇头:“不成!”

    穆侯楚眉头微蹙:“怎么了?”

    “交给你,你想怎样?亲自去半路拦截?还是直接去京城?如今禹州刚刚独立出来,虽说看上去一切都好,但是实际上根基不稳,稍稍一点小差池便能有大动静,这种时候你若是不在禹州坐镇,岂不是很容易乱了阵脚?万一朝廷这就是刻意的调虎离山,然后趁机对禹州制造混乱,又该如何?咱们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能这么轻率。”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更何况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例如这科举制度都才刚开始重新在禹州推行,很多事情都等着做,穆侯楚若是不能在禹州坐镇,只怕有好事之人趁机生事,反而惹出大乱子。

    季心禾定定的道:“我自然担心我父亲,但是我不能因此拿整个禹州开玩笑,你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