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21章 讨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轻笑着摸了摸阿乖的脸:“娘亲知道了。”

    穆侯楚站在一边面色沉着,因为气势太冷,旁人都几乎不敢说话。

    那些车夫和随行的小厮都是穆侯楚暗卫里的个中高手,只不过现在都是乔装易容的打扮罢了,此时看着穆侯楚阴沉沉的站在这儿,他们都十分敏锐的清楚自家主子现在脾气是非常的不好,因此都尽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心禾将阿乖送到了穆侯楚的怀里,才道:“你好好照顾阿乖,她若是想我了,你就哄哄她,别老板着脸。”

    阿乖红着眼睛看了穆侯楚一眼,便抽抽噎噎的道:“娘亲放心,爹爹难过,阿乖会哄好爹爹的。”一边说着,便用小手摸了摸穆侯楚的脸,安抚他。

    众人沉默:你爹这不叫难过,你爹这叫暴怒的边缘。

    当然了,阿乖可不会这么认为,她的爹爹是全天下脾气最好的人,他怎么可能生气?他这分明就是难过了!

    心禾看了一眼穆侯楚黑漆漆的脸色,心里忍不住有些好笑,原本离别的心情此时也放松了许多,扯了扯穆侯楚的袖子道:“那你难过的时候就让阿乖哄哄你。”

    穆侯楚凉飕飕的看了她一眼,却到底还是道:“照顾好自己,不许贸然行事。”

    “我知道了。”心禾抿着唇笑了笑,这才转身跃上了马车。

    穆侯楚看着她利落上车离去的背影,抿了抿唇却是沉默不语,只是站在原地定定的看着马车缓缓的远去。

    心禾掀开车窗帘子探头出来,冲着阿乖和穆侯楚挥了挥手:“阿乖要乖乖的,等娘亲回来!”

    阿乖强忍着不哭,委屈巴巴的瘪着嘴大声喊着:“阿乖等着娘亲的!”

    直到马车消失在了视线之内,阿乖才滚出了泪珠子,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穆侯楚给她擦了擦眼泪:“阿乖在害怕?”

    阿乖抽噎着点头:“一点点,只有一点点。”

    “怕什么?怕娘亲这次去了便回不来了?”

    阿乖咬着唇不说话,大概是不愿承认。

    穆侯楚轻声道:“别怕,爹爹不会让她有事。”

    “真的么?”阿乖懵懂的看着穆侯楚,一双眸子里还闪烁着泪光。

    穆侯楚弯了弯嘴角:“真的。”

    阿乖歪着头想了想,这才咧开嘴笑了起来:“娘亲说过,爹爹说的话就一定是真的,爹爹说娘亲一定不会有事的,那娘亲肯定就不会有事了,阿乖相信爹爹。”

    穆侯楚轻笑一声,摸了摸阿乖的头:“真的是你娘说的?”

    阿乖点点头:“娘亲还跟我说,爹爹是这世上最疼阿乖和娘亲的人,所以阿乖也要好好疼爹爹,娘亲走了,爹爹要是难过的话,阿乖会好好哄你的。”

    一边说着,便还像模像样的学着穆侯楚摸她的小脑袋的样子,摸了摸穆侯楚的头。

    穆侯楚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向远方,心禾离去的方向,心里的阴郁却似乎消散了许多。

    ——

    “夫人是不是累了?先躺下歇息一下吧。”小玉轻声道。

    因此这次出行是扮作商人妇出来的,所以马车上的一切都是一应俱全,对于季心禾这种在军营里都能呆一个月毫无怨言的人来说,这条件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心禾却是摇了摇头:“不必,我还不困。”

    “夫人一直想着侯爷的事情,也难免操劳过度,此去京城,路途也遥远的很,夫人还是得为了自己的身子着想。”

    “我知道分寸的,”心禾揉了揉额角,但是尽管知道,可一想到父亲现在已经全然落入了朝廷的手上,季心禾这心里就怎么也踏实不下来。

    “夫人既然这么不放心,为何要等着朝廷押送侯爷的车队去了京城再做行动,而不是直接在半道儿上······”书兰疑惑的问道。

    心禾淡声道:“此事我和王爷商议过,朝廷抓乐元侯,其实目的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泄愤,皇帝现在自己都火烧眉毛的地步了,哪儿还有那么多时间对一个泄愤的对象这么死追着不放?说到底还是觉得乐元侯这个人可以或多或少的牵制穆侯楚,或者牵制我罢了,朝廷押送乐元侯回京的路上,必然是时刻准备着我们去抢人的,若是我们当真直接在半道儿上截胡,很有可能就正好中了朝廷的圈套,到时候只怕是得不偿失。”

    季心禾虽然心急,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不会蠢到这一步,去自投罗网,眼下的情况来看,只有去京城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朝廷发现自己抓到了乐元侯,禹州这边却没有丝毫的动静,甚至一路押送回京都没有任何的意外,自然就会因此放松警惕,到了京城反而更好下手。

    书兰点了点头:“还是夫人考虑的周全。”

    ——

    马车在路上一路疾驰的走着,心禾几乎一路上都在赶路,她身子骨也没有那些贵女那么娇贵,这点颠簸对她来说都不算什么了,便几乎都没怎么休息,就算要睡觉也直接在车上睡一下,车夫也是他们那些“小厮”们轮换着来赶车。

    这样一路走下来,不足半个月的功夫,便到了京城外。

    心禾看着这京城巍峨的城门,心里不禁有些恍惚,这个地方,她已经离开了七年了。

    进城的文牒早已经准备好,早让人准备好了五十两的银子打点守城门的士兵们,自然也就好说话的很了,挑开车帘子看了看里面的季心禾主仆三个,便直接摆手让过了。

    马车徐徐进城,那小兵便毕恭毕敬的将那五十两银子讨好的献给了城门的将官。

    那将官拿着那银钱袋子在手上掂了掂,轻哼一声:“分量倒是不小,哪户人家这么大手大脚?”

    “喏,就刚刚进城的那辆马车,我瞧着这马车虽说精致但是也没多大气派,况且姓氏在京城也似乎没什么大名气,就是一个寻常的商户,不过车里是个女人,大概是怕咱们搜车坏了名节吧,所以给的孝敬钱也就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