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22章 只有昏君

第722章 只有昏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小兵一边说着,便贼眉鼠眼的挤了挤眼道:“小的方才掀开帘子瞧了一眼,那小妇人果然生的极美的,虽说面纱遮面,但是那双眼睛可漂亮的,身段儿一瞧就是个好的,也难怪要塞这么多钱。”

    在各地的流氓守城将士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暗中收钱,然后对你的盘查就能松懈一点,后来演变成了,但凡运货的商户,进出城门都得给钱打点,否则你货就算没什么,那些官兵也能给你查出点什么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项,那就是女人进出城门要塞些好处,尤其是富家千金之类的,因为不塞好处,守城门的官兵能够借着搜查的名义来对你的马车进行“仔细的搜查”,甚至搜身,这对女人的名节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自然只能花钱消灾了,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进出城门越是要多准备些银钱,因为很容易被盯上。

    不过官家他们是不敢招惹的,但凡家里有个当官儿的,这些士兵们的嘴脸就会立马变个样子,半点不敢懈怠,更是不敢招惹了。

    当然了,这已经渐渐演变成了理所当然的城门规矩,是整个大乾渐渐衰败腐朽的写照,在禹州,穆侯楚对禹州军上下都要求格外严苛,但凡出现这种现象的一旦发现,轻则五十军棍除掉军籍,重则直接杖杀。

    也正是因为他这样严苛的规定,禹州的城门从来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禹州的百姓如此拥戴穆侯楚,不是没有原因的,单单从这么一件小事上来看,便是对百姓做了真正的实在事儿的。

    那将官舔了舔嘴唇:“说的多好看的个美人儿,偏生是错过了,呵。”

    “我听着他们那一行人是外地口音,大概来京城也呆不了多久,这进城来了,还有一次出城呢,将官若是当真想见见那美人儿,到时候小的一定给您拦下来。”小兵谄媚的笑着,带着猥琐。

    将官哈哈大笑,将那五十两银子收入囊中:“算你小子机灵,今日这得的钱,就多分你一点了。”

    “哎哟喂,多谢副将!”

    ——

    心禾挑开车窗帘子,看着车外车水马龙的景象,不知是不是错觉,今日的京城,比之七年前,似乎隐隐萧条了一些,虽说还是一样的喧哗,街上也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却俨然没了七年前那生机勃勃的景象。

    想来这次禹州分离出去,朝廷开始内乱,对百姓的影响也是很大,皇帝打架百姓吃苦,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道理。

    书兰在一边嘟囔着道:“方才进城门的时候,那搜查的士兵掀开车帘子看夫人,眼珠子都恨不得黏在夫人的身上,实在是没有礼数!”

    心禾却是淡笑一声:“没个国度快要灭亡的时候,上下总是一片混乱,七年前穆侯楚在朝中为相的时候,可有人敢如何明目张胆的要入城的打赏银子?”

    不过七年的光阴,没有了穆侯楚的大乾便成了这副样子,没有了穆侯楚,这朝野上下便没了真正的主心骨,而皇帝的能力和魄力,却又担当不起这个主心骨,因此渐渐成为这个样子,季心禾一点也不意外,更何况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京城乱成这样一点也不奇怪。

    书兰没好气的道:“可奴婢就是心里不舒服,这京城一进来就觉得不舒服,哪儿哪儿都比不得咱们禹州好。”

    心禾将车窗帘子给落下来,笑着摇头:“我还记得我八年前初来京城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坐着马车从京城最热闹的朱雀大街穿过,那时候我在想,这天子脚下果然不一般,街道都能繁荣成这般模样,这一定是满大乾最好的地方,如今时隔多年再来,却觉得恍如隔世,看着禹州的繁华,反而觉得这里落魄的很,没有半点生机。”

    “那是自然,禹州有夫人和王爷,这京城有什么?只有昏君!”

    心禾轻瞪了她一眼:“越发的没规矩。”

    书兰这才察觉自己失言了,连忙闭了嘴:“是奴婢鲁莽了。”

    “如今我们不在禹州,出门在外,人多嘴杂,更怕隔墙有耳,什么时候都得紧着点儿皮,别失了规矩,坏了大事。”心禾道。

    书兰低下头应是:“奴婢明白了。”

    不多时的功夫,便听到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夫人,到了。”

    书兰和小玉立马下车,给心禾搬了脚凳,挑开车帘子扶着她下车。

    心禾从马车上下来,便抬头看了看这小宅院,这其实是穆侯楚在京城的一个隐蔽产业之一,没人知道这是穆侯楚的宅子,说白了就是他的窝点之一,所谓狡兔三窟,说的不正是这个道理?

    这次季心禾来京城,穆侯楚算是把满京城的眼线都动用了,季心禾手上就有完整的花名册,并且这个宅子,也是穆侯楚精挑细选的,主要是这宅子院落小,不高调也不引人注目,而且地段僻静,宅子名义上的主人便是穆侯楚在京城的暗线之一,一个清清白白的商人。

    “夫人觉得如何?这是主子特意给夫人挑的宅子,夫人若是住着哪里觉得不习惯,便跟小的们说。”小厮毕恭毕敬的道。

    心禾看了看,倒是没什么挑剔的,她本来也不是讲究的人,便摆了摆手道:“挺好的。”

    “那夫人是不是先熟悉一下咱们在京城的暗桩?”

    这事儿是主子特意交代吩咐了的,他自然是不得不多问一句的。

    心禾却道:“这些还不急。”

    穆侯楚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一切以她为重心,让她熟悉京城所有的暗桩,然后所有的暗线都会以她为重,到时候一旦出事,全力保她全身而退。

    可她想要的并不是自己全身而退,更何况现在她才刚刚来京城,谁胜谁败还说不准呢,她压根儿就没打算输,自然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先熟悉了解自己的退路。

    “朝廷押送乐元侯进京的车队就在明后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