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23章 年纪大了

第723章 年纪大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打探的消息,就是明日了。”小厮正色道。

    心禾秀眉微蹙,显然是陷入了沉思,她一路赶路来到京城,目的就是赶在押送乐元侯进京的车队前面到达京城,以做好万全的准备。

    既然就在明日了,那有些事情也就迫在眉睫了。

    心禾直接起身往外走:“先给我备车,我要去一趟清远寺。”

    那小厮犹豫了一下,却也到底没有敢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下:“是。”

    其实来之前,穆侯楚特意交代过,让他们照看好王妃,不要让王妃操劳过度,大概就是因为知道季心禾的性子,就是一着急起来就完全不顾身子。

    只是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很无奈啊,王妃气场那么强大,这些提醒他也不敢做啊!

    到底还是小玉跟着道:“王妃这一路舟车劳顿的,只怕也是累急了,现在不先歇息一下吗?当心累坏了身子才是,如今既然已经到了京城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心禾却是摇了摇头,直接就要出门:“不必,事不宜迟,还是早些去吧,不然我怎么也睡不下。”

    这次来,她本就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心思,不容许有丝毫的差错,父亲还落在朝廷的手里,她怎么敢松懈半分?

    小玉劝也劝不住,便也只能轻叹一声,由着心禾去了,跟着心禾出门上了马车。

    “夫人去哪儿?”赶车的小厮问道。

    “去清远寺。”小玉道:“路上稳当些,切莫暴露了身份。”

    “是。”小厮应下,便一策马鞭,马车绝尘而去。

    书兰道:“夫人这么多年没回京了,若是有什么故人,倒是可以趁此机会拜访一下,毕竟京城和禹州路途遥远,舟车劳顿都得大半个月的功夫才能到,朝廷和禹州的局面现在也是如此的僵硬,这一去只怕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

    心禾扯了扯唇角:“故人?我倒是想不起一个。”

    当初在京城,也只不过是呆了一年,这一年,怕是她过的最艰难的一年,步步谨慎,风尖浪口上,稍不留神就能遭人暗算,七年前离开京城,还是穆侯楚的力保之下才能活着走出去,这样一个地方,给她留下的似乎只有不堪回首的过去。

    书兰自觉失言,便讪讪的咬了咬唇,没再说话。

    心禾瞧着她这般,倒是无所谓的笑了一声:“这故人不故人的倒是没什么所谓,左右这京城于我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说白了也就只是一个匆匆住过一年的地方罢了。”

    书兰也笑着点了点头。

    心禾却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秀眉微蹙着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件棘手的事儿。”

    书兰连忙道:“什么事儿?”

    “这京城里,虽说这故人什么的我是没有,但是仇人却算是遍地有,怕就怕不小心撞上了,麻烦事儿就大了。”

    书兰:“······”

    小玉道:“我们都低调进京,满京城没人知道夫人到来,如今只要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心禾这才点了点头:“嗯。”

    这京城也不小,怎么可能就冤家路窄了?

    但是心禾这次怕是运气格外的差一点,有些时候世界这么大,可最不想撞上的人还偏偏就撞上了!

    到了清远寺的山脚下,便看到车水马龙的马车,几乎堵的一条大道水泄不通,这热闹非凡的景象,倒是京城难得有点儿生气的地方。

    “夫人,前面的路堵上了,要走只怕还得再等等。”外面的小厮道。

    心禾掀开车窗帘子,往外瞧去,一眼便看到前面熙熙攘攘的马车,一辆接一辆的确走的有些艰难。

    心禾秀眉微蹙:“今儿这山上怎么这么多人?”

    外面赶车的小厮道:“小的方才打听的消息,说是今儿朝阳公主在这边祈福做善事,也宴请了不少名门贵族上山吃斋讲佛,所以这清远寺今日便格外喧闹了。”

    心禾微微一愣:“朝阳公主?”

    “正是。”

    小玉听着这名号,脸色都忍不住变了一变,道:“不然咱们还是改日再来吧。”

    心禾沉思了片刻,却还是摇了摇头:“不成,明日押送父亲的车队就要进京了,现在不能再迟了,今日必须去,还是上山,咱们从后山走,不用去前殿凑热闹。”

    她今日上山,不过是要去找已经在这清远寺出家为尼的孙氏,孙氏就在这清远山的后山上清修,公主举报的祈福一类的大活动她不可能有资格出面的。

    想避开也不是不行。

    小玉点点头:“是。”

    心禾瞧着这样堵着实在太慢了,便干脆掀开车帘子下了马车:“罢了,我还是直接走过去吧。”

    也不止季心禾下来直接走过去,本来路也不远了,所以季心禾下车倒是也不太突兀,况且她穿着素雅,打扮也不华丽,还戴着面纱,车身上也没有京中名门大户的徽记,基本上是没多少人会特意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的。

    心禾带着书兰和小玉直接往山上去了。

    今日来的不少京中的名门望族,三三两两的少女们结伴而行,京城的民风相对来说其实没有禹州那么开放,女孩子唯一能出门的机会除了去参加交好的世家里的宴席,再就是只能去寺庙里来烧香祈福了。

    所以只要是有这个出门的机会,那对于她们来说,便是十足开心的事。

    心禾走到路上,便能听到她们银铃般清脆的低声说笑的声音,明媚笑颜里,对于整个大乾的衰败全然一无所知。

    “夫人在看什么?”书兰笑问道。

    心禾笑了笑:“只是瞧着那些十五六岁的姑娘家们,觉得倒是有些羡慕。”

    “夫人为何羡慕?”

    “年纪尚幼,活的肆意又天真,知道的事情少,操心的事情自然也少,如今回过神来想想,也只有闺阁之中的少女才能有这般舒坦的日子了。”

    书兰却道:“夫人这话说的,夫人分明才是奴婢看来最值得羡慕的人。”

    心禾笑着摇头:“我现在怕是年纪大了,没她们那份儿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