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25章 孤魂野鬼

第725章 孤魂野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如今你已经沦落至此,却还是没能放下当初尊荣华贵的侯夫人的架子?”季心禾声音清冷的道。

    孙氏骤然听到季心禾的声音,浑身都似乎跟着颤了一颤,有些惊恐的转过身来,瞪圆了一双惊悚的眸子看着眼前这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即便已经过了七年未见,孙氏却这辈子也不可能忘记季心禾这张脸。

    “你,你,你怎么会·······”孙氏慌乱的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季心禾冲着小玉和书兰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低头福了福身,转身退下关上了门,守在了外面。

    心禾这才抬眸看向孙氏,缓步走近,唇角的笑意带着几分凉薄:“乐元侯府满门覆灭,我父亲如今正在被朝廷押送回京的路途上,可你却能在这青山绿衫之中安逸度日,修身养性,果真是好逍遥啊。”

    孙氏脸色都白了几分,连连后退,此时看着季心禾的面上的笑容,都像是看着一个地狱里来索命的修罗一般:“与我何干!?是你父亲先把我赶出侯府的,而后侯府遭此厄运,那也和我没关系,你来找我做什么?!”

    心禾冷笑着道:“你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不喜欢跟你浪费时间,我父亲是怎么落入朝廷的手中的,你心里应该再清楚不过,若非用我父亲的命,你今日何来这安生日子?你真以为我傻到皇帝会无缘无故让你苟且偷生吗?!”

    孙氏浑身都跟着一个踉跄,直接摔坐在了椅子里,面色惨白,七年过去了,她险些都要忘了,眼前这个女人心思多精明,她在她面前这些心思,只怕是根本瞒不过去。

    其实在孙氏看到季心禾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她这次怕是逃不过一劫了,季心禾突然出现在京城,还大费周章的来这清远寺里找她,必然是对一些事情已经势在必得,对一些事情更是了如指掌,孙氏不傻,所以她隐隐都猜到了。

    也正是因此,她此时才一见季心禾就慌了手脚,她万万没想到躲过了皇帝的那一劫,却没能逃过季心禾。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氏大声道:“季心禾,你如今自己什么处境,你还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吗?你可知道你脚下这是什么地方?天子脚下,你如今一介罪臣之妇,也敢在这里张狂?!”

    季心禾冷笑一声,一手便拽住了孙氏的衣领子,将她给拧了起来,瞪着她道:“是么?那要不要让我试试看,在这天子脚下,我有没有这胆子肆意妄为?”

    孙氏眸子里都满是恐惧,惊恐的看着季心禾,连连摇头:“你为何不愿意放过我,你为何非要与我过不去,我如今都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你为何还要对我步步紧逼!”

    季心禾拽着她的衣领子,厉声道:“我为何如此,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是谁害我父亲至此?别说你不知道,你的本事大着呢,是你引诱我父亲露出马脚,让朝廷的人抓获的是么?”

    孙氏浑身都在哆嗦,吓的几乎不敢看季心禾的眼睛:“不是,不是。”

    “我也不需要你说是或者不是。”季心禾冷冷的掀了掀唇,直接甩手便将孙氏直接扔到了椅子里,拍了拍手,才道:“我千里迢迢的从禹州赶到这京城来,可是特意为了侯夫人你来的呢,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在乎你嘴里的这是与不是?”

    孙氏脸色又白了几分,抬眸看着季心禾,便觉得像是看着一个修罗,满心里都是畏惧,这一刻,她知道,自己根本就逃不掉了,这个女人不远千里而来找她算账,怎么可能放过她?

    孙氏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就是我做的,那又如何?!你能拿我如何?季心禾,你未免太高看了你自己!今日你千里迢迢来这京城,除了能杀了我泄愤,还能做什么?你父亲被朝廷抓获,你却只能偷偷摸摸的来到这京城,全然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你父亲死在刀下,你也未必是赢过了我!”

    心禾听着这番挑衅的言辞,面色却没有丝毫的动容,反而十分闲适的拿着帕子擦了擦自己纤细的手指,似乎方才对孙氏的碰触便已经是脏了她的手似的。

    “侯夫人这话说的言之过早啊,我来到京城,第一个找的人的确是你不假,可我来京城,却不单单只为了找你算账而已,若是没有把握救出我父亲,我怎么敢冒险跑这一趟?”季心禾淡笑着道。

    孙氏怔了一怔,将信将疑的道:“你还能如何?”

    如今乐元侯可是落在盛怒之下的皇帝手上,要想让乐元侯平安无事,除非季心禾提着穆侯楚的人头来见。

    眼下看来,根本不可能有别的转机。

    季心禾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氏,幽幽的道:“眼前,不就是一个正好的人选吗?”

    孙氏“哈”的一声笑出来:“我?!你太高看我了,我对于皇帝不过一个小小棋子,如今落得如此田地也不过是苟延残喘,你凭什么觉得我能帮你?况且,我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帮你,反而我看着乐元侯府沦落至此,我心里挺痛快的,这么多年了,我早就忍不下去了!”

    孙氏说着,整个脸都跟着狰狞了几分,咬牙切齿。

    十多年的夫妻情分,到了最后,对于孙氏而言,留下的只有满满的憎恨。

    心禾不禁有些唏嘘,若是父亲看到了他这一向认为温婉贤淑的妻子其实是这般模样,不知该如何想。

    心禾凉凉的看着她:“你话说的这么满,看来无所畏惧?”

    孙氏猩红的眼睛都有些渗人了:“我怕什么?!如今你还能拿什么来要挟我不成?我孤身一人,就是孤魂野鬼,你大不了杀了我泄愤!”

    心禾却是凉凉的掀了掀唇:“我这次来,却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孙氏你·······现在可不是孤魂野鬼呢。”

    孙氏闻言便浑身都跟着震了一震,几乎僵硬在了那里,怔怔的道:“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