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26章 贵人恕罪

第726章 贵人恕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压低了声音,淡笑着道:“我的意思是······我的手里,捏着黎君颜的命。”

    “嘭”的一声,孙氏手一抖,便嘭翻了手边的劣质茶碗,孙氏骤然站起身来,死死的瞪着季心禾:“你说什么?!”

    季心禾淡声道:“若是你乖乖配合我,黎君颜便有一条活路,若是你不愿意,那我便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孤魂野鬼,让你亲爱的女儿死在你的面前,也算是为我死去的父亲偿命。”

    季心禾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里都透着寒凉。

    孙氏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颜儿怎么可能还活着?她早就死了,她死在段澜的手上,她早就死了!”

    季心禾冷笑一声:“你以为段澜那么精明的人,会选择这么堂而皇之的杀了黎君颜吗?你真的以为,当初段澜那件事,皇帝所查出来的就是真相吧?”

    孙氏怔怔的抬头,看向季心禾:“是,是你······”

    “没错,是我。”季心禾看着她:“若是不用这一招,我如何轻易扳倒段澜?让那昏君主动将段澜发配到大牢,至今不得脱身?不过说到底,还真的要多谢黎君颜,巴巴的跑到禹州,找我出言挑衅,不然我还真的想不到这么轻松的一招能对付段澜,黎君颜死在段澜的府上,也是我们设计的,所以黎君颜的死活,说到底还不是我掌控着,实话告诉你也无妨,她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她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全都看侯夫人您的态度了。”

    赤裸裸的威胁。

    但是孙氏的确也只吃这一套。

    孙氏身形一晃,眼眶瞬间就红了:“颜儿,我的颜儿还活着,我的颜儿·······”

    ——

    心禾从那禅房出来,小玉便道:“夫人,此地不宜久留了,守卫的人已经要回来了,现在夫人还是趁早离开为好。”

    因为皇帝对孙氏到底不能完全放心,所以还是派了守卫的人来盯着她,但是大乾的军队已经腐朽成什么样子,怕是皇帝自己都不知道,季心禾轻易就能派人给支开了。

    季心禾点了点头:“走吧。”

    “是。”

    季心禾带着小玉和书兰一并顺着原路下山。

    原本以为还是会比较顺利,可谁知刚刚走了没几步路,便骤然见前面不远处聚集着许多的人。

    季心禾的脚步立马就止住了,因为她好像听到了尖着嗓子说话的太监,在这清远寺之中,能随身带着太监的,只怕也只有一人。

    可大概还是这山庙之中实在太寂静,还是什么机缘巧合,季心禾刚刚转身,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久违的娇蛮的声音:“何人鬼鬼祟祟!”

    小玉眉头微微一蹙,暗叫不好,这下若是让朝阳公主给撞破了夫人的行踪,只怕事情会变的很糟糕。

    季心禾却是十分沉静的转过了身,低着头福了福身:“民妇粗莽,未曾见过贵人,一时惊扰了,还望贵人恕罪。”

    她面上带着面纱,眸光低垂,声音也刻意压的低了几分,改变了音色,还收敛了一身的锋芒,所以轻易叫人看不出来。

    小玉和书兰也连忙退到了一边,不敢张扬,虽说公主必然是不会记得她们这小小奴才,但是也生怕自己稍不留神就给夫人漏了陷。

    朝阳公主看着面前这个着装寻常的妇人,总觉得莫名的有些熟悉,尤其是熟悉的宁人刺目。

    “公主此次前来清远寺祈福,本就是诚心所致,何必跟这等草莽民妇一般见识,平白掉了公主的身段儿。”一个贵妇谄媚的笑道。

    朝阳这才冷哼一声:“瞧着这身段儿倒是个美人儿,何必带着面纱碍眼?”

    心禾低声道:“民妇家规森严,出门在外不得轻易抛头露面,否则夫家那边只怕不好交代,民妇不敢在公主面前造次,还请公主见谅。”

    季心禾这般谦卑的态度,让朝阳这原本隐隐爬上来的狐疑消退了几分,心里觉得有些可笑,自己怎么可能会把眼前这个女人和季心禾那贱人想到一起去?那贱人锋芒毕露,从来都傲气狡猾,她单单看一眼她的眼睛都恨不能挖了去!

    朝阳此时无心找季心禾的麻烦了,直接扬手便是一巴掌转身扇在了一个女人的脸上。

    季心禾眸光一闪,微微抬眸看去,这才发现朝阳的跟前原来还跪着一个女人。

    朝阳方才那一巴掌,就是直接想也没想的扇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

    那女人脸上都红肿一片,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的很难看,隐隐还能从手腕处看到青紫的伤痕,只怕是被朝阳已经折磨的很惨了。

    “听到没有?做一个女人最起码的,就是安守本分,而不是整日里摆出一张狐媚子的脸四处去勾引男人。”朝阳居高临下的站在那女人的面前,嗤笑着道。

    季心禾看的不禁有些疑惑,不知那女人到底是谁。

    小玉便稍稍走近了心禾几步,压低了声音道:“奴婢打听的消息,说前不久驸马宠幸了一个婢女,过后不久,驸马便死了,而那个婢女,只怕······”

    就是这个女人。

    倒是真的像朝阳能做的出来的事儿。

    季心禾此时想走,但是朝阳也没放话让她走,她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继续站在这角落里看戏。

    忽而,那被打的凄惨的女人挣扎的拍开了朝阳的手,拼了命似的扑向朝阳,大声骂道:“你这毒妇,就因为一时妒忌便杀了德庄,当初你嫁给他便是不愿,你既然不愿,又何必非要拖累他?他默默承受你的欺压这么多年,却不得挣脱,唯一一次忤逆你便是醉后宠幸了我一次,你却直接直接害死了他!你这般心思毒辣的女人,活该得不到你想要的男人。”

    “这个贱人,你这个贱人!”朝阳气红了眼,恨不得撕了她的嘴。

    这婢女却似乎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破口大骂道:“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不敢说?当初的穆相对你不屑一顾,便是因为知道你这狠毒的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