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31章 脸色很难看了

第731章 脸色很难看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冷笑一声:“但愿她是个识趣儿的,不会蠢到让我多费周章。”

    到底识不识趣儿,很快就会知道了。

    清远寺。

    凌宇上了山,便直接去找了孙氏,按着原话给孙氏带了信儿。

    孙氏诚惶诚恐的应下:“你且告诉夫人,我一定不敢辜负夫人的厚望,只是,只是我已经许久不见我女儿,夫人可否先告知我女儿身在何处,或者是让我见一见她也好,我一个将死之人就这么一点愿望,可否求夫人满足?”

    凌宇道:“此事我自会和夫人说,办好你的事。”

    说罢,便转身就走。

    凌宇前脚出门,孙氏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袖中的手都掐的红了。

    “去,暗中跟着他。”孙氏冷声吩咐道。

    一个机灵的小厮立马应下:“是。”

    随即就出门去了。

    孙氏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的道:“季心禾,你敢到这虎狼之地来,那就该承受你该有的代价,黄毛丫头,也想跟我斗?!”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外面一个小丫鬟进来道:“侯夫人,皇上来了。”

    孙氏立马卑躬屈膝的跪下问安:“给皇上请安。”

    皇帝冷眼看着她:“听说你想见朕?乐元侯的事情至今还没有丝毫的眉目,你有什么盘算了吗?”

    孙氏道:“民妇若非是有了新的线索,也断然不敢找皇上。”

    孙氏说着,便缓缓的抬起了头,眸中一片冰凉。

    “哦?”皇帝这才来了兴趣。

    乐元侯对于皇帝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皇帝现在就算是急于找个人来撒气,那也是拿穆侯楚撒气才是最解气的,拿个乐元侯算什么?皇帝自己都觉得窝囊!

    所以皇帝真正的意图并非是杀乐元侯,而是用乐元侯当诱饵将穆侯楚给摆一道,杀了一个小小乐元侯,对皇帝来说真的是半点作用都没有!

    从抓到乐元侯的那一日起,皇帝就开始等,等着穆侯楚出手,天下人都知道穆侯楚唯一的软肋就是那个叫季心禾的女人,而季心禾的爹,穆侯楚怎么可能不救?他就算是不救,季心禾能允许他不救?所以皇帝一直在等,等着穆侯楚出手。

    可从秦州到京城,遥遥千里的路都走过来了,一路相安无事,如今进了京,皇帝连处死乐元侯的日子都定下了,就在三日后,却还是半点动静也没有,探子打探来的消息说,禹王府至今毫无动静,禹王妃依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禹王忙于在禹州稳定大局,似乎全然忘了自己老丈人在皇帝手上这件事了。

    穆侯楚不着急,皇帝着急啊!所以才会在一得知孙氏要见他的消息的时候,便立即赶来。

    孙氏抬头看了一眼眼神里都藏不急切之色的皇帝,心里原本就盘算着的事情,此时越发的笃定了。

    孙氏咬了咬唇,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泪眼婆娑的道:“求皇上为民妇做主。”

    皇帝蹙了蹙眉道:“什么事儿?”

    孙氏抬头看着皇上,眸中狠色一闪而过,定定的道:“季心禾来京城了。”

    皇帝怔了一怔,整个人都似乎愣在了那里,瞪圆了眼睛道:“你说什么?!季心禾来京城了?!”

    “对,她来了,现在就在京城,她为了乐元侯一事而来,只不过因为行踪低调,所以陛下不曾察觉。”

    果然不出季心禾所料,孙氏转眼就把她给卖了。

    皇帝的脸色冷了下来,但是眸子里却渐渐染上了几分兴奋,不是穆侯楚来了,而是季心禾来了,可他却太明白,季心禾对于穆侯楚来说意味着什么,一旦抓到了季心禾,那就等同于控制了穆侯楚,皇帝可还没忘记八年前,穆侯楚为了保季心禾放弃权势滔天的相位的事情,八年前如此,八年后,自然也不会差!

    “她在哪儿!?”皇帝急忙道。

    孙氏却是没有说,她需要给自己保留最后的一点底牌,否则皇帝不会帮她,她是个聪明人,到底活了半辈子的老油条,比之宋雅琳,自然就多了一分防备,她知道,和皇帝这种人打交道,必须时刻留一张底牌,确保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用处的。

    孙氏抹着眼泪道:“皇上有所不知,这女人狡诈多端,她一来京城,便找到了民妇,让民妇帮忙救出她父亲,用我那女儿的命来威胁我!”

    皇帝一怔:“你女儿?黎君颜?她不是死了吗?”

    孙氏哭着道:“她没死,当初的一切,都是禹王的一场陷害段大人的计谋,黎君颜根本没有死,反而落到了禹王的手里,现在,季心禾那个毒妇就捏着我那小女儿的命!她用我女儿的命逼迫我,我却不敢忤逆陛下,因此只能和盘托出,还请陛下替民妇做主!”

    皇帝对黎君颜的命没有丝毫的兴趣,语气都有些不耐烦:“所以季心禾到底藏身何处?”

    孙氏心里多了一抹凉薄,这自私的皇帝,果然一如往前。

    孙氏渐渐平静了下来:“民妇对皇上的忠心,青天可鉴,民妇别无所求,只求皇上能救民妇的女儿一命,只要皇上能帮民妇一把,那季心禾和禹王,便是民妇和皇上共同的敌人。”

    孙氏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显然是在提条件,若是皇帝不能帮她救女儿,关于季心禾的一切,她自然是只字不会提。

    皇帝冷笑着道:“你还敢威胁朕?你真以为朕没了你就抓不到季心禾?她现在来了京城,朕只要封锁了京城城门,她插翅难飞!到时候要搜捕她,还不简单?”

    孙氏却是十分淡然的抬头,无所畏惧的看着眼前这个冷漠的君王:“若是八年前的京城,陛下想要做到这一点,想必是易如反掌,可如今的京城到底不是八年前,如今的大乾是怎样一副样子,皇上应该比民妇清楚,京城,早不是铁桶一块,皇上想要封锁,就能封锁的住吗?”

    这话一出,皇帝的脸色就已经很难看了。

    孙氏顿了顿,才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