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35章 等着收尸吧

第735章 等着收尸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孙氏怔了一怔:“你未曾去过那里······”

    孙氏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飞快,渐渐的发黑,看着季心禾唇角的笑容,这才知道自己是被耍了,气的咬牙切齿,指着季心禾的鼻子骂道:“是你!你一开始就知道,你一开始就全知道!你知道我派人跟踪你,你是故意的!季心禾,季心禾!你这个贱人!”

    心禾淡笑一声:“你不必在我面前恼羞成怒,与其跟我生气,还不如想想,此时天真的听了你的话去莲花巷子围捕我的皇帝,扑了一场空,该如何处置你呢?我们这位皇帝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听闻了,一般用废掉的棋子都不会手下留情,更何况,还是胆敢欺瞒他的棋子。”

    心禾顿了顿,眸光幽幽的看着孙氏:“只怕孙氏你往后的日子,不大好过呢。”

    孙氏拼命的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皇帝必然会知道这是你的诡计!”

    心禾眨了眨眼:“是么?等过了今日,皇上就会知道,我原来一直都不曾在莲花巷子里,而是在这儿,可当初迷惑皇帝的人是谁?是你,今日又在皇帝去了莲花巷子扑了场空的时候,优哉游哉的来这里找我说话聊天的人是谁?也是你,这些事情,皇上将不费吹灰之力就会查到,你说,这位原本就多疑的皇上会不会选择相信你?”

    孙氏的脸色青白交错着,很是难看,磨着牙道:“季心禾!”

    心禾牵了牵唇角:“孙氏,你何必对我恼羞成怒?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给了你选择。”

    孙氏骤然想起什么似的,忽而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三日里,皇帝的人分明在莲花巷子的那宅院里亲眼看到你了,怎么会,怎么会不是你?那不是你,又会是谁!?”

    孙氏似乎隐隐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都白了许多,仓皇的看着季心禾,手脚都哆嗦了起来。

    心禾幽幽的看着她:“这世间能和我有几分相像的人,自然就是我那同父异母的好妹妹了,想来当初留她一命,也是没亏,没想到这样重要的关头,还能排上大用场。”

    此话一出,孙氏整个人都像是崩溃了,瞪圆了眼睛,狰狞的向季心禾扑了过来:“我杀了你这贱人!”

    心禾轻松一扣便将她的手反扣住,冷声道:“孙氏,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当初你若是乖乖按着我的吩咐去办事,不闹出这些幺蛾子来,你就能如愿以偿的在莲花巷子看到你的宝贝女儿,而不是来这儿见我,我们两皆大欢喜,比什么都好,这个结果,都是你作来的。”

    孙氏“哈”的笑了起来,狰狞的像一条毒蛇:“皆大欢喜?季心禾,你也配!”

    “我如何不配?”

    “乐元侯府的人,全都不配!”孙氏恨恨的瞪着季心禾,一双眸子都像是要杀人。

    季心禾眸光清冷了几分,狠狠的将她甩开,孙氏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季心禾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跟前,冷声道:“是么?今日我便让你看看,不配皆大欢喜的人,只有你,还要你的女儿。”

    孙氏的脸色又惨淡了起来,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此时正在那莲花巷子里被皇帝人刺杀,而那些人还是她亲自安排的,孙氏便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了。

    “君颜,君颜······是我害了你,是娘害了你!娘不该拿你的性命当赌注,是娘错了。”孙氏崩溃的大哭了起来,趴在地上再没有丝毫的侯夫人的架子和形象可言,只有满心的悔恨。

    她恨死了乐元侯府,也嫉恨死了季心禾,可她怎么能鬼迷心窍拿自己女儿的性命来搏?她怎么能?!

    她一想到此时黎君颜成了季心禾的箭靶子,正在被皇帝的人追杀,孙氏便气的想要吐血。

    她心心念念的女儿没死,可最终却是要死在她的手上,死在她的手上!

    季心禾冷眼看着哭的捶胸顿住的孙氏,神色漠然的走到她的跟前,蹲下看着她:“现在我再给你一个选择。”

    孙氏神色一滞,急忙抓住季心禾的裙摆,跪着求道:“什么选择?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一定做到,季心禾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君颜吧,她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季心禾冷眼看着她:“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如实告诉我,若是你态度诚恳,我可以考虑现在放你出去。”

    “放我走?”孙氏怒目道:“我是说要救黎君颜!”

    季心禾眨了眨眼:“我放你走,如何救黎君颜,那是你自己的事儿,若是不乐意便算了,我也不强求,选择的权利在你自己的手上,你若是想在这里陪着我聊天等着你女儿的死讯传来,我也无所谓。”

    “那你帮我救她······”

    季心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真当我活菩萨?”

    孙氏梗了一梗,最终却也只能点了点头,咬着牙道:“好。”

    心禾勾唇笑了笑:“早这么乖不就没事了?”

    “你想问什么?”孙氏急切的道。

    她现在急切的想要离开,哪怕知道自己一人之力现在去救女儿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但是也好过在这里干等着,孙氏半点不敢耽误。

    季心禾定定的看着她:“我问你,二十二年前,我娘是怎么死的?”

    孙氏面色“唰”的一下子就全白了:“这,这,这不就是难产而死的吗?”

    “我知道是难产,但是我却听闻,当年我母亲是被我爹特意提前从边关送回了京城,只为了保她平安,可她回到了京城,却反而遭受了追杀,说是敌国的人,但我却觉得蹊跷的很,这其中的猫腻,我很想知道。”心禾的声音都凉嗖嗖的,看着孙氏的眼神像是要杀人。

    孙氏浑身都跟着一阵哆嗦:“我,我,我不知道。”

    季心禾眸光凌厉了几分:“不说?那好,你等着给黎君颜收尸吧!”

    说罢,便起身要往外走。

    孙氏却是急了,连忙抓住了季心禾:“我说,我说!当年你娘不是死在了敌国的人手上,是先皇,是先皇!他谋朝篡位,可你娘突然回京,撞破了他的事,先皇不能留她,便要追杀,你娘之后就是在半路上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