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36章 等等!

第736章 等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冷冷的看着孙氏:“这一场谋杀之中,你扮演了什么角色?”

    孙氏慌忙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皇帝手下的一颗棋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侯夫人之位为何会落在你的头上?”季心禾步步紧逼。

    孙氏急忙道:“因为我自进府就一直安分守己,侯爷当时除了侯夫人,也只有我一个妾室,侯府没了侯夫人,内院之事没人主持大局,侯爷伤心欲绝,当时也无心另娶他人,便直接抬我做正妻,吴氏的死,我真的半点也不知道!”

    季心禾死死的看着孙氏,眼神里都染着几分肃杀,孙氏此时不知是不是急于救女儿,胆子也大了起来,毫不心虚的迎着季心禾的视线:“你答应过我的,我说了这一切,你就放了我。”

    季心禾冷然的站起身来,果决的往外走。

    小玉急忙跟上:“夫人,这孙氏如何处置?”

    心禾走到了门外,抬头看了看今日的艳阳天,头一次觉得这暖融融的阳光如此的刺目:“放了她。”

    小玉蹙眉道:“夫人当真就这么放了孙氏?孙氏的话,不一定可信,她本就是皇帝安插在乐元侯府的棋子,当初侯夫人的死,没准儿就真的是皇帝安排她去下的手,就这么放了她,侯夫人在天之灵只怕······”

    季心禾却是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放了她,她就能活?”

    小玉怔了一怔:“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心禾淡声道:“你别忘了,今日的皇帝,可是刚刚被摆了一道,就在皇帝被摆了一道的当天,孙氏大张旗鼓的来到了我住的地方,又安然无恙的出去了,我们那位多疑的皇帝只怕立马就会反应过来,是孙氏和我合起伙来耍他,你以为皇帝能让她活?”

    只怕会让孙氏死的很难看。

    宋雅琳这等废弃的棋子下场都如此惨淡,更何况孙氏还是个背叛者。

    要弄死孙氏,根本不必脏了自己的手。

    小玉这才恍然:“所以夫人是故意要放她走?”

    “今日这事儿,总得找个背锅的。”季心禾淡声道。

    救走乐元侯,还有穆侯楚安插在朝中的几个权臣暗中透露消息,季心禾到时候安然无事的走了,那些人一旦被皇帝查出来都是死路一条,而且还会折了穆侯楚的臂膀,季心禾虽说急于救父亲,却也不想给穆侯楚惹出这样的麻烦来,孙氏这个背锅的,再合适不过。

    小玉眼睛一亮:“奴婢明白了,奴婢这就去办。”

    “找个人在暗中盯住孙氏。”

    “是。”

    孙氏被放走了,随后便有暗卫回来报信来了。

    “参见夫人。”

    “事情如何了?”心禾连忙问。

    “回夫人的话,侯爷现在已经被成功从刑场救出来,眼下已经按着夫人的吩咐直接出城去了,夫人是否现在也立即离开?只怕皇帝那边很快就要反应过来了。”

    心禾定了定神:“莲花巷子那边的情况呢?”

    “按着夫人的吩咐,莲花巷子的人带着黎君颜此时还在逃命,皇帝的人紧追不舍,也正是因为莲花巷子那边人一直没有抓到,皇帝甚至因此派出了全城的禁军围剿抓捕,所以才对刑场那边放松了警惕,侯爷才能平安的被救出来。”

    心禾点了点头:“好,我们立即出发。”

    “那黎君颜······”

    心禾淡声道:“此事不必再管,吩咐下去,全被撤离。”

    “是!”

    小玉和书兰早已经准备好了车马和行李,季心禾戴上了面纱出门便上了马车。

    因为都早有准备,所以此时的动作快的很。

    马车从那小巷弄里行驶出来,便见外面四处都是围追堵截的禁军,满大街都似乎在戒严。

    赶车的车夫打扮低调,这马车也走的快,只怕惹上什么麻烦事儿。

    书兰小心翼翼的挑开车窗帘子往外看了一眼,便忍不住道:“现在满京城都在抓黎君颜,所以想必此时的城门也是守的很严,不知能不能如愿快些出去。”

    心禾淡声道:“城门守将之中有王爷的暗线,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书兰这才稍稍放了心:“这次夫人能平安回禹州,奴婢才能勉强放心了,不然真的是睡觉也不踏实。”

    正说话的功夫,便见城门渐渐的近了,门口堵了长长的队伍,都是出城的,因为突然戒严,所以出城的速度都很慢,季心禾也不着急,坐在马车上安稳的等着盘查。

    车夫掀开帘子进来,压低了声音道:“夫人不必紧张,此时王爷的人就负责这个城门的盘查,到时候他掀开帘子瞧一眼就会放行。”

    心禾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心禾戴着面纱,神色淡然的坐在车内静静的等着。

    终于到了他们。

    那守城门的将士们就开始大声的盘问:“什么人?去哪儿的?”

    车夫连忙讨好的将早准备好的文牒和一袋银子递了过去:“我们是京城的李姓商户人家,我家老爷在这边经商,谁知老家那边突然传来消息说是老爷子病危,便让我家夫人回去奔丧,还请官爷行行好。”

    那将士收钱收的十分熟练,直接就把一袋银子给收到了自己的怀里,正打算去掀开帘子盘查,另一个小兵便讨好的迎了上来:“属下来吧,这等小事怎敢劳烦大人?”

    “哈,你这小子倒是殷勤的很。”

    那小兵笑嘻嘻的道:“小的殷勤点儿,大人日后自然就多记着小的的好。”

    那将士显然很吃这一套,也知道这小兵就是想攀附他,倒是也十分省事儿的摆了摆手,让他去了。

    那小兵如愿的得了差事,立马跳上马车,掀开车帘子看了一眼,便跳下来,道:“走吧。”

    赶车的车夫连忙又是感恩戴德的一通谢,这才上马车准备走了。

    谁知正要离开,便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等等!”

    季心禾眉心一跳,暗叫不好,半路只怕要杀出个程咬金来了。

    “哟,王副统领,您老今儿怎么突然有空过来?”那收钱的将士立马低头哈腰的迎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