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37章 因为心疼他

第737章 因为心疼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今儿皇上有令,但凡出城者,一律严查,我今儿若是不来,只怕这皇上的命令,都能让你当成耳边风。”王副统领说着话,便顺手掏出了那收钱的将士怀里的钱袋子。

    那将士脸色一变,连忙讪笑着道:“这进出城门的人不时的给点儿孝敬钱,还不是体恤咱们兄弟们守城门辛苦嘛。”

    王副统领冷哼一声,冷眼看着那辆马车:“车上的人下来我看看!”

    显然是要较真。

    书兰急的满头大汗,心禾看了一眼小玉,冲着她使了个眼色。

    小玉轻轻点头,这才沉着的下车,眸中还带着怯怯的样子,福了福身:“这位将官,我家夫人身子不适,实在见不得风,因我家老太爷现在刚去世,夫人伤心欲绝,一度晕厥,现在不好见人。”

    “哪儿这么多废话?皇上下令严查,就是一个人都不许放过!别说是你家老太爷死了,就是你家夫人现在死了,那也得让我看过了才能出城门!”

    说罢,便大步冲着那马车走去。

    赶车的车夫神色都紧张了起来,袖中的手已经紧握,随时等着出手。

    就在那副统领快要走到马车跟前的时候,忽而听到一个声音:“等等!”

    随即便见段澜打马而来,神色冷傲的坐在马上。

    那副将一见是段澜,连忙抱拳行礼:“段大人怎么来了?”

    段澜看了一眼这马车,淡声道:“来送一个朋友。”

    王副将诧异的看了一眼这马车:“段大人认识?”

    段澜道:“王副统领行个方便吧,她家急着出城奔丧,现在身子也不好。”

    那王副统领迟疑了片刻,到底还是不敢得罪段澜,想想段澜和穆侯楚之间的过节,他总不可能放穆侯楚的人出城去吧,便连忙拱手道:“段大人都开口了,那我自然也是不敢为难。”

    说着,便冲着身后的守城门的将士们扬了扬手:“放行!”

    马车终于可以徐徐而过,顺利出了城门。

    书兰只觉得自己后背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等到出了城门,季心禾挑开车窗帘子,便见段澜骑着马跟在一边,面色没有什么表情,连一贯伪装虚假的笑容都没有分毫。

    “今日谢谢你。”心禾蒙着面纱,但是却还是能看得出她的诚恳。

    多年情分早已经消耗干净,但是今日他能帮她,她自然还是真心感谢的。

    段澜扯住了缰绳,停在了原地,转头看向她,抿了抿唇,沉默了片刻,才道:“你走吧。”

    这样轻飘飘的三个字,他却用了足足八年才能说出口。

    心禾微微一怔,随即道:“谢谢你。”

    段澜自嘲的轻笑一声:“我做了这么多,其实从来也不是为了你的一句谢谢。”

    心禾默然,可她除了谢谢,什么也给不了。

    段澜轻叹一声:“心禾,你走吧,再也不要见我了,就当从未有过我这样一个人,耗了这么多年,我也折磨了自己这么多年,早该知道你我不可能的。”

    心禾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段澜便顿了顿,接着扬唇笑道:“我这些日子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整日里都在想一个问题,我在这段莫须有的感情里耗了八年,我是不是后悔了?但我想了想,我还是不后悔,若是重来一次,八年前我依然会选择在连安镇停留一夜,选择在那场花灯节上遇到你。”

    段澜唇角微扬,右颊的梨涡浅浅的,一双眸子里的笑容鲜少的染上了几分纯粹,一瞬间仿佛让季心禾看到了那个八年前的单纯少年。

    “你喜欢这个花灯吗?那我去给你赢来,权当我赔你当初在连安镇上被毁掉的那盏百花灯了。”

    翩翩少年郎,那是段澜曾有过的最纯粹快乐的时光。

    心禾想说些什么,却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喉头梗在那里,到底没能说出一句话。

    段澜却似乎浑然不在意,掉转了马头,便一策马鞭,飞奔离去。

    只能看到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夫人,咱们走吗?”赶车的车夫讪讪的问道。

    心禾深吸一口气,这才放下了车窗帘子,点点头:“走吧。”

    这次一去,此生只怕再不会见了,因为段澜说,再也不见了,不论他放下了,或是没放下,他们都不会再见了。

    “夫人,段大人他·······”书兰犹豫的道。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在我面前没必要支支吾吾的。”心禾淡声道。

    书兰讪讪的道:“奴婢就是觉得,段大人蛮可怜的。”

    心禾道:“这世上可怜人千千万,可惜我不是菩萨心肠,就算可怜,又能如何?”

    书兰怔了一怔,其实她还想说,段大人这样可怜,夫人八年前却也真的丝毫不曾动心吗?

    但是这话她不敢说,谁知季心禾却回答了。

    可怜人千千万,她不爱,终究就是不爱,说她冷情也好,说她自私也罢,能让她心疼的却只有那一个冷傲孤僻的男人。

    因为心疼他,所以事事想要为他分忧,因为心疼他,所以从来都给他最多的安全感,义无反顾的站在他的身边,因为心疼他,所以满心里再容不下任何其他的人,因为他是她爱的人。

    至于旁人,哪怕是段澜,她除了一声谢谢,亦或是对不起,别的什么也给不起。

    书兰忍不住笑道:“能成为夫人的心上人,真是件再幸福不过的事儿,当初夫人嫁给王爷,多少人说夫人是走了运,祖坟冒青烟了才能有这等好事,可奴婢却觉得,王爷才是真的走了运,能得夫人的芳心。”

    一颗痴心全付,义无反顾,现在想想段大人的可怜可叹,自家王爷又是多幸运?

    心禾牵唇笑了笑:“嘴巴这么甜,我可不会给你多加嫁妆的。”

    书兰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夫人别打趣奴婢了!”

    小玉咯咯笑了起来:“说起来这次回了禹州,就要给书兰准备婚事了吧,兴许刘家那边都要等着急了。”

    心禾笑道:“书兰兴许更着急。”

    书兰红着脸道:“我才没有!”

    马车连夜赶路,直到离开京城,进了和京城比邻的一个小镇上,才总算落了脚,因为早先就安排好,在这里和乐元侯会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