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44章 小胖妞~

第744章 小胖妞~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阿乖甜甜的笑道:“好!小舅舅我们去划船,阿乖可喜欢划船了!”

    心禾笑着摸了摸阿乖的头,这才带着他们上船去。

    一只乌篷船早就已经等在了边上,心禾一行人一上船,船夫便撑开了船,向着湖中央飘去。

    阿乖一出门就很兴奋,其实这孩子什么时候都很开心,心禾都想不到她不开心的时候。有时候都忍不住羡慕当个小孩真好。

    这会儿上了船,便趴在船边一会儿玩水一会儿跟小北笑闹,高兴的不得了。

    心禾便优哉游哉的在一边看着,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小柴火最近很用心读书吗?倒是很少见他这么用功的。”

    今日不出门,就为了跟先生讨论文章,也实在是难得了,心禾其实还是觉得很欣慰的,但是不知为何,总有种不大好的预感,这莫名其妙的女人的直觉,也真的是很让人无奈。

    小北却是摇了摇头,眼神里似乎还带着几分迷茫:“也还好吧,今儿不知是怎么了,突然说起先生留他看文章,小柴火脑子聪明,他其实就算不怎么用心也一定比我学的好的。”

    心禾秀眉微蹙:“这孩子这些日子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姐,我总觉得小柴火心里有事儿,越长大,我越发的看不透了,我觉得他不大开心,但是想要安慰他,却又压根儿不知道什么事儿,尤其这些日子,这种感觉越来越重了,姐你知道吗?”小北试探的道。

    心禾轻叹一声:“我怎么知道?”

    大概是迟到的叛逆期吧。

    小玉沉默不语,到底没有说话,有些事情,身在其中反而难以自知,也只有旁观的人才能看的最清楚了,只是她不说,却又能瞒到几时?或者说,王爷又能容到几时?

    ——

    因为阿乖出来玩的太开心了,一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才打道回府去。

    小北这会儿也懒得回公学了,索性跟着心禾一道儿去了王府蹭饭。

    “王妃回来了。”门房的小厮冲着里面通传了一声,便连忙给心禾搬脚凳,伺候她下车来。

    小北抱着阿乖跟在后面,便径直进府去。

    “王妃可用了晚膳?”一个婆子一边跟着走一边恭敬的道:“王爷早王妃一步回来了,这会儿还未用膳,就说等着王妃和小郡主一起呢。”

    心禾笑道:“还没。”

    随即对着阿乖笑道:“阿乖饿了没?”

    阿乖连忙点头:“阿乖饿了,娘亲咱们赶紧吃饭吧。”

    小北笑了一声:“你这个小馋猫,今儿一天可没少吃零嘴儿,这会儿还喊饿,当心以后成了小胖妞。”

    阿乖瘪了瘪嘴:“阿乖就是饿了,娘亲说了,小孩子就要多吃饭,长身体,才不会胖呢!”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便在突然绕过了一座假山之后,便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一棵高大的槐树后站着的一对男女。

    可就是书兰吗?

    书兰笑盈盈的道:“你先回去吧,改日我再轮休的时候去看你,别总耽误功夫了,用心读书才是要紧。”

    “放心吧,要娶你,我自然还是不敢懈怠的,一定用心读书。”刘满笑道:“那,那我就先走了。”

    “嗯。”书兰点点头,笑的有些娇羞。

    刘满似乎也有些局促,大概是还不舍得走,但是也不得不走了,便只好转身准备离去,谁知一转身便撞上了季心禾一群人打量的眼神,刘满一张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道:“给王妃请安。”

    书兰也满脸羞红,像是被抓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儿似的,忙不迭的道:“王妃回来了。”

    心禾笑道:“我回屏雀台用膳。”

    说罢,便直接走了,倒是也没什么说的。

    刘满心禾离去的背影,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书兰立马冲着他摆了摆手,刘满这才走了。

    书兰立马追上了心禾:“王妃,奴婢·······”

    心禾笑了笑:“都是要成亲的人了,有什么可说的?我倒是没想到,我这身边呆了这么多年的丫头,还有如此乖巧娇羞的一面。”

    书兰脸红的要滴血了:“王妃别打趣奴婢了。”

    “行了行了,不过你们两的婚事就在下个月了,现在开始还是不方便见面了,可注意些。”心禾笑道。

    书兰这才红着脸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

    心禾好笑的道:“这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从前就算自己轮休的时候也巴巴的跟在我身边,现在一轮休就跑的没影子了,只怕呆在我身边的时候还记挂着心上人呢,唉,早知道就应该把婚期定的再早一点,也省得我总瞧着你心烦。”

    书兰结结巴巴的道:“奴婢才没有呢!”

    心禾笑了起来,连小玉都忍不住笑。

    阿乖呆呆的看着书兰,便道:“书兰为什么你的脸像柿子一样了?”

    书兰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到了屏雀台,季心禾一进来,丫鬟婆子们便忙不迭的开始传菜了。

    穆侯楚早已经等着了,手上还拿着几个公文看着,瞧着心禾进来,便将公文也扔到了一边:“总算舍得回来了?”

    “爹爹!”阿乖又扑到了穆侯楚的怀里。

    穆侯楚将她放在腿上:“一天天的就知道贪玩。”

    阿乖眨巴着眼睛:“阿乖没有贪玩。”

    心禾笑道:“还不是你贪玩?上了船就不想下来了,若非是瞧着天快黑了,怕是压根儿都不想回家了。”

    穆侯楚捏了捏阿乖的小脸。

    菜上齐了,直接上桌吃饭。

    “这几日事情不忙了吗?怎么你回来的都这么早?”心禾问道。

    “嗯,禹州现在渐渐安稳下来,倒是没什么大事了,就早些回来陪陪阿乖。”穆侯楚笑了笑。

    阿乖这些年其实有穆侯楚陪伴的时间很少,因为爹爹总是很忙很忙,因此穆侯楚对阿乖也总是有那么几分愧疚,想着多弥补一些吧。

    阿乖欢喜的笑了:“爹爹最好了!”

    穆侯楚想起什么似的,面色凝重了几分:“对了,京中那边传来了消息,皇帝放了黎君颜。”

    意料之中,倒是没什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