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49章 染着血色的利剑

第749章 染着血色的利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骤然又一只羽箭劈进来,书兰吓的“啊”的一声抱住了头,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根本动弹不得,瞬间面如土色,看着季心禾浑身发抖:“王妃,王妃,坏了。”

    心禾也觉得浑身乏力,一时间连手都几乎抬不起来了,这才意识到,只怕是一时疏忽,落入别人的圈套里。

    骤然一把刀砍进来,吓的书兰尖叫一声,心禾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便从袖中滑出一把短刀来,蓄积起全身的力气利落的一手扣住那人的手,一刀变插进了他的心窝子。

    那杀手面如土色,晃了晃身子,便摔了下去,外面的打斗声还十分的激烈,季心禾却知道,能让杀手跳上车来,就说明那两个车夫还是应付不来这么多的杀手。

    心禾冷笑一声:“果然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王妃,咱们该怎么办?”小玉慌忙道。

    心禾将阿乖推到她们的怀里:“保护好郡主。”

    说罢,便用刀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刀,刺激自己保持清醒,也让她有点力气,随即掀开车帘子便跳了下去。

    她现在已经看出来了,这些人就是冲着她来的,若是自己继续和阿乖呆在一起,阿乖只怕也要跟着受牵连,她即便是自己出事也不能让阿乖有半点差池的。

    那两个暗卫装扮的车夫已经被缠住了,完全无法向季心禾这边靠近,已经送了信号出去,但是人也不可能一时半会儿就赶到,而那些杀手显然训练有素,一拨人缠着那两个暗卫让他们不能脱身,另外两个人便已经举起刀向季心禾发起了攻击。

    季心禾的左臂还淌着血,顺着纤细的手指缓缓低落,一双眸子里都染着几分嗜血的狠辣,握着短刀的右手又紧了紧,蓄积起全身的力气冲上去要去将其中一个先杀了再说,可当她手中的短刀划过那人的脖子的时候,动作还是迟钝了许多,因此只划破了他的皮肤,到底没有伤到动脉,季心禾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那杀手显然是惊到了,没想到原本早该中毒的女人还能如此强悍,可季心禾随即身形就是一个踉跄,几乎站都站不稳了,那股子无力感窜起来,几乎让她动弹不得,直接就要栽在地上。

    那两个杀手看到了机会,立即便冲上来要抓她,上头的吩咐是,最好活捉。

    谁知他们还未来得及靠近,便被一把破空而来的长剑震的后退了一步避开,那长剑贴着他们的面颊划过去,直接插在了后面的树干上。

    心禾转头看去,便见小柴火策马而来,一个腾身而起,脚尖在马背上轻点,便冲着他们飞身跃来,长袖一抖,手中便多了一把短刀。

    反手拿刀,迅速的给季心禾挡开了所有的攻击。

    他习惯向来如此,身上虽说佩着长剑,但是其实经常使用的还是那把藏在袖中的短刀。

    心禾微微松了一口气,神识不免又模糊了几分,却还是狠狠的扣着自己的掌心,迫使自己清醒。

    那两个杀手也是高手,和小柴火缠斗起来一时间也并不会落下风。

    而就在此时,忽而从草丛里又窜出来了好三个杀手,心禾眸光一沉,暗叫一声不好,此时他们这边也不过三人,援兵到来只怕还要一点时间,若是一直拖下去倒是有机会,但是此时又来三人·····

    小柴火直接将心禾护在身后,即便他需要应对的杀手变成了五个也神色不变,处变不惊,是季心禾教他的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当心。”心禾说话都有些虚了,却还是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彻底晕过去,给小柴火看着局势。

    毕竟刀剑无眼,五人对一个,难免他有应对不到的地方。

    小柴火利剑一扫,便将这些人一并退后了三五步。

    其中一个蒙面杀手冷声道:“时间不够了,再拖下去只怕穆侯楚的人要来了,必须立即动手!主子吩咐了,不能活抓,那就给穆侯楚留个死人!”

    杀手们眸光又狠辣了几分,直接一拥而上,此时的目的便全然不一样了,先前还是想着把小柴火打败,然后生擒季心禾,但是此时和小柴火斗也只能互相缠斗着拖延时间,可他们却没有时间来拖延了,唯一的办法,那就是直接杀。

    杀手们十分默契,几个人对视一眼,便分别一起对小柴火发起攻击,可就在小柴火稍稍从季心禾身上分神的刹那,其中一个杀手便骤然收招,剑锋一转便直接刺向了季心禾。

    若是心禾此时没有中毒,躲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此时看到那剑锋向着自己刺来,却是避无可避,因为她浑身乏力,动弹都艰难,更别提快速的闪身了。

    小柴火眸光一扫,面色头一次出现了几分慌乱,脚尖一点,全然不顾的从缠斗之中抽身而出,一剑扫开了那已经刺到了季心禾眼前的利剑。

    可就在此时,另外一个杀手却也从背面对着季心禾进宫,小柴火一剑扫开前面那个杀手转身的时候,季心禾身后的一柄长剑已经快要刺入她的后背。

    “当心!”小柴火大喊一声,将季心禾一把带入怀里,抱着她旋即一个转身,那近在咫尺避无可避的利剑,直接从他的后背刺入,穿透了他的胸膛。

    心禾看着小柴火胸口的那一柄泛着血光的利剑时,面色瞬间就白了,似乎整个人僵在了那里,整个世界只有那浅薄的呼吸声,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李南!”季心禾惊慌的看着他,整个人都似乎失去了理智,大喊着:“李南!”

    “不好!来人了,立即撤!”杀手头子听到了由远及近的马蹄声,立即大喝一声。

    刺入小柴火胸膛的那把剑骤然被拔出来,杀手们闻声而逃。

    只剩下小柴火身形像一只残破的风筝一般,在季心禾的面前缓缓倒下。

    心禾跪在地上抱住了他,一双眼睛瞬间就红了,泪珠子不受控制的滚了下来:“南儿?南儿?你撑住,我马上带你回去看大夫,南儿,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