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50章 是我不好

第750章 是我不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我,我·······”小柴火一张口,唇角便滚下血丝来,从前鲜衣怒马的少年,头一次有了这般虚弱无力的时候。

    心禾满心的着急,一手按着他的伤口慌忙道:“别怕,没事的,南儿,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去找大夫。”

    小柴火眸光涣散的看着她,扯出一抹虚弱的笑来:“你不用哄我,我不怕死,你能活着,我就很开心了。”

    “不会的!不会的!”心禾哭成了泪人,她当成亲弟弟一般的人,就算再生气,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走在自己的前面。

    “小北骂我傻,说我怎么舍得对这世上唯一拿我当亲人的人说出这样伤人的话,其实我不傻······”小柴火扯了扯唇角,抬头看着她,似乎看一眼,便少一眼了:“只是你拿我当亲人,我却不仅仅拿你当亲人,这个秘密我原打算一直藏下去,如今看来,似乎也没必要了。”

    心禾浑身都一怔,呆在了那里,她不傻,他说到这个地步,她如何还能不清楚?

    “为了让你重视我,你交给我的每件事我都慎重又慎重,勤于练武,勤于学习,可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即便是得了你一句夸奖,便也是最高兴不过的事情,为了不离开你,我故意考砸科举,从十一岁的童生试开始······”小柴火梗了一梗,才接着气息幽若的道:“因为你喜欢用短刀,不擅长长剑,我便是学了剑术,也只爱用短刀,十六岁冠礼那年,你送给我的那一把自己珍藏的短刀,我高兴了一夜没睡着。”

    “别说了·······我们去看大夫,”心禾脑子都是混的,突如其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再加上小柴火如今将死的打击,几乎让她整个人都撑不住。

    小柴火却艰难的摇了摇头,语气越发的虚弱了,几乎气若游丝:“现在不说,就没机会了。”

    他活着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守着这个秘密一辈子,他要死了,他多希望他能让她知道,哪怕只有这片刻,他知道她若是知道了,想必会心里难受,但是这或许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一点私心了吧。

    “你拿我当弟弟,我却从未叫过你姐姐,你总说我叫你王妃显得生疏,我却觉得这已经是对我来说最亲近的称呼了。”小柴火又是一口血吐出来,面色比纸还白。

    心禾哭的不停:“南儿!别说了南儿,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心禾,心禾,”小柴火气息艰难,眸中却染着几分难得的笑意,似乎能叫一声她的名字,便是多满足的事情:“你,你,你不要······自责,你能活着,我很开心。”

    说完这一句,便似乎一点撑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力的闭上了眼睛,一张惨白的脸上,除了唇角那一丝丝触目惊心的血痕,再无半点颜色,像个没有生气的娃娃。

    “南儿?南儿?!”心禾面上的泪珠子瞬间不要钱似的滚下来,嘶喊着:“南儿?!”

    “王妃。”

    赶到的援兵抓获了方才袭击季心禾的那一群杀手,便赶回来复命。

    心禾此时却听不到声音了似的,从脚底窜上来的那一股子无力感一直蔓延,体内的毒素未清,情绪激动之下又刺激了毒素,脸上的泪痕未干,便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还未倒下便被赶来的穆侯楚给抱起来了。

    “王,王爷。”暗卫一看穆侯楚阴沉的脸色,莫名说话都有些哆嗦。

    穆侯楚面无表情的将心禾抱上了马车,吩咐道:“送王妃回府,不可有半点闪失。”

    “是!”

    现在还敢有闪失,他们不想活了?

    “那······他。”凌风鼓起勇气指了指倒在血泊里的小柴火。

    王妃为了另一个男人伤心的晕过去,王爷现在估计火气大的能杀人,凌风觉得自己现在提出这事儿来,就是拿出了此生最大的勇气。

    穆侯楚阴测测的扫了凌风一眼,走到小柴火跟前蹲下,探了探鼻息,已经感觉不到呼吸了,可还是抬手在他身上锁了几个大穴。

    凌风讪讪的道:“应该是已经没救了。”

    穆侯楚站起身来,眸光幽深的看了一眼小柴火,淡声道:“送到徐老那试试。”

    若是死了,岂不是要在季心禾的心里留下一辈子的印记?呵,李南,你这算盘打的可真好。

    可惜他向来小气,别说一个印记,就算是她心里的边边角角,也容不下任何人!

    “是!”凌风立即抱拳应下。

    “追杀的杀手抓到了?”

    “是,已经抓到了。”

    “先带回去拷问,招供清楚了就全杀了,没必要留着。”穆侯楚冷声道。

    “属下明白。”差点儿伤到王妃的人,怎么可能有活路?

    穆侯楚转身便上了马车:“回府!”

    ——

    禹王府,屏雀台。

    层层落下的帷幔下,进进出出的都是穿梭其中的丫鬟婆子们。

    穆侯楚守在心禾的床边,直到给心禾包扎伤口的女医起身福了福身:“王爷,王妃手臂上的伤势没有大碍,现在已经包扎好了,至于体内的毒,也已经有了解药,再过不多时就应该能醒了。”

    穆侯楚淡声道:“下去吧。”

    “是。”

    大夫和女医一起退下,屋里来往的丫鬟婆子们自然也不敢久留,跟了王爷这么多年,这么点儿眼色还是看得出来了,明显王爷心情不好,不赶紧下去,杵在这儿等死呢?

    穆侯楚大手摸了摸心禾略显苍白的小脸:“是我不好。”

    是他疏忽了,才让她受伤,甚至险些丧命。

    是他不好,没能保护好她,让她不得不接受其他男人的保护,让他不得不承受李南的死会在季心禾心里留下的印记。

    思及此处,穆侯楚眸中多了几分冷意,冷声道:“凌风。”

    凌风立即匆匆进来:“王爷。”

    “送去徐老那儿了?”

    “是的,还按着王爷的吩咐,给喂了续命丹,送到了徐老那里,徐老说,此人气数差不多要尽了,只怕回天乏力·······”

    “提了什么要求?”穆侯楚不耐烦的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