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51章 又有孩子了

第751章 又有孩子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凌风惊诧的看了看穆侯楚,果然主子还是厉害,一下子就听出来大概是有条件的。

    “徐老说,他若是救,也不是那么的容易的,若是王爷能答应他一个条件,便试一试。”凌风顿了顿,才抬头讪讪的看着穆侯楚道:“他说,王爷若是真的有诚意,便许黄金千两,良田万顷。”

    穆侯楚冷笑一声:“他若是能救活,黄金万两都无妨。”

    凌风抱拳道:“是。”

    “出去。”

    凌风却顿了顿,才接着道:“还有一事。”

    “什么事?”穆侯楚已经不耐烦了。

    “方才大夫来为王妃诊脉的时候,发现·······”

    “发现什么?”穆侯楚蹙眉道。

    生怕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儿。

    “发现王妃有喜了。”凌风道。

    穆侯楚怔了一怔,清冷的面色难得的染上了几分喜色:“当真?”

    “那大夫胆子小,王爷气势太强吓得他不敢说话,所以······”凌风讪讪的道:“恭喜王爷,属下告退。”

    说罢,便转身退下了。

    穆侯楚唇角勾起一抹笑来,抬手摸了摸心禾的脸:“心禾,咱们又有孩子了。”

    这一整天的下来,又是惊又是喜的,穆侯楚心里都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此时看着她,便只是庆幸她没事,阿乖没事。

    心禾睫毛微微一颤,似乎是醒了。

    “心禾?”穆侯楚低头轻声道。

    “嗯,”心禾缓缓的睁开眼:“南儿呢?”

    “我让人送去徐老那儿了,你放心,不会有事的。”穆侯楚轻声道。

    心禾对于穆侯楚的话向来很是信任,此时听着他这样的保证,便是不可置信的道:“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穆侯楚轻笑着道:“心禾,咱们又有孩子了。”

    穆侯楚摸了摸心禾的小腹,一双眸子里都满是暖意。

    心禾怔了一怔:“孩子·······真的么?”

    “嗯,咱们又有孩子了,今日是我不好,我考虑不周全,一时疏忽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你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嗯?”穆侯楚道。

    心禾原本紧紧揪起来的心瞬间就松了,在听到自己怀了孩子的时候,那股子从心底里蔓延开来的感动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睛:“嗯。”

    穆侯楚给心禾喂了药,还陪着她吃了些米粥,这才让她睡下休息,毕竟怀了身孕,今日又受了惊吓,还是多歇歇的好。

    “你先睡会儿,等你醒了,李南那边若是有消息来,我便跟你说。”穆侯楚轻声道。

    “阿乖呢?”

    “她好好的,服了解药已经睡下了,等醒了大概立马就跑来找你了,今日的事情就不和她说了。”穆侯楚对阿乖的保护向来很好,今日的事情惊险万分,若是阿乖经历了,只怕会留下阴影,但是她昏睡过去倒是不明实情,便干脆什么都不说的好。

    “嗯。”心禾也跟着点头。

    穆侯楚给心禾掖了掖被子,这才起身出去。

    心禾此时觉得一颗心稍稍安稳了下来,疲惫便涌了上来,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而此时,穆侯楚从屋里出来,面色便瞬间冷了下来。

    庭院里,凌风等人还等在外面。

    “主子,人带来了,现在审吗?”

    穆侯楚冷声道:“带上来。”

    “是。”

    凌风应了一声,冲着旁边的小厮使了个眼色,那小厮便立马出去将人给带了进来。

    “跪下!”

    刘满被困成了粽子,跪在穆侯楚的跟前,面上都满是恐惧,几乎不敢看穆侯楚:“参,参,参见王爷。”

    随后跟着他一起被押进来的,便是书兰,此时她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恍惚的很,几乎不知该做什么。

    凌风将一个香囊送到了穆侯楚的手上:“这香囊里装着海棠花的香料,正好掩盖住了一味风铃草的味道,因为这两者的香味极其相似,几乎难以辨别,风铃草单独使用没什么毒性,但是一旦和兰颜香掺和在一起,便能制毒,这种毒能让人浑身乏力,抵抗稍弱的人甚至会直接晕厥过去,王妃和郡主中,正是这种毒。”

    而这香囊,便正是书兰腰间的那个。

    书兰听着这话,便神色怔怔的转头看向刘满,她心心念念就要嫁的未婚夫,惨笑一声:“所以你送我香囊的用意,是在这里?”

    刘满不敢看书兰,只能连连求穆侯楚:“此事我也是被逼无奈,我若是不从,皇上不能饶了我,我······”

    穆侯楚直接一脚便将他踹翻在地,刘满只觉得自己胸腔都差点儿被震碎了,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

    穆侯楚冷声道:“查清楚他背后的所有指使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是!”凌风道:“那此人······”

    穆侯楚冷冷的扫了刘满一眼:“杀。”

    书兰浑身哆嗦着跪在地上,止不住的哭,此时不知该用什么心情。

    “那书兰······”

    穆侯楚眸光清冷,扫过书兰也没有丝毫的温度。

    就在他要下令的时候,小玉连忙跪在地上道:“此事书兰应该是不知情的,书兰跟了王妃这么多年,从来忠心耿耿,不敢有半点私心,还请王爷宽宏大量,暂且饶了她一次,王妃想必也是舍不得的。”

    显然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若不拿出季心禾来说话,只怕穆侯楚是半点情面都不会留。

    若非是顾及季心禾的情绪,穆侯楚何至于处置一个李南都费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和时间?直接拔除不是更好?可他却要顾及她,所以只能徐徐图之。

    李南如此,书兰自然也是如此,小玉办事说话,向来一下子就会说到点儿上。

    “先带下去关着。”穆侯楚冷声道。

    “是。”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小玉连连磕头。

    穆侯楚扫了她一眼:“把你的聪明劲儿用在该用的地方,你敢用在不该用的地方,饶是有王妃保你,我也饶不了你。”

    小玉吓得浑身一震,连连磕头:“是,奴婢不敢!”

    “进去照顾好你主子。”穆侯楚冷声吩咐了一声,便大步走了。

    等到穆侯楚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小玉才松了一口气似的,抬手擦了擦额上的细汗,浑身都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