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52章 他的纵容

第752章 他的纵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

    才睁开眼,便看到一个放大的娃娃脸,经过这些年的惊吓,季心禾早已经习惯了,淡定的捏了捏阿乖的脸:“干嘛?”

    阿乖趴在床上,眨巴着眼睛道:“娘亲又偷懒了,起这么晚。”

    心禾笑了笑:“是娘亲不好,下次一定比阿乖早起。”

    阿乖露出一个很怀疑的眼神:“娘亲你别哄我了,这话你已经说过好多次了。”

    心禾:“·······”

    阿乖随即咯咯笑了起来:“但是看在娘亲怀了小宝宝的份儿上,阿乖就不跟娘亲生气啦!”

    心禾面上都染上了一丝丝暖意,牵唇笑了:“阿乖知道了?”

    “阿乖知道呀!阿乖一直盼着有个小弟弟小妹妹,阿乖才能当大姐姐,阿乖不喜欢当小孩子,阿乖想长大!”阿乖兴奋的道。

    心禾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傻孩子。”

    正说着,便见穆侯楚打了帘子进来道:“你娘亲怀着身子可不许闹她。”

    “阿乖才不会闹娘亲呢,阿乖可乖了。”阿乖瘪了瘪嘴,往心禾怀里钻了钻。

    心禾半靠着枕头,抱着阿乖摸摸她的头:“我们阿乖最乖巧了。”

    “现在有没有什么不适?”穆侯楚坐到了床边。

    “我没事,小柴火他······”

    “徐老那边有情况了会来告知我的,别担心。”穆侯楚摸了摸心禾的脸。

    心禾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但是他既然都说了不必担心,她也只有信他,便点点头:“我就说我这阵子怎么总是喜欢睡觉,浑身犯懒,原来是怀了身子了。”

    阿乖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心禾的肚子:“娘亲的肚里,到底是弟弟,还是妹妹呢?”

    “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心禾笑道。

    阿乖歪着头道:“阿乖又想要弟弟,还想要妹妹。”

    心禾勾唇笑了笑;“那可难办了。”

    穆侯楚笑道:“有什么难办的?一对龙凤胎就好了。”

    阿乖咯咯笑着:“那太好啦!阿乖要当姐姐啦。”

    “小郡主该吃饭了。”奶娘进来恭敬的道。

    阿乖扯着心禾的袖子:“阿乖想和娘亲一起吃。”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小脸:“让奶娘照顾你吃饭,你娘亲现在怀着身子身体还不好,没功夫照顾你。”

    阿乖只好嘟囔着道:“阿乖知道了。”

    心禾在阿乖的脸上亲了一下:“等娘亲过几日身子好些了,便天天陪着阿乖吃饭,好不好?”

    阿乖这才笑了:“好!”

    随即便从床上跳了下来,吧嗒吧嗒的跑出去吃饭了。

    穆侯楚这才端着药碗坐到了心禾的旁边来,给她喂药:“本来怀了身孕,就不能受惊,这次还中了毒,虽说服了解药,但是也不知道会不会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从徐老那里要来了专门给你调养身子的药方,这次可不许犯懒躲着吃药了,嗯?”

    心禾一边喝着药,面色犹豫了一会儿,才定定的看着穆侯楚:“小柴火他······真的没事吗?”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不是很踏实。

    穆侯楚手微微一顿,抬眸幽幽的看着她:“我说他能活着,那就肯定死不了。”

    一看穆侯楚这个表情,就知道这男人大概又是醋坛子翻了,心禾真是太了解他了,扯了扯他的袖子:“小柴火是我看着长大的,跟小北一样,当亲弟弟一般,今日若是小北受伤了我多问几句,你大概也不会这么生气的不是?”

    直到现在,季心禾才知道,穆侯楚这些年来对小柴火若有似无的看不顺眼是为了什么,果然还是她蠢了点。

    穆侯楚凉飕飕的笑道:“小北也没他这歪心思啊。”

    他果然知道·······

    其实到现在,心禾都还有些难以接受,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无奈的道:“我现在唯一盼着的也就是他能好好儿的活着,其他的什么都好说,只愿他能活的安逸些吧,这样我也能安心一点。”

    穆侯楚脸色还是不好看。

    心禾便主动钻到了他怀里,委屈巴巴的道:“可怜我刚怀上自己相公的孩子,相公就对我冷眼相待,不待见我算了,我带着你孩子直接离家出走好了。”

    穆侯楚没好气的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给我老实喝药!”

    心禾咯咯笑了,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很好哄的。

    等着心禾乖乖的把一碗药给喝完了,穆侯楚才沉声道:“我把李南送到徐老那,总算勉强保住了一条命,但是至今还未醒,徐老说这看他自己的造化吧,若是一直醒不过来,那也没有办法。”

    心禾闻言面色便是微微一变。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你放心,我会让他醒过来的,你欠他这条命,我会帮你还。”

    心禾抿了抿唇,才缓缓的道:“穆侯楚,谢谢你帮他。”

    夫妻这么多年,心禾还是头一次对穆侯楚说谢谢,因为她头一次发现,穆侯楚为了她真的放低了太多的底线,也做了太多事情,她理所应当的享受着这一切的时候,却早应该知道,这背后不过都是他对她一次又一次的纵容。

    穆侯楚捏着她的下巴在她唇上狠狠的落下一个深吻,才道:“这是你欠我的,想想以后怎么还。”

    ——

    转眼便是三个月过去,心禾都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了,也开始悄悄显怀,原本以为是第二次了,总也能比第一次好过,可谁知这三个月以来几乎整日里都是恶心反胃,心禾怀上孩子以来半点没胖反而还瘦了一大圈,让穆侯楚好生心疼。

    心禾面色微白的扶着腰坐下,刚刚才吃了点东西,这会儿全吐了。

    小玉都急的要命:“这什么都吃不下,可如何是好?当初怀小郡主的时候也没见这么王妃这么恶心反胃的,整日里吃吃睡睡倒是安逸的很,也就生下来的那一天遭了罪,这次怎么就······”

    心禾摆了摆手,端起一杯热茶来喝了润润嗓子。

    穆侯楚一进门便看到她这般,一双剑眉都紧紧蹙了起来:“怎么回事?”

    小玉连忙道:“王妃又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