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55章 这鸭子不错

第755章 这鸭子不错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笑了笑:“倒是稀奇,看来过些日子我也能得自己的闺女给做的衣裳了。”

    心禾想想阿乖那手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这想做衣裳估计是难了,她现在这手艺撑死了绣两个野鸭子。”

    就在昨儿,阿乖兴冲冲的拿着一块绣帕来给她瞧,邀功似的显摆自己的绣工,心禾也不忍心打击她,便笑着夸道:“这鸭子不错。”

    谁知这小妮子一张小脸一下子就皱起来了,瞪着水汪汪的眼睛道:“这是鸳鸯!”

    心禾想想都觉得好笑,这丫头如今都八岁了,却还是小孩子的性子,总觉得像是半点没长大。

    “今日回来的这么早,是没什么大事儿可忙了?”心禾给穆侯楚沏了杯茶,随意的问道。

    穆侯楚面色多了几分凝重:“算是吧。”

    心禾眨了眨眼,一听他这话便知道怕是另有意思:“什么意思?莫不是朝廷那边又有了什么动静吧?”

    自从两年前禹州和朝廷正是分裂,禹州在穆侯楚的整治下算是越发的繁荣,几乎没什么乱子,一切如故。

    可朝廷那边却是不时的有些小动作,不大不小的,穆侯楚倒是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这总蹦跶来蹦跶去的,总惹人心烦不是?

    如今的大乾,早已经不复往昔,衰颓之势几乎不可逆转,其实心禾心里知道,皇帝迟早要输的,输的一干二净。

    穆侯楚道:“就在前几日,几个藩王联合谋反,大乾又动荡了一番,皇帝正头疼的时候,哪里有什么功夫来找我麻烦?”

    心禾倒是不意外,有了穆侯楚这个先例在前,那些藩王们必然是蠢蠢欲动,尤其是大乾地广物博,藩王手上的番地其实也都非常的广阔的,不说别人,就单单禹州来说,便是囊括了二三十个城池,穆侯楚当年又还攻下了从边关连城至禹州这一带的二十个城池,地方还真的不小。

    心禾沉吟着道:“那便是又要开战了。”

    “这自然是免不了的。”

    心禾幽幽的叹气:“一旦开战,最终受苦受难的还是寻常百姓。”

    穆侯楚抿了抿唇,却是无话,有些事情,便是他也无法改变的,上位者的争权夺利,下面的人的牺牲便是成倍的。

    “眼下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些藩王作乱。”穆侯楚沉声道。

    “什么?”

    “大乾内患不断,你怎知就没有外敌开始盯上了这一块肥肉?一旦外敌乘虚而入,到时候便是便宜了别人了。”

    心禾听着头疼,她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去想这些复杂的朝局纷争,便直接问道:“那你打算如何?”

    “这次藩王之乱,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虽说是他们和皇帝之间的纷争,可闹大了让外人钻了空子只怕麻烦。”

    心禾掀唇笑了笑:“从前旁人总说你想向来冷傲无情,连骨子里的血都是冷的,如今瞧来,我却觉得我夫君是这世上最善心的人,不论什么时候也还是舍不得黎民苍生受苦受难。”

    “我只是舍不得大乾的黎民百姓受苦受难。”穆侯楚牵了牵唇,毕竟这曾经,也都是他穆家的江山百姓,他不守护,又能靠谁来?

    “还有一事。”穆侯楚顿了顿,才看着心禾道,眸光定定的,似乎是要紧事。

    “嗯?”心禾在给宁哥儿和淳哥儿剥葡萄,这两小子各自零零散散的几颗牙齿吃的十分费劲,却还是乐颠颠的等着投喂。

    穆侯楚道:“我近来似乎打探到了些关于李南的消息。”

    心禾刚剥好的葡萄,还未来得及喂出去,便顿了顿,转头看向穆侯楚道:“你打听到了?”

    李南自从离开后,这两年来季心禾也没有见过他,不过每到年关的时候会准时回来一封家书报平安,心禾甚至都查不到他到底在哪儿。

    “似乎是在西燕有露出过踪迹,不过我也没有去细查,他若是想要我们知道,自然会主动告知,若是不想让我们知道,就算查到了也没什么用处。”穆侯楚道。

    心禾轻轻点头。

    穆侯楚似乎还是看出了她眼里的些许担忧,才有些没好气的道:“放心吧,这小子的本事过不了什么差日子,在外面估摸着逍遥着。”

    穆侯楚看人待物一向很准,他虽说对李南很是不待见,但是好歹也算是勉强看着长大的,这小子的智谋和才干,想要在哪里安身立命都是再简单不过,兴许做一番大事也不意外。

    心禾听着穆侯楚这话倒是觉得安心了不少,自己亲自调教出来的,小柴火的本事她清楚,他其实早就长大了,如今出去了,便当他是闯荡吧,等哪日他真的放下了,自然就会回来看一眼了。

    “娘亲,娘亲!呜呜呜呀呀呀呀咦咦咦~”宁哥儿皱巴巴着一张小脸都要哭了,使劲儿的够心禾指尖的那颗葡萄,可惜心禾跟穆侯楚说事儿说的正入神都没注意到,宁哥儿心里着急了,便开始咿咿呀呀的控诉。

    心禾愣了一愣,这才回神,正要把那葡萄喂给宁哥儿,穆侯楚便直接抓过她的手径直喂进了自己的嘴里,宁哥儿一张小脸几乎要拧出水来,委屈巴巴的看着心禾,眼眶里泪珠子都打转儿了,穆侯楚却十分不为所动的品着嘴里香甜的葡萄,点点头:“还不错。”

    心禾目瞪口呆,这可是你亲儿子!

    心禾没好气的瞪了穆侯楚一眼:“你给我起开!”

    说罢,便又连忙给宁哥儿剥了颗新的喂过去,这小子到了眼眶打转的泪珠子一下子就咽下去了,继续砸吧着嘴巴费劲的用那仅有的几颗牙齿磨着吃,脸上还傻乎乎的笑的一脸满足,仿佛方才什么委屈都没有了似的。

    穆侯楚看着自家这傻儿子有些嫌弃的道:“这小子有什么可开心的?”

    心禾白眼儿都要翻到天上去,这么天真可爱的儿子你个当老子有什么可嫌弃的?整日里跟你一样板个冰块脸人见人怕就好啦?!

    穆侯楚牵唇笑了笑,道:“想来我现在也算是子女绕膝,坐享齐人之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