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2710章 该是手中宝,而非地上草

第2710章 该是手中宝,而非地上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节!

    雷神是个黑心商人,见轻歌未死,便要敲诈阎碧瞳五千万元石。

    怎料,轻歌是个更黑心的。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虽为贬义,却是个话糙理不糙。

    轻歌拿了雷神权杖内三千年的雷电天术淬体,非但如此,还狠狠敲诈了雷神一笔。

    那侧,青莲王与东方破一同行来,亲眼目睹,便是雷神后知后觉想要简单粗暴销毁掉证据都不行了。轻歌双手环胸,蓝衫而立,娇俏的脸颊浮现了点点冰丝般的笑意:“雷神到底是神月都五殿王,该不会做那耍无赖之事吧?而今有青莲王在,还有仁族妖王之徒东方医师亲

    眼所见,雷神难不成真的想要闹到神月王那里?”

    精灵一族,权贵皆在神月都。

    而神月都,有傀儡精灵王,还有外殿王、内殿王、上殿王,这三王又被成指为精灵十殿王。

    至于神月王,地位更是在十殿王之上,据说是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与云水水还有一段不可言说的风流情史,都是道听途说,至于是否真实,便无从考证了。

    雷神的脸愈发之黑,轻歌并非玩笑,而是铁了心要黑雷神一笔钱。

    毕竟,雷神携杀意而来,轻歌能够活下来,并且将杀意转化为淬体神器,此乃她的本事,付账岂非滑稽之谈?

    “赤炎大人,这人族丫头好是无赖。”雷神怒道。阎碧瞳轻咳一声,皱起眉头:“雷神,你难道要与一个小孩计较?如今青莲王与药王之徒也在,你难道要让青莲一族以及药神殿的人,都认为我神月都俱是一些无赖之流?

    ”

    阎碧瞳一番话下来,字字句句犀利如剑,转瞬间就给雷神戴了一顶摘不掉的高帽子。

    今日,这九百六十万元石,雷神非交代在赤炎府不可了。

    纵然雷神心有不甘,看了看好整以暇的轻歌和才步至大院的青莲王、东方破,只得硬生生把这口气给吞咽了下去。

    雷神大手一挥,洋洋洒洒给了整整九百万元石。

    轻歌清点一番,蹙眉:“雷神大人,是九百六十万元石,青莲王和东方医师还看着呢,雷神大人莫不是要赖账不成?”

    雷神险些喷出一口老血,这厮已经讹诈他九百万元石,连个零头都不放过?

    雷神恶狠狠,凶神恶煞瞪视轻歌,似想用气势把轻歌逼退。

    怎知轻歌眨眨美眸,无辜天真地望着雷神,全然不似个黑心商人样。

    雷神便像是毕生之力的一拳打在软而无力的棉花上,吃了这个哑巴亏。

    雷神肉疼的,又拿出了六十万的元石。

    须知,十位殿王之中,唯有五殿王雷神大人,是个视钱如命的。

    据说,这位雷神大人,几千年都没有娶媳妇儿的打算,便是觉得聘礼太贵了。

    总而言之,一个字,抠!

    如今要他一次性拿出九百六十万的元石,还真是相当于要他的命了。

    雷神望着被取走的 元石,泪眼汪汪,心有不舍,似是看着奔赴战场一去无回的孩子。

    轻歌双手拱起,盈盈一笑,无视掉雷神的臭脸,笑道:“雷神大人实在是阔气,晚辈佩服。”

    雷神恨恨瞪了眼轻歌:“小小年纪,心这般黑,小心阴沟翻船。”

    “有劳雷神关心,晚辈定会谨慎,凡事皆三思而后行,谨记雷神大人的教诲。”轻歌乖乖点头,如个天真无邪的小白兔般,唯有雷神知道,这是只黑心吃人的兔子。

    雷神挥挥衣袖,愤怒离开,轻歌笑道:“雷神大人,不如留下来吃个晚饭呢?”

    雷神是不屑吃这顿晚饭的,只是突然想到,损失了九百万的元石,一定要狠狠吃回来。

    雷神往外走的脚步顿住,随即转身回来:“赤炎大人,本殿非山珍海味不吃。”

    “雷神大人是为贵客,自是满汉全席,美味佳肴。”阎碧瞳道。

    雷神鼻孔出气,长长的哼了一声:“如此,最好不过了。”

    傍晚。

    赤炎府热闹的很。

    因小包子是魔君的身份,故而是隐秘出现在神月都的。

    雷神留在赤炎府吃晚饭,小包子只得隐藏起来。

    轻歌也不曾想到,自己意思意思一说,雷神竟真的留下来吃晚饭了。

    看雷神那架势,颇有种要把九百万全给吃回去的样子。

    吃至一半时,一个系着金色披风的男子出现。

    男子眉目如画,俊美妖孽,好一副天人之相。

    不过话说回来,走在神月都,放眼车水马龙的长街,还真没有一个相貌平平者,俱都容貌出众,才情过人。

    此男子的眉间,有一轮熠熠生辉的金月烙印。

    这个烙印……神月大宫的人。

    神月大宫,是神月王所在的地方,便是十位殿王,想进神月大宫,都需要通报才行。

    雷神吃的正是欢快,看见神月大宫的侍者,蓦地怔住。

    使者降临,必有要事,会是什么事呢?

    阎碧瞳带着一屋子的人,在金月使者面前,躬身弯腰,恭恭敬敬。

    金月使者面色冷漠,毫无表情,目光凛冽巡视了一遍屋内,在轻歌身上稍稍停留了一瞬。

    “神月都五面城门关闭,传送阵法关闭,除却通往长生的莲花通道外,其余通道,全部关闭!”金月使者道。

    阎碧瞳愣住,如此一来,岂不是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神女解碧澜看了看轻歌,眉头紧蹙,眼底涌起担心之色。

    若是如此,轻歌要离开神月都,该怎么办?

    “使者大人,这好端端的,神月王为何关闭所有通道和五面城门?”阎碧瞳亦察觉到了不对劲,问道。“五日后,七殿王嫡系长子与云神之女上亭公主成亲,婚宴将在神月大宫举行。”金月使者望向轻歌:“神月王吩咐了,姑娘乃是赤炎大人的救命恩人,自有资格参与婚宴,

    还请姑娘到时一定要入席。”

    来者不善。

    轻歌脑海里浮现这四个字,同时亦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神月大宫的通知带到,在下告辞,诸位……继续。”金月使者道。

    金光闪烁,使者消失不见。

    屋内的人,面面相觑。

    唯有雷神,还在狼吞虎咽的吃。

    “歌儿,随我来。”阎碧瞳道。

    轻歌抿着唇,旋即点点头,与阎碧瞳离开。

    昏暗无光的屋子里,只有母女二人。

    阎碧瞳站在窗台前,霁月的光,洒下淡淡的清辉。如那春露,似这秋霜。

    “七殿王,是你外公。”许久过去,阎碧瞳终于开了口。

    轻歌恍惚,微微怔住:“外公……是他……”

    她知道神月都十位殿王之中,有一个是自己的外公。

    原来,母亲早就知道是谁了。

    “亦是我的父亲。”阎碧瞳苦笑道:“只是,他似乎一点都不在乎你的外婆,而王妃绝非善茬,后台强悍……这样的父亲,有不如无。”

    轻歌望着阎碧瞳的背影,只觉得萧瑟孤独,有几分落寞微苦。

    轻歌缓步走至阎碧瞳身后,伸出双手,紧紧贴着阎碧瞳,拥着阎碧瞳。

    轻歌侧脸靠在阎碧瞳的脊背上,闭着眼,闻着母亲的清香。“是娘亲不好。”阎碧瞳袖下的双手,攥紧了,又逐渐舒展开:“因为你和九辞兄妹二人,还有晔儿的到来,让娘亲感到无比的温馨,为娘太高兴了,以至于高兴到忽略了潜

    在的危机。”“云神之女上亭公主身中毒瘴之气,性命危险,唯有我的护心阵法,能保她一命。”轻歌挑眉:“若要护心阵法给她便是,只怕……还会要我的命。青帝潜力无穷,日后必是

    撼动长生界的一员,云水水自不想肥水流入外人田。”

    “歌儿,不要怕,娘亲会保护你。”阎碧瞳转过身来,轻抚轻歌的面庞。

    轻歌扬起脸,望着母亲,咧开嘴嬉笑:“有娘亲在,歌儿不怕。”

    此刻的她,全然没了杀伐残忍,无情冷血时的凛冽气势。

    便是女儿家的俏皮姿态。

    轻歌如八爪鱼般挂在阎碧瞳身上,深深嗅着那阵阵清香。

    在那一世,亲人的抛弃,是她心上的一根刺。

    素日里不痛不痒,是因忍耐遗忘,可每每想起,便是针扎一般的疼。

    那疼,从心脉延伸到指尖。

    如今遇到夜惊风、阎碧瞳,是她此生之福,三世之幸!

    “娘亲。”轻歌喃喃嘟哝。

    “嗯?娘亲在呢?”

    “娘亲……以后,不要丢下我。”

    一定不要。

    她不怕苦痛,甚至不怕心脏被人挖了,骨头被人断了。

    上天千锤百炼的考验,九死一生的危险,她俱都不怕。

    唯独怕……

    被丢下。

    享受过温馨过后,孤独的滋味,便是魔鬼的嘴。

    听到女子那轻声细语的嗫喏声,阎碧瞳心脏柔软的一处,好似被雷霆狠狠撞击着。

    阎碧瞳紧紧抱住自家女儿,眼中是一片坚定如铁。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自当横刀立马,顶天踏地,护佑她这一生儿女。

    阎碧瞳侧目,双眸穿过窗棂,望向那一轮白月。

    ——娘亲啊,再也不会让你吃苦了。——有娘亲的孩子,该是手中宝,而非地上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