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3152章 你看,是个儿子呢

第3152章 你看,是个儿子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节!

    三族婆婆忽然跪了下来,眼中含泪,苦涩地说:“王上,他还是个孩子……怎能受如此苦难?你看他的手,血都变黑了……”

    热泪落下,三族婆婆近乎哀求,颤抖着苍老的身躯泪流不止,希望东陵鳕能收回那一句残酷的话。

    他已经丢失了一次小魔君,怎可丢失第二次呢?

    三族婆婆紧抱着小魔君,若非死,不撒手!

    小包子的双耳被魇北寒烟禁制堵住,他听不见这一片吵杂,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害他。

    他只知父母来了,可以享受片刻的安宁,睡得格外香甜,小嘴微微张开,随着呼吸轻微地动。

    柔柔软软的小身躯,三族婆婆抱在怀里,怎舍得给旁人?

    东陵鳕不言,只静静地看着三族婆婆。

    “三族婆婆,你想违抗王上的命令不成?”长白仙母冷视三族婆婆,轻笑一声。

    “王上,若有什么困难,请让我这个老婆子代他而去吧,他的生命尚未开始绽放,老婆子却不怕死。”三族婆婆说。

    轻歌凝望许久,忽然沙哑地出声:“婆婆,把晔儿给他。”

    三族婆婆愣住了,疑惑不解地望向轻歌,俩人对视颇久,三族婆婆无奈之下,双手颤巍巍地动,忍痛把小魔君递给了东陵鳕。

    东陵鳕接过小包子,温柔地抱在怀中。

    匍匐于地的妖后听得此话,陷在阴影里的脸忽然爬上了一丝叫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她便知道,在她的以进为退之下,东陵鳕别无他法,只能把小魔君带过来。

    高高在上的青莲王又如何,还不是如傀儡一般被她牵着鼻子走?

    妖后低垂着脸,不屑冷嗤一声,等待着接下来的画面。

    她要毁掉这座城池,不惜一切。

    她无数次的想,是不是没有鲛魔城,那两个人就不会相遇,而她和妖王会有个三口之家,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那是她遥不可及的梦,也是梦里出现过无数遍的场景。

    她甚至还记得那一日,生姬九夜的时候,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险些没命回来。

    床榻旁侧,没有丈夫,没有亲人,只有几个稳婆是婢女,他们急得团团转,端着水盆来来去去。

    天快要亮了的时候,她才把姬九夜生下来,此后便是医师们蜂拥而入,前来医治她。

    等她醒来时,欣喜若狂,抱着襁褓里的姬九夜去见喝得酩酊大醉的妖王。

    偌大的妖王宫,那个男人背部靠着柱子,头发凌乱,胡渣满是,一地的酒壶。

    宫殿内浓烈的酒味熏人又刺鼻。

    她理了理发和妆容,急不可耐地走进宫殿里,“你看,是个儿子呢。”

    她把襁褓里的婴儿给妖王看,期盼地望着妖王,想在妖王的脸上看到一丝笑,还有父亲的慈爱。

    “是我们的儿子……”妖后擦去眼泪,轻微地摇晃妖王。

    妖王沉沉地醒来,拽在手里的酒壶落在地上,他看向了姬九夜,抬起手撩开襁褓的一角,看得仔仔细细。

    婴儿睡得香甜,眉眼像极了他。

    “我们的儿子?”妖王有些麻木。

    “对呀,是我们的儿子。”

    “我,只有一个儿子,不知这是何人的野种!”妖王一声怒喝后,大手猛甩后,打在襁褓之上。

    襁褓脱离了妖后的怀里,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姬九夜摔在了地上,吓得嚎啕大哭。

    妖后惊慌失措,这是个刚出生几日的孩子,怎经得起如此暴力的一摔?

    妖后连滚带爬地来到了姬九夜的身边,抱起孩子,恐惧又难以置信地望着妖王:“你怎能如此狠心?虎毒尚不食子,你怎能这般对他?”“贱妇,这个孩子如何来的,你心知肚明,我曾亏欠于你,对你一忍再忍,你哪怕犯下了错事,也说服自己不要怪你,恨你,你亦可怜。可你看看,这些年你做了些什么?

    这个孩子的爹可以是世间的任何一人,却绝对不会是我。”妖王看向她的眼神,无情而残酷。

    对于那个刚出生的孩子,心里更是没有半点儿感情可言。

    因为妖后怀胎十月心情抑郁,故而险些小产,姬九夜出生时就注定了体质不好,却还有治愈的空间。

    但经过这么一摔,姬九夜的幼年,身躯几乎很糟糕。

    后来,妖后为了姬九夜,在妖王宫里铺满了地毯,害怕姬九夜摔跤,也怕冰冷的地面让姬九夜受了冻。

    与此同时,妖后百倍折磨姬月,甚至为了所谓权宜之计,把姬月卖给了魔族的一个战神。

    哪怕是那一刻,姬月也未曾恨她,只想着,努力修炼,护好妖域,母后一定会另眼看他。

    直到妖后冷血地抽掉了姬月的邪灵筋,姬月才知,他兴许是个没有母亲的孩子……

    鲛魔城,血舞楼。

    东陵鳕抱着小魔君回到了原地,所有的人都等待着东陵鳕的话。

    东陵鳕垂眸晲了眼妖后,随即道:“诸君有所不知,本王是这个孩子的爹。”

    一脸麻木的轻歌:“……”

    眸酝风暴的姬月:“……”

    险些从柜上一头栽倒的墨邪:“……”

    三人的表情,微妙的相似,都有些风中凌乱。

    他们,真的没有听错吗?

    再看东陵鳕一本正经的样子,几人瞬间无语。

    千族中人,亦是瞪大眼睛,仿佛见鬼了似得望着东陵鳕。

    趴地的妖后,猛地抬头……

    七族老以拳抵唇干咳了几声来掩饰尴尬。

    一天天的,这叫个什么事儿呢……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东陵鳕微笑道:“准确来说,是干爹。”

    众人:“……”

    墨邪就差没当众给东陵鳕来两个大白眼了,他可算是看清了,多日未见,小东陵越来越调皮了,也不知是跟着谁学坏了,比那小狐狸还腹黑。

    妖后的手微攥着衣袖,心中掀起风浪,面上波澜不兴:“原来小魔君的干爹是青莲王,小魔君果然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妖后是想拍卖本王的孩子吗?”东陵鳕说:“妖魔两战,本王从不插手,毕竟本王若插手,你妖域可就没有活路了。但是,妖后你会不会太得寸进尺了,对待一个年幼无知的孩子,你咄咄相逼,究竟还要如何?!是觉得本王万年未曾掌权,号令不动青莲大军,连灭你一个妖族都做不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