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爹地给钱 > 尔东浩篇 第2617章 内心戏太多?

尔东浩篇 第2617章 内心戏太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爹地给钱最新章节!

    尔东浩端起章晓倒给他的那杯温开水,心急地喝了两口,感觉有点烫,便又放下了杯子。

    章晓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笑了笑,说道:“还是有点烫的。”

    “没事。”

    尔东浩看向章晓,在他的眼里,章晓是最好的女人,不管是哪一方面都非常优秀,配他正好,可惜……“东浩,你能告诉我,你和傅小姐之间怎么了吗?你说你是因为傅小姐才会……刚才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但下不为例。”章晓严肃地说道:“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跟你

    断绝往来。”

    尔东浩紧张地说:“章晓,对不起,我刚才,我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

    青婉要是在场肯定会驳着尔东浩的话,因为尔东浩在后来又差点非礼了章晓,幸得青婉和尔姑姑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这是上辈子发生的事。

    这辈子,因为青婉的重生,有些事情还是在不知不觉间被改动了。“东浩,我跟傅小姐接触是不多,不过我看她是挺好的,你也要相信你姑姑的眼光,哪怕你姑姑帮你挑选的女孩子都温柔,我想你姑姑肯定不会选一个会拖你后腿的女孩子

    给你的。”

    论谁对尔东浩最好,非尔姑姑莫属,姑侄俩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姑侄,而是情同母子。

    尔东浩头痛地说:“章晓,我实在不想提起傅青婉,她就是,怎么说呢,我总觉得她是团谜,明明觉得她很有问题,偏偏我的人怎么查都查不出来。”

    章晓:“……查不出来,就说明是你多心了。”

    章晓并不觉得傅青婉有什么问题,相反的,她觉得傅青婉很适合尔东浩,看似温婉实则还是有着坚韧的,她和傅青婉一见如故呀。

    在心里,章晓已经把傅青婉归纳到朋友的队伍中。“你说,我跟她才认识几天,为什么我默念她的名字时,会心绞痛?就像我欠了她很多似的,第一次见她,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还是在大街上,我路过,不过是

    看到她的侧面,就莫名地停车,还让英杰去跟踪她。”

    尔东浩把青婉带给他的种种疑惑都向章晓倾诉。

    章晓很有耐心地听着。

    能让尔东浩的嘴里说出其他女性的名字,还是时常挂在嘴边,这是好事,不管是对章晓还是对尔东浩来说都是好的。

    章晓也没有点醒尔东浩,由他这样一步一步地沦陷,总有一天,尔东浩会被傅青婉俘虏的,那个时候就皆大欢喜啦,至少她家里那个醋坛子不用总是吃飞醋。“我还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跟她结婚,梦到她帮我生了个儿子,儿子的名字我都记得,叫尔晓锋,不过她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没有救回来,我后来独自带大晓锋,晓

    锋长大之后还娶了个盲女为妻,我连我的儿媳妇名字都记得,叫林宜。”

    章晓:……

    梦,谁都会做。

    但像尔东浩这样子梦到自己一辈子的事,想必没有几个人能梦到吧?

    “她很古怪,我让英杰把她接到总部去,在我的书房外,她不敢进我的书房,好不容易进去了,我跟英杰说句话,她竟然跑得比英杰还快,等我出来,她看着我又哭。”

    章晓听得上了瘾。

    短短几天时间,尔东浩和傅青婉之间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故事呀。“我因为她睡不好,她倒好,睡得香,吃得好,还有帅哥追着跑,那个帅哥也太小气了,就买两只小蛋糕给她吃,我帮她订了十层的蛋糕,让蛋糕店的老板娘天天送过去给

    她吃,狠狠地打了那个追求她的帅哥的脸,哦,那个帅哥姓霍,我查过来了,是傅青婉二哥的同学,看来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章晓笑,尔东浩连情敌是谁都摸清楚了呀。

    不过瞧尔东浩的反应,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把霍许当成情敌呢。

    听了尔东浩唠叨了一遍后,章晓得出一个总结:青婉是古怪,不过魅力大,连尔东浩的梦都包揽了,迅速地让尔东浩记住她。

    尔东浩重新端起了杯子,杯里的水不烫了,他说了那么多,也口干,一口气便把杯里的水喝了个精光。然后,他看向章晓,眼神带点迷茫,又夹着点求证,问章晓:“章晓,你听完了,是不是觉得傅青婉有问题?我都怀疑她给我下了降头,但请了最厉害的大师过来帮我看,

    大师又说她没有给我下降头,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让人把他送回去了,怕是个神棍,骗钱的,算命这东西呀,还真信不得。”

    章晓扑哧地笑起来。

    认识尔东浩这么长时间,这个男人给她的印象,最初是混蛋,她还是第一次觉得尔东浩很可爱。

    居然怀疑傅青婉给他下降头,更是连算命大师都请了过来。

    尔东浩有点恼羞成怒,要不是对面坐着的人是章晓,估计他会一茶杯砸过去。章晓笑得肚子有点痛,她一手捂住肚子,边笑边说:“东浩,你内心戏太多了,我看傅小姐是个很善良的人,不会给你下降头的,下降头这种事,我也就是从电视电影上看

    到过。”

    尔东浩一脸黑线。

    他内心戏太多?

    “不过,听你这样说,我是觉得有点古怪。”

    尔东浩哼了一声,“你也觉得古怪是吧,还笑我内心戏太多。”

    章晓笑,“我觉得你们俩前世就是一对夫妻,不过你欠了她很多,故而这辈子,你见了她,就会有那样的反应,念着她的名字就会心绞痛。”

    尔东浩:……

    章晓说的竟然和那位大师说的差不多。

    前世就是夫妻?

    尔东浩冷哼着:“章晓,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人就一辈子,哪来的前世后世?”

    “你连算命大师都请来了,还敢说自己不相信。”

    尔东浩顿时语塞。

    他都是被傅青婉的出现搞乱了心绪,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铃铃铃……”

    尔东浩的手机响了,他从身上摸出好几台手机。

    章晓打趣他:“带那么多手机也不嫌累。”

    “号码多,没办法。”

    他一共有好几个手机号码的。

    电话是陌生号码,尔东浩是不管熟不熟识的,心情好,想接便接。“帅哥,我是黄金屋旁边的蛋糕店老板娘,你在我这里订了一个月的蛋糕,是送给青婉吃的,可是青婉这几天都没有来开店,我这蛋糕送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