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世兵王 > 1199章 她们

1199章 她们

作者:我本疯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一世兵王最新章节!

    夕阳西下,黄昏将至。

    东海,百雄大厦顶楼,董事长办公室里。

    张欣然如同雕塑一般站在窗前,看着南方,怔怔出神。

    她已经这样站了两个小时了。

    夕阳透过玻璃窗户,射进办公室,映照在她的脸上,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脸上充斥着担忧。

    片刻后,当夕阳彻底落下山头之后,黑暗取代光明开始笼罩大地,办公室里陷入了黑暗。

    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灯。

    是陈静。

    她看了一眼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张欣然,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迈步走到张欣然身边:“欣然,我们去吃饭吧。

    “我不饿。”

    张欣然木然地摇了摇头,她自从秦风离开之后,她每天几乎只吃一顿饭,整个人都瘦了好几斤。

    “欣然,你这样下去可不行。”陈静一脸担忧地说道。

    “小静,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张欣然答非所问,语气低落而难过,“我经常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当秦风的拖油瓶,而是要拼了命的去努力,争取有朝一日能够帮上他。可是,一直以来,都是他在

    帮我。而他遇到了困难,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赶出华夏,然后看着他即将被境外的敌人围攻……”

    “欣然,风哥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也不是我们能够参与的。”陈静开口打断了张欣然的话,她盯着眼前双眼通红、几乎要哭出来的张欣然,轻声道:“我们能够做的只是相信他,相信他可以战胜一切敌人、解决一切麻烦,同时祈祷上

    天保佑他。”

    “信任与祈祷么?”

    张欣然无力地闭上双眼,任由泪水滑落。

    看到这一幕,陈静上前,搂住了张欣然的肩头,鼻子发酸,眼眶弥漫着水雾:“欣然,你担心风哥,我也担心,你爱他,我也爱。”

    “唰!”

    愕然听到陈静的话,张欣然惊得猛然睁开眼,然后看到的是一张泪水模糊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陈静吐露心声,也是第一次看到陈静流泪。

    张欣然深感无力,觉得自己没用,陈静何尝不是?

    ……

    燕京。

    王梦楠的住处。

    她下班后,如同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回到了家里,然后换上睡衣,如同一只猫咪一般,蜷缩在沙发上。

    今天的她,没有玩手机,而是瞪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手机,看着微信对话框。

    自从秦风离开华夏之后,她每天都会给秦风发一条信息,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对此,刑~警出身的她很清楚,秦风为了防止被追踪,以前的手机号停用了,微信也不可能用了。

    然而——

    知道归知道,她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几乎无时无刻都在盯着手机,等待着那个早已占据她内心的男人回信息。

    似乎,那个男人的信息是她生活的期盼。

    失去他,她觉得失去了整个世界;

    失去他的消息,她觉得生活失去了希望。

    一直以来,她无名无分地跟着秦风,不哭、不闹、不争、不抢,乖巧得不像虎将王家的后人,但她不能失去希望!

    “秦风,我爷爷说,除非你能够登上全球武道之巅,否则今生难以回华夏了。”

    看着,看着,王梦楠看红了眼,喃喃自语道:“他还说,你要做到那一点,比登天还难,但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所以,我等你,哪怕等一辈子!”

    话音落下,王梦楠闭上了双眼,但眼眶早已泪水模糊。

    ……

    李家大院。

    从美国赶回来的李雪雁,接到了李家家主李渊广的召见。

    书房里,李雪雁的表情平静如水,眉目之间看不出丝毫担忧。

    这让李渊广微微有些诧异,忍不住问道:“雪雁,你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

    “爷爷,我为什么要担心呢?”李雪雁反问。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暂时放下境外的生意,回到华夏吗?”

    李渊广沉吟了一下,没有回答李雪雁,而是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你担心我会被秦风连累。准确地说,你担心秦风的敌人会铤而走险,对我出手。”李雪雁平静地说道。

    “嗯。”李渊广点头承认了这一点,然后问道:“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他的安危?据我所知,至少有四个恐怖的地下势力要杀他,而且没一个地下势力都有不弱于他的强者。而如今

    ,他失去华夏和华武组织的庇护不说,还主动现身,甚至与敌人正面交锋,这与送死没什么区别!”

    “爷爷,您错了。”李雪雁语出惊人道。

    “哦?”

    李渊广意外而疑惑地看着李雪雁,问道:“那你说说我哪里错了?”

    “他不是送死,而是想证明一点。”李雪雁纠正道。

    “证明什么?”李渊广愈加好奇。

    “曾经,他没有跪着求生;而今,他也不会站着死。”李雪雁眼中精光闪烁,一脸睿智。

    “呃……”

    李渊广一脸惊诧,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但看到李雪雁那平静的表情,又仔细联想了一番,道:“按你这么说,他是想向秦家证明自己?”

    “是,也不是。”

    李雪雁轻轻点头,一字一句道:“曾经,哪怕他再难再苦再危险,也从未去求过秦家人,甚至被秦家除名,但依然做到了整个秦家没有做到的事情!

    而今,他被迫离开自己深爱的祖国,面对各路强敌,他不会退缩。因为,他是华夏军人,他是华夏龙王!

    未来,他会用一个一个奇迹,缔造一整部传奇,做到这个国家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

    李渊广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半个字。

    “爷爷,您不是问我为什么不担心吗?”

    李雪雁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因为,他曾经站在这间屋子里,答应了您两个条件,其中一个是活过三年!”

    “我在华夏等他三年后回来娶我,也请您做好当我们婚礼主持人的准备!”

    李雪雁双拳紧握,铿锵有力地说道。

    “你……你就这么信任他?”

    李渊广惊诧不已,眼前这个让他引以为豪的孙女,一向冷静沉着,今日为何这般感情用事?

    “我男人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信。”

    李雪雁郑重点头,那张素颜的漂亮脸蛋上充斥着信任与期待。

    信任与祈祷,信任与希望,信任与期待。

    她们各不相同,又惊人一致。

    她们在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