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末世之乖乖被圈养 > 第4章喂奶记

第4章喂奶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末世之乖乖被圈养最新章节!

    赵少君端着热腾腾的瘦肉粥来到自己的卧室门前,表情有些兴奋,又有一些懊悔地打开了门,迈进房间去。

    随手将门紧紧的关上,赵少君心中下定决定不让这人离开赵家半步。

    走到床面前,见到那个人还躺着这里,他突然间就松了口气,就怕她逃走。

    只是,那个人怎么如此的安静?

    走进一看,陈小雨眼睛虽然睁着,可里面却是毫无焦距,目光呆滞一片。

    “啪!”的一声,赵少君吓得手一滑,手里的瘦肉粥就滑到了地上。

    然而赵少君没有在意,而是连鞋也顾不得脱,就爬到了床上,一脸紧张地拉起陈小雨。

    “阿雨?”赵少君在陈小雨耳旁唤着,希望得到陈小雨的回应。他在心里猜测,难道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令她接受不了才变成这样的?是他害的她成了这般模样?

    只不过,在赵少君唤了一声“阿雨”之后,陈小雨突然间有了点反应。她的眼睛也不再如刚才一般无神,眨了眨眼睛,她有些热切地地望着赵少君,呜呜地哭道:“我饿……我饿……”

    赵少君见着模样,却是更加的担心了。在他看来,陈小雨清醒过来应该不会是这样的反应啊。照着她的性子,她该是对着他又哭又骂,现在怎么成了这样?是真的太饿了还是别的?

    不过赵少君还是现决定先满足陈小雨肚子的问题。

    正要再去给陈小雨弄点早餐的赵少君,刚一想走,却被陈小雨拉住了。

    “呜呜……要吃……要吃……”陈小雨抓住赵少君,将头埋在赵少君的胸膛面前,努力想要蹭开赵少君胸前的纽扣。

    赵少君此时穿的不是西装,此时还是夏天,赵少君早上起来的时候,也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衫。不过好歹是赵少君穿的衬衫,质量自然不用说的,不是陈小雨想蹭就能够把纽扣蹭掉的。

    而正在被蹭着纽扣的赵少君,此时则是呆在了那里。他此时在想,陈小雨现在是怎么了?是不是需要找私人医生来,不然是不是会出问题?

    然而在赵少君还没来得及打电话找医生的时候,陈小雨就掀开了他的衬衫下摆,然后直接钻了进去。这样似乎因为陈小雨蹭不掉胸前的纽扣,才把目光投向了衬衫的下摆。再接着,陈小雨靠在了赵少君的胸口上,张嘴含住了他左胸上的一个东西,还津津有味地吮.吸了起来……

    “阿雨?陈小雨?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赵少君见着这样,心中突然觉得莫名的恐慌。她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了,就跟一个要吃奶的孩子一样。这样的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吗?

    可是他不后悔,昨晚的事情是他做的,只要能够破坏掉陈小雨和王海良的订婚礼,他是不在乎用什么手段。反正他在她的面前,早就没有了所谓的好形象,他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卑鄙无耻入了骨子的人,他不择手段,手段还很卑鄙。可这又如何,他就是要她。

    只是,如今怎么成了这般景象?

    没一会儿,陈小雨便又从赵少君衬衫里钻了出来。然后一脸可怜相地看着赵少君,两个眼睛泪汪汪的透着渴求。

    “呜呜我饿……我要吃……我要吃奶……呜呜……”陈小雨眼巴巴地望着赵少君的胸。

    “要吃奶?”赵少君问,心中突然觉得陈小雨现在这模样真的好乖。

    “要吃奶呜呜……我要吃呜呜……”陈小雨泪眼汪汪地看着赵少君的胸。

    赵少君见状,忽然他发现他除了心中的一丝慌张,还有一丝隐隐地欣喜。

    他露出了一个诡异危险的笑容。他发挥了他商人的奸诈,解开了自己的纽扣,将自己的胸袒露在陈小雨面前。

    赵少君噙着笑容对陈小雨说道:“乖,过来,再吸……”

    陈小雨乖乖地过去了,又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只是这次不是隔着一层衬衫,而是毫无阻碍地靠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之上。

    陈小雨一边抓着赵少君的一个浅红色小果果,一边用嘴含住另外一个贪婪地吮.吸着。

    赵少君看着这般乖巧模样的陈小雨,下身突然便热了起来。他伸出手摸了摸陈小雨的头,抚摸着她的发丝,然后他露出了一个更加诡异危险的笑容。

    “先停一下,我马上给你更好吃的。”赵少君诱惑道。

    陈小雨乖巧地停下了,然后一脸期待和渴望地看着赵少君。

    赵少君见着陈小雨这乖巧地模样,越看越欣喜,找私人医生什么的老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将自己的鞋子三两下蹬掉,赵少君站了起来,然后解开了自己裤子上的皮带,将外裤和内裤半脱下,露出自己巨大的阳.物。

    毫不介意地将自己完全展露在陈小雨面前,赵少君想着昨晚虽然尝过了陈小雨身子美妙的滋味,可他却一直不敢让陈小雨给他用嘴做,因为他怕陈小雨会咬伤他,也怕他会一怒之下打伤陈小雨。

    只是,赵少君觉得现在自己应该不用担心了。

    心里这般想着,赵少君便指了指自己渐渐挺立的下身,对陈小雨笑道:“这里更加美味,而且有奶,你来吃吧……”

    陈小雨似乎是以为有奶吃了,立刻便上前去,张开自己小嘴,含住了赵少君的阳.物,努力地吮.吸起来。

    赵少君双手抱住陈小雨的头,轻轻地在陈小雨的嘴中抽.插了起来。即使这次是他算计的陈小雨,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听话乖巧又热情的陈小雨,他真的太贪恋这一刻了,真希望这样幸福的一刻能永远不要过去。她从来就没有这般顺从过他,真希望她永远如此……

    ………………

    完事儿后,赵少君是一脸地快意满足。

    而陈小雨也吃到了白色的“奶”……

    只是……味道……

    “呜呜……不好吃……不好吃……呜呜……呜呜……”

    陈小雨一边呕吐着,一边埋怨着。她吸了好久才吸到了白色的奶,可是,为什么这么难吃呢?为什么这么难吃呢?

    “呜呜……你的奶太难吃了……我要去找别人的……呜呜……”陈小雨一脸嫌弃地望着赵少君。

    陈小雨这话让赵少君原本的快意顿时消失,脸色也变得极为阴沉。他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有时间去找别人的奶吃。

    “你在这里待一下,我给你去找好吃的奶!”赵少君说道,也不给陈小雨拒绝的机会,他便迅速穿上自己的衣裤,然后将门从外面紧紧地锁上了。

    赵少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思索了一会儿。便拿起自己今天一早起来,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拨通一个号码,赵少君对着那边的人说道:“赵妈,你帮我买几袋奶粉,再买个奶瓶,然后快些带着来我家。我这边有点急事儿。”

    那边的赵妈回了话:“好,小君,我马上就来。”

    赵少君还听见赵妈小声地在叨念什么:小君是不是有孩子了之类的。

    苦笑着没有回答,赵少君将通话结束了。

    赵妈是赵家的一个老佣人,而且还算得上是赵少君的半个奶妈。

    赵妈的儿子刚出生不久便夭折了,赵妈就把赵少君当亲生儿子一样的疼爱。而赵少君,他的母亲坚持喂他吃母乳,结果因为一次交通事故,在赵少君还没有断奶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出车祸去世了。后来的赵少君,还是吃赵妈的奶长大的。

    赵少君知道,自己对陈小雨做的事情,触犯了法律,或许天理不容,或许是个人都会指责他几分,甚至是要揍他。可赵妈不会,最多只是说说他罢了,赵妈把他当亲生儿子宠,而且赵妈又当过奶妈,他也放心让她来帮他照顾现在的陈小雨。

    拿着手机,赵少君犹豫不决,是不是该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打电话。

    如果打了,那边来了,陈小雨好了,也再不会如此的乖巧听话了。

    可是,如果陈小雨一直是这样乖巧听话的状况,他又害怕担心。

    如果换做是别人,是别的男人,她再那么亲近,那不肯定被人占了便宜去,更甚至是在痴痴傻傻中被别的男人占去了身体?

    犹豫了许久,赵少君还是下定决心让私人医生来给陈小雨看看。他想他或许可以承受陈小雨清醒后的打骂,但是他绝对承受不了,因为他的失误,因为他的自私,而导致将来有一天,陈小雨在毫无任何安全意识的情况下,被别的男人碰了。那样,他会无比后悔和自责,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而陈小雨若有一日清醒了,肯定也不会原谅他,再也不给他一个接近她的机会。

    下定决心后的赵少君,拨通了自己那个医术颇好的私人医生谢云欢的手机号。

    赵少君:“谢医生,我是赵少君。你能来一趟我家吗?”

    谢云欢:“赵少君?你生病了?”

    赵少君:“不是我,是小雨。”

    那边谢云欢一听到陈小雨地名字,便露出一阵的厌恶讽刺声音。

    “陈小雨?医生那么多,她生病了你为什么要找我?是不是她叫你找我的?真是娇气……”

    这边赵少君皱了皱眉,突然又不想找谢云欢了,他便说道:“这次是我害了她,你要是不想来的话,可以不来,不用勉强。”

    那边听这话一乐,便笑道:“那可真是谢谢了,我可不想见陈小雨,当初看她挺个性的一个女孩子,特别的招人喜欢。可她现在长大了,却远远没有小时候可爱了。赵少君,不是兄弟我不想帮你,可是陈小雨那性子,明显的一个不会感激的白眼狼,你对她再好,她也不会感激你半分的。兄弟我劝你,趁着年轻,还是另外找个合适的吧。”

    这边赵少君再度皱了皱眉,有股莫名的恼火。虽然他知道谢云欢是为了他好,可是陈小雨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谢云欢的啊,谢云欢小时候也挺喜欢陈小雨的,怎么现在那么讨厌陈小雨了?

    虽然想不通是为什么,但赵少君就此歇了找谢云欢的心思,然后准备结束通话。

    结束通话前,赵少君对那边的谢云欢回了一句:“谢医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令你对小雨反感,但是很抱歉,你的好意我只能说声谢谢,但无法接受。”

    说完便结束了通话。

    那边的谢云欢见赵少君结束了通话,一阵的气恼。

    “赵少君,我为你好,当你是兄弟才这么好心的劝你,你怎么就不听呢……唉……”谢云欢叹息了一声。

    叹息完了,谢云欢想想,拿起手机了打了个电话给一个女子,刚接通天便哀怨道:“秋敏,你说赵少君怎么这么不听劝呢,让他换个喜欢的人就那么难嘛!”

    此时在赵氏集团的刘秋敏接了电话,听见电话里带了个赵少君三个字,又想起了自己安插在赵家的人昨晚跟自己说的赵少君卧室里发生的事情,不禁轻声问道:“云欢,怎么了?是有什么苦恼的事情了吗?”

    谢云欢听了刘秋敏这一问,便倾诉道:“今天赵少君打电话来,让我去他家看看。我问他是不是生病了,结果他跟我说是陈小雨生病了。你说我委屈不委屈啊,我虽说是赵少君的私人医生吧,可我也算得上是他的半个兄弟吧。可是他把我当什么了,他要我去给陈小雨看病,你说我委不委屈啊。这陈小雨也真是的,你不是说她拿了赵家的股份就搬出了赵家吗,可是她怎么又住进去了?听说她不是和一个叫王海良的什么人在谈恋爱吗,怎么又去招惹赵少君?难道是她和那个王海良分手了?”

    刘秋敏回道:“没有啊,陈小雨和王海良没有分手啊,他们都订婚了。”

    说着,刘秋敏有一种很是奇怪的语气轻声说道:“咦?陈小雨在赵家?今天就是陈小雨和王海良的订婚礼啊,她怎么去了赵家……”

    谢云欢一听刘秋敏这话,顿时想到了陈小雨可能是在“脚踏两条船”。

    这般想着,谢云欢对陈小雨就更加反感了。

    “秋敏,你确定陈小雨和那个王海良是今天订婚的?”谢云欢问。

    刘秋敏回答:“是啊,请帖都我手里都有啊。订婚礼开始的时间,是在今天中午,据说晚上还会有一场烛光晚会。我这边工作忙完了就会趁着午休去参加的。只是不知道陈小雨这个订婚礼的女主角怎么去了赵家……”

    谢云欢听了这话,有些气愤地说道:“中午的订婚,她现在人却在赵家……不行,我得去趟赵家,赵少君虽说不听劝,可我也不能够让他被陈小雨这女人给骗了啊。”

    说完了谢云欢便急匆匆地挂了电话,似乎是往赵家赶去了。

    这边的刘秋敏,看着自己的手机,从里面找到王海良的手机号码,正想要给王海良打过去,可还没打过去,就有一个电话来了,来电显示这个电话是,米国的那位给她打来的。

    “喂,您好,我是刘秋敏。”米国那位的电话,刘秋敏可不敢不接。

    米国那边传来了一个苍老威严的老年男人的声音。

    “刘秋敏,再给你和王海良一年的时间,如果没有把赵家那两样东西弄到手,我会断了你和王海良的一切资金来源!”

    刘秋敏听了这话,立刻恐慌不已,连忙回道:“布莱恩老先生,请多给我和海良一些时间,我和海良一定把那两件宝物弄到手。你也知道,海良和赵家是有些恩怨的,所以这件事情交给我们两个办最好。我和海良想要的,只是收回赵家从海良父亲那里夺去的产业,而您想要的两样东西,我们一定会努力弄到手给你。”

    米国那位布莱恩老先生却是用一种非常坚决的语气说道:“只有一年,我不会再多给你们一天,你们办不到,我绝对会换人。我已经时日无多了,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你和王海良这两个没有用的废物身上!”

    刘秋敏听着布莱恩骂自己和王海良是废物,心里虽然愤怒,可表面却无法表现出来,反而以一副讨好的语气说道:“布莱恩老先生,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而且,我和王海良会努力的,在一年之内,我们一定会把那两件宝物弄到手,只是,一年的时间,真的是太少了……”

    说及此处,刘秋敏心里已经开始埋怨:这老不死的,那么想要得到那两样东西,怎么不自己动手,骂我们废物,你这个老家伙没本事亲自动手才是废物!

    那边布莱恩却没有因为刘秋敏讨好的话而开心,反而是有些急躁地说道:“长命百岁,哼,我看是我死不瞑目。你们不早点帮我找到那个扳指,我死都不会安心的。可是你们呢,你们花了那么多年的时间,你连个镯子都没有弄到手,还谈能把两件东西都弄到手!”

    刘秋敏听了这话,颇有些冤枉地解释道:“不是我和海良不想,只是我从小到大,只见过那个镯子,因为那个镯子是要传给赵家媳妇的,所以您才让我接近赵少君。可那个扳指我也只是听您说过,连赵家的人,似乎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扳指存在。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扳指究竟是长什么样的……”

    说到了这里,刘秋敏心里又忍不住开始埋怨布莱恩那个说自己得不到东西就死不瞑目的老家伙,她接近赵少君那么多年,暗暗地试探过太多次了,都没有听说过赵家有个什么扳指,只是知道赵少君一直想把那个镯子给陈小雨。她又在陈小雨面前侧旁敲击了许多次,也只是听过赵家有个镯子,扳指什么的,陈小雨也似乎没有见过。

    可是,布莱恩又总是死死的咬定说要赵家那两件东西,特别是那个扳指。

    再就是那个镯子,是说要传给赵家媳妇的。刘秋敏对于那个所谓的镯子,只当成任务需要的物品去争取。对于她来说,其实这个任务需要的物品,还没有赵氏的股份诱惑来的大、虽然布莱恩很有钱,可布莱恩的势力大多都在米国,他最多只能送点钱到这华夏国来。靠着布莱恩的财力,刘秋敏和王海良买通了不少赵少君身边的人,还安插了人在赵家。可是尽管如此,刘秋敏还是觉得钱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好的选择。布莱恩的钱,布莱恩他说断就会给他们断了。而如果能得到赵氏所有的产业,她和王海良就再不用在意被布莱恩威胁要断了什么资金之类的。

    在刘秋敏看来,最要紧也是最重要的,是她和王海良,分别得到赵少君和陈小雨,从他们手里争取到赵氏的股份。

    至于布莱恩想要的两件宝物,刘秋敏认为等她和赵少君在一起了,肯定就能将镯子弄到手。只是那个扳指,实在是找不到影子。她多次问过布莱恩那两件东西,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布莱恩每次都回答说,是因为镯子和扳指都是古董,特别是那个扳指,据说还是秦代的东西。而那个镯子,布莱恩则说是汉代的。

    刘秋敏倒是没有怀疑布莱恩的话,只是她连扳指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布莱恩有总是那么的在意扳指。刘秋敏实在好奇,秦朝的那个扳指,究竟是长什么样的。

    “那个扳指长什么样子我也没有见过,我只知道扳指是秦朝的宝物,但你和王海良必须在一年之内给我把镯子和扳指弄到手,特别是扳指,一定要弄到手,否则我就断了你和王海良的资金,让你们在华夏国混不下去!” 布莱恩给了刘秋敏这样一个答案便挂了电话。

    刘秋敏看着被挂断通话的手机,被气得想把手机给砸了。但是她还是忍住了没有砸手机。可是她受不了了,受不了总是被布莱恩这个神经病一样的老家伙威胁……

    如果她能够嫁给赵少君,王海良能够娶陈小雨,那么,拥有着赵氏的他们,拥有着赵氏那么多财产的他们,再也不会被布莱恩这个老家伙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