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穿越小说 > 黑女配,绿茶婊,白莲花 > 74番外之珞珈

74番外之珞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女配,绿茶婊,白莲花最新章节!

    倪珞查了一下新公司最近的业绩,10万。

    不悲不喜。

    还能想起不久前,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车子房子宝石金条,可还是在股票战中惨败,成百上千亿的资产如同泡沫一样蒸发。

    倪家什么都没有了。九年,奶奶死后的九年,他把华氏败光。前8年危机四伏,最后一年,在他和倪珈的拼命努力当中,华氏的轰然倒塌已经无可挽回。

    那时的他,一个人坐在银行门口的台阶上,很想哭。

    最后是倪珈过来拉他,那混蛋丫头的声音永远都是不知死活:“不管怎样,只要活着一天,我们都一定要把华氏抢回来。”

    所以,他们用仅剩的50万重新注册开了现在的这家金融投资分析公司,这段时间,他有好好学习,没有再风花雪月。

    来不及忏悔和悲哀,只是不甘心地在拼搏着。

    短短几个月,没想到已经开始盈利了,虽然连华氏的零头都不能企及,可这也算是他生平第一次靠自己的能力赚到了钱。

    可这个应该和谁分享喜悦的时刻,倪珈却不在。那个扫把星,平时只会给他找晦气,这种时刻,却不见人影。

    这时电话响了,倪珞心中一喜,赶紧掏出来,却是莫允儿的。

    倪珞莫名失落,看了半晌,挂断静音。

    因为莫允儿,他似乎和倪珈吵了太多次。上一次,两个28岁的大人竟然还打了一架,自那之后,倪珈消失了,五个星期没联系他。

    说实话,这女人烦了他十年,他现在一看到她就恨不得把她挥到火星上去,可一个多月没她在他身边烦他,又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种所谓的心灵感应,真是让人狂躁。

    他拉不下面子给她打电话,可总觉得事到如今,各种结局都应该和她一起分享。

    毕竟,过去的那么多年,他们或放纵,或玩闹,或紧张,或挽救,或拼命,全都是在一起的。一件一件卖掉各种不动产各种收藏时,倪珈也是一声不吭地站在他身旁,无声地支持着他的决定。

    就连当时拿着那仅剩的50万,注册小公司重新开始,也是两姐弟一起讨论的。

    再怎么说公司也有她的一半,盈利了,道义上也应该通知她。

    对!这是个正当的理由。

    他想好怎么说了,便去了倪珈的公寓。

    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哭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倪珈的声音?

    倪珞心中猛然一沉,冲进去一看,就见三四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摁着倪珈的手脚,往她身上绑粗粗的白布条。

    虽然他们经常吵架,他经常欺负她把她气得要死,可看见这么一群人欺负倪珈,倪珞的火蹭地就窜上来了,吼:“你们干什么!!!”

    一旁的肖琳就笑:“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有精神病,我们要送她去……”

    “倪珞救我!!!”倪珈被布条捆着,动弹不得,拼命还要挣扎,“我没病,救我。”

    肖琳挑眉:“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病。”

    倪珞握紧拳头:“你呢,你有病吗?”

    肖琳一梗,来不及回答,倪珞就已经冲过去,帮倪珈解绳子。那几个医生见了,赶紧阻止,一边还扯着倪珈继续往她身上绑绳子。

    倪珈再次被他们几个控制,吓得尖叫大哭:“我不要去精神病院,倪珞你救我!救我啊!不要让他们带我走,我不要。”

    倪珞只觉得身上的血全都往脑子里涌,上前一把将倪珈抢回来,死死搂在怀里,凶狠的几脚就将几个医生踹翻。

    倪珈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只能靠倪珞手臂的力量依附在他怀里,又不安又害怕,呜呜直哭:“倪珞,你要救我,我不要去精神病院,不要去。”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不管吵成什么样子,不管遇到了什么艰难,他还从来没见倪珈哭过,哪怕是掉一滴眼泪。

    倪珞见她哭得浑身发抖,此刻怒得恨不能把这群人撕成碎片,他恶狠狠盯着他们,眼睛里燃着熊熊的火,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

    “你放心,今天谁要敢动你,我宰了他!”

    几个医生看着倪珞狠烈的气质,刚才又被他猛踹过,都不敢贸然上前。

    肖琳还不甘心,想着自己是女人,应该可以和他讲道理的,便慢慢走上前去,说:“倪珈她有很严重的精神……”

    话没说完,倪珞直接一脚踢中肖琳的心窝,爆吼:“你tmd听不懂人话啊,给我滚!”

    肖琳被他踹中正胸口,踢飞到墙上,剧痛得差点儿晕厥。

    那几个医生见状,怒了,还欲上前争辩什么,倪珞一手拉开抽屉,拔出水果刀,眼睛阴森得像是恶魔,低吼一声:“来啊!”

    几个医生不敢上前,还僵持着,倪珞直接上去,又是一通乱踹狠踢,医生们这才拖着肖琳连滚带爬地逃走。

    倪珞怒气未消,拿刀割开倪珈身上的布条,这一看,才发现她脸色苍白,狠狠咬着牙,估计是吓的。

    他难得摸摸她的头,把她搂在怀里,拍拍她的背:“没事了。”

    她却嗡嗡像蚊子一样说了一声:“我想睡觉了,你先走吧。”

    倪珞一愣,以为她还在和他闹别扭,可仔细一看,她额头上都冒冷汗了,一时间竟莫名心痛她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由分说简单地收拾了她的行李,搂着她就往外走:“这里不安全,去我那里住。”

    倪珈此刻浑身无力,还不及挣扎就被倪珞箍着下了楼。

    过马路的时候,倪珈头中晕眩,差点儿瘫软。

    倪珞一手拖着箱子,一手要照顾倪珈,难免左右分心,而此刻刚好一辆车急速驶过,几乎要撞到两人的时候,一个急刹车。

    倪珈彻底晕倒在路中心。

    车上很快下来一位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却也不冷漠,问:“没事吧?要不要送医院?”

    倪珞并没有被车撞到,猜想倪珈是吓晕的。

    他不会讹人,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搂着倪珈的腰,让昏迷的她半趴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艰难地拖着行李,走了。

    男子上了车,对车内的人道:“三哥,没事。不过,好像是倪家的那对双胞胎。”

    彼时,越泽正望着车窗外艰难远去的两个人影,一言未发。倪家的事,他听说了。现在想起来,好像很多年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了。

    或许,等这次从英国回来……

    倪珞把倪珈带回自己的公寓时,倪珈已经半醒了,仍是身上冒着汗,只说累了想休息。

    倪珞以为她受惊过度,把她安置在卧室里,就出去了。

    没想到半路隐约听到砸东西的声音,他去敲门,里面便是死寂的,转身离开,再次响起。这样过了几下之后,倪珞渐渐觉得不对了。

    再次去敲门:“倪珈,你开门。”

    没有动静,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倪珞慌了,退后几步,一脚把门踹开,就因眼前的景象惊呆。

    房间里能砸的,能撕的东西全部成了粉末,而倪珈,分明很高的个子,却缩成极小的一团,蒙在被子里,整个儿地在瑟瑟发抖。

    倪珞过去,一把将被子掀开,就见倪珈全身都是汗,跟从水里拎出来的一样,头发乱糟糟地贴在脸上。

    她的脸一片惨白,唯独嘴唇被咬出了血。

    她死死抱着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一种类似于痉挛的剧烈抖动。

    倪珞惊呆了,半刻之后,猛地扯起倪珈的手一看,静脉全是大大小小的针孔。他不敢相信,分明上次见她还是好好的!!!!

    倪珞眼睛里全是火,狠狠拧着倪珈的肩膀,把她从床上揪起来:“他妈的谁干的,我宰了他!!!”

    倪珈怎么会说?

    她只是不停地颤颤,声音抖得不成形:“倪珞,你的朋友,有没有类似的,药,或者……你帮帮我。我要死了,我难受得要死了。”

    她痛苦地仰着头,双手拼命在自己身上抓。不出半刻,手臂上脖子上全是红痕。

    倪珞却拧着她的双手,固定在她身后,把她死死搂在怀里,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砸。

    “倪珈,你不回来就好了。你要是没有换回来就好了。是我们家害了你,是我害了你。你不回来就好了。”

    可毒瘾渐渐上来,身体的渴望和依赖几乎让倪珈发疯,她哪里听得进去倪珞的话,只疯狂地挣扎要解脱。

    混乱中,她一把扯下倪珞钥匙链上的小刀,抵着手腕在他面前威胁:“倪珞,你不帮我,我宁愿死,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倪珞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倪珈,终究还是心软地败下阵来,给唐瑄打了电话。

    唐瑄很快来了,给倪珈吃了几片他们家新研制的药物。

    倪珞一直立在床边看着,看着倪珈像是飘入云端一样,整个人身上的暴戾和狂躁瞬间消散,全然绵软无力下来,像一滩水,静止了,再也不动了。

    他前所未有的绝望,不知道她这样的安静究竟是好是坏。可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没有一点儿情绪,干干净净地看着倪珞:“我饿了。”

    倪珞马上去楼下的seven买了一盒饭,走到半路,想了想,一把将袋子扔进垃圾桶,又去了小区旁边的菜市场。

    买菜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他居然不知道倪珈喜欢吃什么,心里又是钝钝的痛,按着自己的喜好买了一些。

    走上楼,却发现玄关里唐瑄的鞋子还在。

    他心里顿时升起一丝诡异的不安,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卧室,一瞬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倪珈还是和他出门的时候一样,静静沉睡着。

    可唐瑄已经解开了她花式衬衣的扣子,埋头在她胸前亲舔,另一只手竟然把她的裙子掀到了腰际,肆无忌惮地在她大腿内侧揉捏。

    “唐瑄你他妈的混蛋!!!!”倪珞爆吼,大步上去将惊愕的唐瑄扯起来,狠狠一拳,“她是我姐!!!!”

    倪珞这一拳力气之大,唐瑄直接被掀翻在地,嘴角撕裂。

    他和倪珞做了十几年的朋友,不敢相信倪珞竟然对他动手,当即便大骂:“碰不得吗?她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

    倪珞更是受刺激,直接一脚踢向他的头。

    唐瑄瞬间脑子爆裂一般轰然一片,什么都分不清楚,可倪珞还没打够,又是一脚猛踩他的心窝。

    唐瑄陡然只觉心脏快要停跳了,被他连踢带打得屁滚尿流,手脚并用地慌忙爬出去,才没有落得一个被活活打死的下场。

    倪珞立在卧室门口,背对着倪珈的方向,气得浑身都在剧烈颤抖,立了好半天,竟然不敢回头看她,觉得自己没脸见她。

    终于,他转身走进卧室,只是看她一眼,眼泪就砸了下来。心像是几千把钝刀刺穿,又鲜血淋漓地□。

    他这才明白唐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倪珈还是沉睡着,衣襟散开,长腿未遮。光洁的脚踝上一圈暗红的结痂,是被铁链或是绳索捆绑过的痕迹。

    白净的腿上,全是青紫色的掐痕,深深浅浅,在大腿处格外密集,甚至还有指甲刮出来的血痕,和好些个不同的牙印。

    胸口也是,布满了红痕掐痕,还有咬出来的结痂。

    他立在床边,低头看着她,紧握着的拳头里,指甲已经把手心生生抠出了血。他悲哀而愤怒得几乎要死。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砸,哭得眼睛通红,哭得全身都颤抖不停。

    老天啊!!!谁能告诉他,这一个月,她究竟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他,他怎么才能发泄心底这种毁天灭地却憋闷到几乎内伤吐血的恨?

    最终,他缓缓跪倒床边,轻轻把她的裙子盖好,一颗颗把她的纽扣系好,又拂了拂她额边散乱的碎发。

    她的头冰凉冰凉的,就像是死的一样。

    接下来的寂静里,他望着她苍白又静默的容颜,潸然泪下。

    #

    倪珈醒来的时候,倪珞刚好推门进来,手里抬着一碗东西,见她醒了,竭力笑笑:“刚好,趁热吃点儿东西吧。”

    倪珈精神好了很多,看了一眼香喷喷的碗,海鲜蔬菜粥,有些诧异:“超市也卖这个?”

    倪珞没回答,拿勺子搅了几下,吹了吹热气,递给她。

    倪珈瞥见他手上鲜红的几个新新的水泡,心知肚明了,心里酸酸暖暖的,接过来,一口一口地吃着。

    “好吃吗?”他一直盯着她,问。

    “嗯,”倪珈点点头,眼睛里含着泪,有点儿哽咽,“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海鲜蔬菜粥了。”

    倪珞再也无话,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问。直到倪珈把整整一大碗喝得一滴不剩了,才缓缓地说:“倪珈,新公司开始赚钱了。”

    “真的?”倪珈眸光闪闪的,很自豪的样子,“我就说,我们可以东山再起……”

    “但是我把它卖了。”倪珞定定地打断她的话,见她诧异不解,又从抽屉里拿出他们的美国护照和机票,握住她的手,努力微笑,“我想了想,我们去美国吧。”

    “现在?”倪珈怔住。

    “对。”他回答得斩钉截铁,“去美国,谁也不认识我们,我们重新开始。可以继续学业,也可以重新创业。”

    倪珈有点儿向往了,却还是不免犹疑:“可是,我们在这里的一切呢,还有华氏。”

    “不要了。”倪珞微笑,忍不住摸摸她的头,“不要什么重振华氏了,我们去美国,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好起来。我们不需要重振倪家。需要重振的,是我们的人生。”

    倪珈看着他眼睛里坚定而决然的光芒,突然之间,释然了。是啊,只要她和他过得好,一切就都好了啊。

    她重重地点点头:“好。到了那边,我一定好好戒毒,才只有一个多月,我有信心的。倪珞,听你的,我们重新开始,明天就走。”

    倪珞这才笑开:“对了,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

    “当然啦,我们的生日。”

    倪珞笑:“这次生日要在飞机上过了,不过没关系,因为时差,我们去了美国还可以继续过生日。”他顿了顿,强调一句,“新生的日子。”

    倪珈心中一暖,突然扑上去,抱住了他:“倪珞,谢谢你。”

    倪珞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笑了两声,还是搂住了她的背。

    倪珈很快收拾好了东西,第二天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待出发了。

    临行出门前,倪珞却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妍儿表姐找他有事。时间还早,倪珞说也需要告别的,就出门去了。

    倪珈没去,而是待在厨房里做饭团包菜。飞机上的东西不好吃,倪珞嘴巴特挑,13个小时,给他准备点小吃也不错的。

    中途,接到了倪珞的短信,只有一句话:“姐,你等我一下!”

    倪珈稍稍一怔,这是他第一次叫她姐姐,只有一个字,还是通过短信,心里忽然满满的全是开心。她回了一个笑脸“(*^__^*)”,继续哼着歌儿做饭团。

    唇角至始至终都挂着笑,倪珞说,要带她去美国,新的世界新的生活,没有人认识他们,她可以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一切,都会很美好。

    只是,把饭团装进保鲜盒子的时候,心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十几个雪白的团子滚落地上,蔬菜肉类洒落一地。

    她扶着桌子,几乎直不起身子,下一秒,又是一阵剧痛触电般席卷全身。倪珈痛得冷汗涔涔。更痛的却是心里的惊恐。

    她几乎可以肯定,倪珞出事了。

    她甚至能够感应到他在哪个方向,什么都不能再管,疯了一般地冲出门去。

    她来不及换掉睡袍,来不及换掉拖鞋,披散着头发,抓着钱包和手机就冲了出去。倪珞的电话已经没人接了,电话屏幕上却突然有宋妍儿的插播电话。

    她原本是要挂掉的,却摁错了接听键。

    宋妍儿一直在哭:“珈珈,对不起,珞珞知道宁锦年他们对你做的事了,对不起。”

    倪珈一瞬间呕血,狂吼着眼泪就出来了:“他人呢???”

    宁家的码头。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一定能赶到的。

    倪珈坐在出租车上,盯着窗外飞速流动的风景,眼睛固执地睁着,只有晶莹的水滴往下砸。牙齿狠狠咬着拳头,一手还不停地拨着电话。

    手机里周而复始响着许巍空远而悲伤的歌声,他在唱《曾经的你》: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曾让你心疼的姑娘,didididi,让你遍体鳞伤,dididada,历经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这笑容温暖纯真……”

    而此刻,越泽刚刚坐上从英国返回的飞机。

    而此刻,

    倪珞躺在离她很远的地方,望着沾满血的手机屏幕上,不断闪动的倪珈的笑脸,泪水一点一滴地从眼角滑落。

    如果知道他死了,她会多难过多伤心啊?

    姐,不要伤心!

    不要怪我冲动,只是,知道你经受的那一切之后,我不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就这样离开……

    原谅我还是那么傻,总是不知道约好的单挑其实是可以说话不算话的。

    下辈子,一定好好保护你,好不好?

    可是,不能等下辈子。

    现在,只留她一个人在世上,她该会有多孤独,多害怕?

    倪珈,如果再有人欺负你,你该怎么办?

    他竭力翻过身,身体已经被血染红,周身的疼痛太多,都没有知觉了,只是执着地死死盯着屏幕上倪珈的笑脸,靠着双手一点一点地挪过去。

    又是两声枪响。

    好不甘心啊。还来不及亲口喊她一声姐姐!

    说好了,要带姐姐去美国的,

    说好了,要重新开始的……

    作者有话要说:姐,你等我一下!

    (其实我这个人有很严重的悲剧情节,看我以前的文就知道。。。我差点儿把这个写成了be,幸好没有。我很庆幸,真的。)

    谢谢一路陪伴的妹纸们,因为你们,我才写得很快乐,谢谢。

    最后就是,因为总有人问定制印刷的事情。。。其实,我自己准备偷偷印一本收着的,囧。。。所以,可能会开定制吧,但具体神马时候,我也不知道。。。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