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太古丹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永生不得进凤璃殿

第一百六十九章 永生不得进凤璃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九章 永生不得进凤璃殿

    陈苍河和十大长老正在凤璃殿商议大事,陈婉沁也在。

    所有人正等着楚生带秦浩回来,却迟迟不见人影!

    前方传来这般大的动静,立刻惊动了众人!

    当即,一道接一道的流光飞身而来。

    一股子又一股子澎湃的元气落在了演武场上。

    整个凤璃宫高层尽出!

    瞬间,便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 。

    上百名弟子围着楚生殴打,连内门长老都参与了这场生死血战!

    “全给我住手!”

    陈苍河爆喝一声,怒雷滚滚,庞大的元气掀飞众人。

    然而,里面的楚生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变成了猪头!

    “我的孙儿啊!”

    大长老悲痛大哭,双手颤抖的扶了上去,把一只臭鞋从楚生的嘴里撕下来。

    那强横的元气当即肆虐开来,望向弟子们的眼神仿佛能噬人一般。

    “你们全反了?”

    大长老狂吼道。

    “爷爷……爷爷你总算来了,我告诉你,婉沁丢的炎龙玉,是被秦浩偷的,快把他赶出宗门啊!”

    楚生如见救星,拽紧了大长老的衣服。

    “你胡说,分明是你偷了婉沁师姐的炎龙玉!”

    “还把玉藏进裤裆里!”

    “妄想把罪名嫁祸给秦浩师兄!”

    剑人、虎壁和李钢炮直接站出来帮秦浩说话。

    “没错,是老夫亲眼看到他偷的炎龙玉,我可以作证!”

    李长老也是吹胡子瞪眼。

    其实他压根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楚生偷的玉。

    他只知道,如果弄不垮大长老。

    以后李长老也没法在凤璃宫混了。

    “我也可以作证!”

    “还有我!”

    俩个外门门主被楚生踢了一脚,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面对这个场面,楚生真是百口莫辩,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陈叔,玉真不是我偷的,是我在秦浩的房里翻出来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楚生跪在陈苍河的脚下,拉住他的紫袍哀求。

    言下之意,是秦浩偷了陈婉沁保命的护身符!

    “一派胡言!”

    对此,丹玄一袖子把楚生扫了出去。

    秦浩刚来宗门半个月,第一天就受到处罚,不得踏进凤璃殿。

    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

    凤璃殿里有四位长老和五十名宫卫把守。

    每一名宫卫皆实力非凡。

    更重要的是,这玉,在大半年前就不见了。

    那个时候别说陈婉沁,连丹玄和秦浩还没碰面呢。

    秦浩是个老妖精啊,隔着数千里把炎龙玉从凤璃宫吸跑了?

    显然,丹玄不相信楚生。

    不仅是丹玄,除了大长老之外,没人相信楚生。

    众人望向楚生的眼神皆冰冷无比。

    只要不是个智障,就应该知道玉不是秦浩偷的。

    而最有能力,也最有机会下手的人……只有楚生。

    楚生位列内阁,一出生就待在凤璃殿。

    他对陈婉沁的饥渴,众人皆知!

    至于他为何要嫁祸秦浩,也动机十足。

    毕竟楚生的精神力输给了秦浩,他……要报复!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楚生快哭了。

    “畜生!”

    大长老反手一巴掌甩在了楚生脸上,今天真是颜面丢尽。

    下一刻,大长老跪在陈苍河的面前:“宗主,我孙儿做出如此道德沦丧的丑事,罪责在我,是我没管教好他。念我在这么多年为宗门出力的份上,一把屎一把尿,求你网开一面!”

    大长老声泪俱下的说道,搞不好,楚生会被废去一身修为,赶出凤璃宫。

    那简直生不如死!

    但是陈苍河心中的愤怒,又岂是大长老一句话就能平息的?

    此刻望着身边的陈婉沁,女儿气得脸色发白,名誉尽失。

    由于丢了炎龙玉,每天还要遭受寒疾的折磨。

    陈苍河看着都心疼。

    尤其在爆炎山追捕夏酒流时,陈婉沁还险些遭受夏酒流的侮辱。

    这楚生丧尽天良,偷走的不是玉,简直是要陈婉沁的命。

    “废去修为,贬为外门弟子,永生不得踏入凤璃殿!”

    陈苍河冷冷的开口,便是拉起陈婉沁就要离开。

    不把楚生赶出宗门,已经是开了大恩。

    但是这个惩罚对楚生来说,无疑是惊天霹雳。

    大长老也在一瞬间被五雷轰顶!

    “不能啊……陈叔你相信我,玉真不是我偷的!”

    楚生连滚带爬的拽住陈苍河的袍子,又一把扑向陈婉沁,抱紧了陈婉沁的小腿:“婉沁,婉沁你相信我,玉不是我偷的,我真的很喜欢你……”

    “闪开!”

    陈婉沁把楚生踢开。

    可是楚生抓得实在太紧。

    硬是从陈婉沁的腿上撕下来一块布,顿时,大师姐那象牙般的肌肤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并且还被楚生在小腿上抓出了血痕。

    “孽障!”

    陈苍河忍受到了极限,转身强悍的一掌压向楚生的头顶。

    “宗主不要!”

    大长老冒死把楚生抱进怀里,满面泪痕的迎向了陈苍河压来的掌法。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陈苍河望着大长老沧桑的面孔,也是感到于心不忍,这一掌没有打下来:“管好你孙子,我再也不想看到他!”

    “谢宗主开恩,谢宗主开恩!”

    大长老感激涕零,拉住楚生不停的磕头,总算能保住一条命了,而且陈苍河也没有废去楚生的修为。

    大长老以为这事可以算完了。

    哪知楚生却暴跳而起,目瞪如血,如同发情了一般,嘴角还挂着恶心的唾沫,简直像个神经病突然间发作!

    他冲到陈婉沁的面前,他拉住了陈婉沁的手,令所有人都反应不及。

    “婉沁,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我喜欢你的一切,尤其是你的腿,一年前你丢的衣服是我拿的,因为我太爱你了,每晚想的都是你,我抱着你的衣服睡觉……快,让我抱一下亲一下,我实在忍不住了!”

    说的同时,楚生带着满嘴的唾沫把脸伸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弟子们倒抽冷气。

    当着宗主的面……难道楚生真疯了不成,如痴如狂到这种地步,连命都不要了。

    此时大家才明白,原来楚生在一年前就偷过陈婉沁的衣服,而且还天天抱在怀里睡觉。

    简直是心理扭曲到了极点!

    看来这炎龙玉也是他偷的无疑。

    但却无人注意到,有一股子诡异的气流正顺着楚生的手掌没入他的体内。

    楚生的情绪因此变得越来越亢奋,眼睛越来越红,整个人饥渴难耐!

    秦浩摇摇头,齐小瓜的狂暴元素幸运的被楚生接纳了。

    “无耻至极!”

    陈婉沁被羞辱到了极点,狠狠一巴掌掴在了楚生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