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随意闹腾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随意闹腾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随意闹腾

    诸人没想到,时牧会提出切磋,要求秦浩与他一战。

    禹辉本领已经算不凡,秦浩胜之不易,足以印证天赋。但他无论如何,绝非时牧之敌。

    时牧做为上一届顶级妖孽,天赋之强,七峰甚为罕见,道藏峰圣华之下,没有任何人敢与之动手,包括老一届弟子在内。

    他九星大帝之境,一百个禹辉的伪规则也比不上时牧强横。莫说不出规则,任何招式也不需要,他只靠帝意镇压,足可压垮秦浩。毕竟秦浩刚入皇级,两者间,差距何其遥远。

    “过刚则断,秦浩有好果子吃了。”封千里发出冷笑,这变化来得突然,时牧看似放下身段,实际有欺压意图,秦浩折了道藏峰面子,二师兄岂会轻易放过,肯定大大蹂躏一番,封千里不由心头暗爽。秦浩再强,又能强过时牧?

    “我认输。”秦浩果决回道。

    皇境二重战九星大帝,他再自信,却还没有疯。

    时牧修为仅次于圣华,代表此人可能与天权峰二师兄长玉相当,极有可能也入了帝道第三境,那是秦浩前世顶峰状态,况且神宫之人,根基比外界大帝更强。

    “我承认不是时牧师兄对手,我认输,请师兄散去掌印。”秦浩苦笑,暴不暴露帝灵,没有任何意义,在这神宫没什么可避讳的。

    可是,即便像盘龙峰那样,秦浩拼得神魂近乎崩溃,对时牧恐怕也造不成威胁,欺负一下外界帝阶还行,只要出其不意,会起到一定效果。对上神宫时牧,任何挣扎都没用。

    “认输。”周悟道第一次听见自己钦佩的对手,向其他人低头。

    首无缺面色微微动容,秦浩何其骄傲的一个人,逼得他主动认输,心里肯定很不舒服。然而局势所迫,对手乃道藏峰时牧,也是无奈之举。

    “秦师弟莫要谦虚,或者你看不起我,认为我时牧不配当你对手?”时牧笑容收敛,掌间帝意光辉更强几分。

    “我并非此意……”秦浩分辨,压力在持续增强。

    “并非此意,那就接我帝意。”时牧言辞锋厉道。

    “哈哈哈,堂堂天权宫尊的亲传弟子,秦浩你不是天赋过人,若连时牧师兄半刻钟帝意也承受不起,这么一丁点考验能把你难住,以后就别跟旁人谈论什么天赋,多丢人。”封千里大笑几声。

    “一丁点考验?有本事你去扛啊。”周悟道吼了声。

    “你……”封千里剑眉一竖。

    “师叔!”秦浩的双足正往下陷,垂落压力越来越强,他身躯越发颤抖的厉害,连番与禹辉交手,尽管没受大伤,精神却经不起时牧折腾了。

    道藏真君闭着双目,一副老僧入定模样,并没有因为秦浩这声呼唤,便下令让时牧住手。

    旁边圣华心头叹息,秦浩是躲不过了。

    “师姐,你就看着我被人如此欺负么?”秦浩朝某个方向呐喊了一声,额头汗珠狂流,小溪一般迷蒙了双眼,可怕的大帝意志侵入脑海,他精神像被撕裂开,呼吸急促,青筋凸起,心脏也在此时震动的厉害。

    现在能救的他人,场内只剩师姐。

    只有师姐,才有实力抗衡时牧。

    虽然未曾与她打过招呼,最少也碰过两次面,同在一峰修行,师姐总不至于袖手旁观吧。

    事实上,秦浩想错了。

    并非袖手旁观。

    当他目光望去一瞬间,远远立于道场外围,角落某处站定的一道倩影,清秀的面孔闪过一抹惊愕。

    那女子与秦浩对视之间,好像一名揣了东西的小偷被人发现,竟仓慌而逃。她身法极快,瞬息消失,仿佛不曾出现过。

    “师姐?”道藏真君灵魂仿佛遭受电击,端坐的身子颤了一下,他老眼睁开,循着声音看去,发现秦浩目光所望之处,只有一株青衫树,没有任何人影。

    圣华以及其余长老在内,状况都与道藏一样,皆灵魂颤了一下,不约而同看去,然而他们看到的结果,与道藏一样,并无人影。

    “都急得语无伦次喊师姐了,秦浩你得有多无助啊。”封千里嘲笑道,刚才不是很威风,击败废物禹辉,怎么此刻在时牧师兄掌下,变成瑟瑟发抖的丧家犬了。

    嗡!

    虚空震颤,无匹强横的大道帝力镇压,一只笼罩道场天地的巨掌一寸寸碾落,肆虐的白金光辉磨得秦浩身躯龙鳞哗哗往下掉,即使净幽水再努力修复,远远跟不上九星大帝破坏的速度。

    “时牧,住手吧。”圣华出口道,秦浩已经到了极限中的极限,没有任何可能撑够半刻钟,此时只要他精神稍微一放松,可能出现极为严重的后果,那代价对秦浩而言,是难以估量的创伤。

    “住手?为什么住手?”时牧表情极为冷漠:“天权殿弟子在六峰听教,乃历届神宫规矩,当初东天,长玉,不都经受过?接受了六峰道意淬炼,才配做天权殿弟子。我既身为道藏峰师兄,磨练刚入门的天权殿小师弟,让他提前感受大帝之境的道意,乃本分所在。”

    时牧言毕,掌间光辉爆增,磅礴压力席卷,秦浩体表渐渐渗出血水,身体弯曲幅度越来越大,像要趴在地面。

    “时牧,你在玩火自焚,东天若来此,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圣华警告道。

    “用不着你管。”提起东天,仿佛触动了时牧心脏里的一根刺,他陡然爆喝,掌间垂落的帝意更盛,眼看着秦浩的脸即将贴在地上,时牧吼道:“天赋呢?你所谓的天赋在哪里?就这样被压趴下了,比当初的东天差远了,给我滚起来。”

    碰!

    时牧脚掌跺地,一股强横力量蔓延,震起秦浩身躯,不待升空,时牧又一掌拍压而落。

    噗!

    这一击下去,秦浩后背出现一个凹坑,忍不住喷出一口血迹,他瞳光血红,像有两团血焰在眼睛里燃烧,声声愤怒的龙吟盘旋空间,扛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秦浩弯曲的身体一点点往上直起,伴随而来的,便是体内传出骨头破裂之声。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针对我,但如果你想试试,那我们就来吧,变成碎渣也好,变成烂泥也罢。我秦浩,请时牧师兄不吝赐教。”秦浩沙哑道,血迹斑斑的身躯,魔焰再度出现,像是不死之火,向时牧抗争。在秦浩头顶,庞大巨龙法身笼罩着,散发滚滚龙威。

    极限吗?

    不!

    还有金钟护体,他还有继承武君的两道规则,还有龙灵法相。

    也许金钟护体很弱,只可支撑一瞬。

    虽然他的陨星规则,燃烧规则,因为本身没有踏入帝境,无法发挥真正的道意之力。

    但若时牧想玩秦浩,那就得付出一些代价。

    “哈哈哈,好,很好,这才稍微像点天权殿弟子的样子。但就不知你的本事,是否有口气这么硬。”时牧眸光凌厉,无匹压力伴随手掌下坠,疯狂涌向秦浩位置。道场竟响起空间破碎之声,被时牧无尽帝意所震垮,一股股气流回旋,引起天地共鸣,天空暗沉,仿佛缩短了与地面距离,一股雄浑大势从天而降,时牧主宰了这方天地,随后,这股力量尽数轰向秦浩脊背。

    他倒要看看,秦浩的脊梁骨,有多硬。

    “时牧,你给我住手。”圣华这一次真怒了。

    轰隆!

    凶猛掌印携天地大势镇压而落,无尽白金气焰在烟尘里肆虐,圣华一开口,这一掌便碾在了秦浩身上。

    此刻,道场近千弟子,脑海一片空白。

    时牧,竟然真向秦浩下了重手,照这一掌威力来看,秦浩哪有活命的机会。甚至封千里也没想过,时牧出手竟然这么狠。

    周悟道几人,完全傻了眼。

    “堂堂道藏峰次席,不过如此。”

    愕然间,时牧击毁的位置,一句不屑从烟尘里淡淡传来。

    就在萧晗诸人即将找时牧拼命的一刻,这句话,及时扼制了他们的步伐。

    随着烟尘消散,秦浩所站立的地点,露出三道身影。

    一道气宇冲霄,鹤发童颜,身穿紫袍,头戴桂冠,面貌约摸二十出头,浑身弥漫仙圣之气的青年。

    另一道身影,则是穿着寒酸布衣,腰缠不起眼的灰绳,满脸皱纹的散发老者。

    第三道身影,自然是秦浩。

    但令人意外的人,秦浩居然分毫无伤,莫说刚才那恐怖的一掌,就连之前被时牧帝意破坏的外伤,也尽皆痊愈。

    刹那间,场面变得有些窒息,所有道藏峰弟子目不转睛望着青年与老者。只感觉,这两人强横无比。

    此刻,东天立在秦浩身前。

    老长玉站在秦浩旁边,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另一只手的掌心,正拨动着晶莹一片的药丸。

    “师弟,吃吧,刚从太微峰过来,从太微师叔那边顺手卷的皇境筑气丹,他老人家刚出炉的,还热乎的。”一边说着,老长玉手心攥得满满的皇境筑气丹,一巴掌全盖进秦浩嘴里:“你也太弱了,多吃点,别人不就是欺负你境界弱么,要不,他怎么不跑天权峰找我和大师兄比划。”

    而此时,长玉的脚下,已经丢落了三个空瓶子。

    “这……”周悟道当即看傻了眼,皇境筑气丹,促使皇阶升级的宝贵丹药。他们道藏峰弟子,每人一个月,才发一枚。

    二等弟子三枚。

    像首无缺,萧晗,周悟道这样的亲传弟子,也才五枚而已。

    眨眼间功夫,那老头子喂给秦浩三瓶,他们天权殿的人拿来当饭吃么?

    这一刻,周悟道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觉得就不该为秦浩瞎操心,甚至应该让秦浩在时牧手里多受点罪,首无缺也是这个想法。

    “大师兄,二师兄。”秦浩呵呵笑了,幸好来得及时。否侧,那一掌……

    “东天。”时牧眼中射出刺目光线,直视下方仙圣一般的青年。东天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他的帝意镇压么?

    “时牧,这一百多年,你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可修为却没见长啊。”长玉冲着讲坛位置笑了笑。

    “不是东天,是你!”时牧目框一睁,替秦浩化解帝意镇压的人,并不是东天,而是老长玉。

    “师叔。”东天无视所有人,微微躬身,冲道藏方向拱手。

    “东天啊,几十年未见,怎么今天来道藏峰了?”道藏真君终于睁开老眼,笑眯眯的开口。

    “您的道藏峰,秩序有点乱。”东天道。

    “都是年轻气盛的晚辈,随意他们闹腾吧。”道藏风轻云淡的说道。

    “随意闹腾么?”东天的目光望向时牧,道:“好,几十年未来道藏峰,那今天我也来闹腾几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