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打破噩梦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打破噩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打破噩梦

    邪威滔天,集万恶之力,圣华化身邪源。在他的体内,蕴含着数以万计的道意力量,集万恶于一身。那些道意最终演化为一种规则,一种纯粹炼化万物,取代天道的规则,谁能抵抗得了?

    天权肉身被毁,神魂都不复存在,仅仅留下一缕涅槃执念,但这缕执念即使再强,也远远发挥不出真正的涅槃帝威。

    况且他一人,如何对抗得了万恶为一身的圣华?

    生前敌不过,一缕执念更敌不过数万邪念。

    道藏、瑶光、太微、各位峰尊都是如此。

    正如圣华所言,他炼苍天万物归一,如今他的力量,几乎超越涅槃屏障,向着一个无人知晓的境界发展,即使没有成为真正的神,天道之下,也等同于神的存在。

    吞咽天权之后,圣华体内传出无数恶灵的笑声,他的表情像在享受啃食的快感,体内无穷邪力瞬间将天权的执念给撕扯干净,然后邪力又得到补充。

    “走,快想办法逃出去。”道藏身形透明,几乎快要消失掉,已经没人阻挡得了圣华。

    嗖!

    血淋淋的舌头突袭,宛如一支锋利的箭矢,刺穿虚空,洞穿了道藏的透明躯体,卷进那血肉模糊的恶口之中。

    无数条邪魂飞舞,一颗颗头颅模样的怪影拉着长长的脖子,疯狂朝着瑶光的位置席卷过去,丑陋的灵魂与瑶光的容颜形成强烈对比,漫天肮脏怪物淹没了瑶光。

    看到这一幕,人群中的长河洛几乎昏厥掉,拼命发出呐喊:“不。”

    轰!

    琴声破碎,瑶光执念爆发恐怖的爆裂巨浪,纵然是执念消亡,也不沦为圣华邪力的补充品。

    “啊……”长河洛撕扯头发仰头长嚎,那颗心随着瑶光的自爆,仿佛也炸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

    他刚刚拾回初心,准备好勇气去走一条磊落正道,偏偏在这时候,圣华把支撑他的信念抹杀。

    到底是为了什么。

    苍天如此残忍,竟连一点心灵净土也不留给他。

    “以这残念,震我神宫之威,护我弟子平安。”云易老道吼叫着,濒临消失的躯体当空瓦解开来,化作无数光晕,飞飞洒洒的落向圣华头顶,最终形成一座镇邪宝塔,将之完全罩住。

    宝塔之上,闪烁着强烈的阵力。

    为阻圣华,云易执念化阵!

    然而,依旧无用。

    只是一拳,执念阵塔就被圣华轰得烟消云散,下一瞬,恐怖的血舌再度飞卷而出,将太微真君连同开阳战尊同时卷进恶口之中,邪力疯狂爆涌,夹杂漫天诡笑之声,太微真君与开阳战尊执念消亡。

    “剩下你一个了,来吧徒儿,投入老夫怀抱,为师等你很久了。”

    圣华脑袋突然从中间裂开,喷出一道邪光,在那邪光之中,有一位沧桑身影浮现而出,穿着玄天峰尊宫袍,赫然是上一代老峰尊,玄天仙君的师尊。

    曾经她的师尊,因为没能抵抗住邪魂诱惑,也被其余六位峰尊联手镇压在云易峰之下,然后沦为邪源的一部分。

    现在,她们师徒终于再度见面。

    “去死。”玄天仙君发疯般喊叫着,勾起了伤痛,上一代玄天峰尊步入邪途,乃是玄天峰抹不掉的耻辱。

    只见她手持昊天重锤,大道之力席卷,锤光宛如山峦重击而下,一道道锤光疯狂降落,想要将那沧桑身影砸成稀巴烂。

    但同时,圣华裂开的巨口之中,那条血淋淋的舌头再度飞伸向前,卷向玄天仙君本人。

    彭!

    一道雄壮身板撞开,强势震开玄天,随即,圣华的舌头卷住天阙,拉了回去,咽进了腹内,将之炼化。

    “啊!”性子刚烈的玄天女帝在这一刻放声大哭,历史重演,她深深记得,神宫被毁的那日,天阙也像如今这般撞开了她,替她去死。

    他是她的徒弟。

    但他一直仰慕着她,喜欢着她。

    为了能够让她安心铸造十二神兵,天阙默默为她打理着玄天峰的一切,至死,也没将心意表达出来。

    然而,她又岂能体会不到,她终究也是个人。

    哗!

    一片刺目银光在残破的云易峰席卷开来,璀璨光华渐渐朝着金色转变,伴随火焰升腾,一对拥有十二翼的翅膀浴火重生,秦浩终于彻底解封了射手宫战衣,使它恢复了帝阶品级。

    纵然战衣器灵早就不存在,威力折损,但这一刻,秦浩仍旧披甲上阵。

    “是神宫弟子者,与我诛邪!”秦浩口中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震颤诸人心神。

    逃?

    外围邪力结界笼罩,根本逃不掉,唯有拼死一战。

    圣华既为幕后操纵者,万恶之源,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神宫征兆,十死无生。

    这句诅咒并非空穴来风,圣华就是神宫的诅咒。

    即使今天没有发生破坏阵源的插曲,秦浩他们也休想安全离开,宫旗的约定对圣华可是不管用,或许对方心里,早就准备趁着论道会,将七峰新弟子连锅端掉。

    只是秦浩下手快了一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