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38 祠堂传艺

1.38 祠堂传艺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大雪封路,坚冰断河。

    就连村中各家间的小径,也被大雪淹没。

    楼桑村刘氏族人却不畏冰雪,早早起身,三三两两,踏雪赶往祖祠。

    祠堂内一身狼皮大氅的刘备,与几位族叔和老族长立于人群中央。祠堂当中支着几口行军大锅,锅中浓浆赤红,气泡翻涌。正是熬制的牛皮胶。

    围着青铜大锅,工匠们正演示如何制作一张麻垫。在当下,麻垫不仅可以做床垫,塌垫,还可为坐垫。

    既是特产,就要能大量生产。否则难成气候。关键是,此技极易模仿。只需寻一良匠拆开麻垫,其中关窍,一目了然。所以在未被造出之前,楼桑村要大量生产,尽快形成气候。

    刘备本想教会村中所有人。可老族长却断然摇头。不但严格限定人数,还须是涿县刘氏宗族子弟,方可承此技。

    几位族叔也是如此。

    刘备执拗不过,只得同意。

    麻垫这种东西,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关键是把握几个关窍。

    比起发明麻垫的刘备。工匠们却举一反三,发明了用火麻、苎麻、苘麻、葛麻(葛藤)等不同种类的麻丝,辅以牛胶的不同用量,制作出不同软硬度麻垫的技巧。而且针对性的优化了各道工序。将制作麻垫,变成了一项赏心悦目,能够传之后世的技艺。

    刘备看了,也不禁暗自称赞。

    匠心独具。

    说的便是如此吧。

    将做好的一张麻垫,铺在堂前。老族长一试,果然浑身舒爽。真养老神器!

    “造此垫,需几钱?”老族长笑问。

    普通草席一张作价一百五钱。

    麻垫的成本主要是:麻丝、牛胶、衬纱、锦罩。

    麻丝一斤十钱,生牛皮一张两百钱。一匹布帛幅广二尺二寸(51.5厘米),长四丈(9.36米),衬纱一匹五百钱。一匹蜀锦在北地可卖三石粮,值千钱。

    刘备粗略算下,这便答道:“一千五百钱。”

    “可卖三千否?”老族长又问。

    “两千足矣。”对半的利,刘备觉得太高。

    “真,人主矣。”老族长一声笑叹。

    制成的麻垫,厚三寸有余(10厘米),长八尺四寸余(2米)。全重约百斤!

    麻丝重,牛胶亦重。层层涂抹再由青石压成饼,岂能不重!

    一张麻垫,赚五百钱。

    已是暴利。

    须知一头羊不过五百钱!

    听老族长的意思,村里又要另建新宅?

    这是为何?

    问过方知,原来这个时代,有一门出众的手艺,会有多疯狂!

    就拿刘备饲养的蜜蜂来说。早先年间,便有人砍下有野生蜂窝的树干,挂在自家屋墙下饲养。后世《高士传》有载:延熹年间,有名姜岐者,‘隐居,以畜蜂、豕为事,教授者满於天下,营业者三百馀人。民从而居之者数千家。’

    一个会养蜂养猪的隐者,竟有数千户人家跟从他隐居!

    不难想象,一旦麻垫成为楼桑村特产。十里八乡的编户齐民,便会蜂拥来投!

    聚落聚落,聚众而成村落。

    与归隐不同,落籍楼桑村是个难题。

    这些以后再说。

    先把麻垫的制作技艺,传授给族中子弟。

    趁大雪封路,涿县刘氏加紧操练。待到立春后,冰融日暖时,加紧生产。

    刘备也已去信耿雍。托他代为收购麻丝、兽皮,存以备用。

    先前不觉得。后院忽多了两匹马后,顿觉吵闹不少。再加上饮水喂草,马粪堆积。气味渐渐浑浊不堪。刘备这才明白,三进院子的好处。前后两进的院子,确实不适合蓄养牲畜。

    前院要迎客,自然动不得。

    要不就依三叔所言,把后院分成两院。牛牢马厩单成一院,辟角门出入。

    想来想去,刘备觉得还是再拉一个后院,最为妥当。

    就不知三重院落,逾制否?

    这件事情,刘备先问了母亲。母亲引经据典,倒背如流。反正是诛九族的重罪就对了。

    可在刘备听来,似乎那些个杀气逼人,与逾制僭越相关的律法,多是为防诸侯坐大,威胁中央集权啊!

    为此,汉律还设有一系列惩罚诸侯及其同党的罪名。比如诸侯擅自拟天子衣服、车马、宫室、礼乐等,均为逾制僭越。

    罪名也同样适用于除诸侯外的所有官员。另在官吏贪污渎职违制的罪名中,也有逾制、僭越、失礼等罪。逾制、僭越、失礼等不仅指违反礼制,超规格使用衣服车马宫室等,还包括言行失礼等不敬行为。

    违反这些罪名,自然受到严厉制裁。

    正如这些罪名拟定的目的,都是防上不防下,防亲不防疏一样。

    在朝廷看来,最大内患始终是,诸侯。

    然,今时亦不同往日。

    狼烟四起,贼反不断。朝廷权力日削,而州郡权力日涨。一些封疆大吏和地方豪强在府第、宅居上的逾制,尤为严重。朝廷心有余而力不足。民间更是筑墙结社以自守。

    总之,民不举,官不究。

    别说什么封疆大吏,地主豪强。刘小胖连个小地主都算不上啊!

    谁有闲暇去查他?

    再说,村中皆同族,还有谁去揭发?

    《四民月令》:“二月,顺阳习射,以备不虞。”

    阳气渐生,万物复苏。

    惊蛰刚过,刘备家的后院就支起数个箭靶。族中弓马第一的三叔,正督促刘小胖练习射术。院中积雪,已被宗人帮忙清除。太阳一晒,砖地即干。

    二石的匈奴弓,刘备能勉强拉开。三叔见他太过吃力,于是就换了练习用的木弓。和公孙氏传授他的双手剑击术一样,这个时候训练的,多是熟练度。

    至于速度、劲道,待刘备成人,自会足够。

    自打沉石开荒、传制垫之术,宗人早已不拿他当孩童看待。老族长遂让三叔悉心传授,不可有一日之疏。

    早晚必复爵。本是一句童言无忌。然,刘氏宗人渐渐都信了。

    不是天生刘三墩,又岂能懂这些匠造奇术?

    熟读《四民月令》后,刘备茅塞顿开。比如他就知道:“自正月以终季夏,不可伐木必生蠹虫。”从正月到六月,都不宜伐木。正是昆虫繁殖季节,木必生虫。

    现在改造老宅,显然不合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