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37 冰山露角

1.37 冰山露角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如前所说,曹氏曾与已故宋皇后家族,互结姻亲。

    其堂妹夫濦强侯宋奇,便是宋皇后的长兄。

    建宁四年,宋奇妹宋氏,策立为后。恩及宋氏一门。父宋酆任执金吾,封不其乡侯。兄宋奇,亦获封濦强侯。

    熹平元年,宋奇与曹家结姻。迎娶侍中、长水校尉沛国曹炽之女。与妻舅曹操,相为挚友。

    后宋氏因受勃海王悝及妃宋氏(宋奇之姑)和宋皇后所累,诛三族。被杀百余口,仅剩宋奇一幼子得以幸存,即曹操堂妹之子,后改名曹禺,寄养在曹氏宗人家中。

    曹操所说的陈年往事。便与其堂妹夫,濦强侯宋奇相关。

    “玄德有所不知。遥想当初,我等在兔园击鞠,见游侠剥兔染金,我猛然间想起销金兔。正因此兔传说,便是元异相告。”

    “元异?”刘备一愣。

    “宋奇字元异。奇,异也。又是长子,故配以‘元’字,称‘宋元异’。”曹操解释道。

    “原来如此。”宋元异非马元义。是刘备对此二字太过敏感了。

    “我与元异皆喜专研前朝轶闻趣事。梁冀金山便在此列。我二人曾废寝忘食,深深着迷其中。那时年少轻狂,再回首已物是人非。故人已逝,传说未止。操之所以对梁冀金山,念念不忘。乃是睹物思人,想借破梁冀金山迷案,告慰元异在天之灵。”

    “原来如此。”刘备轻轻点头。

    本以为曹操设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职,专司盗墓取财,乃至“汉墓十室九空”,不过是为贴补军需。

    如今看来。与他年少时的一段经历,息息相关。

    谈完梁冀金山之事。曹操又说起一事:“家父欲学崔烈,买官太尉。还请玄德,代为引荐。”

    “此事易耳。”刘备笑道:“我且替令尊打听一二。”

    “有劳。”又聊片刻,曹操便告辞离开。

    东郭港,常满仓。

    一座座巨型仓楼,紧邻粟市。仓楼居高望远。市中详情一览无余。洛阳县吏查封粟市赌肆时,仓楼守卫立刻知晓。

    “事已外泄,速去通报公子。”

    “嗯!”便有一人健步奔下楼去。

    常满仓旁一小酒垆。

    守在顶阁内的李乐亦飞身下楼:“大哥,贼人已动。”

    已将小酒垆包下的杨奉、韩暹、胡才等人,闻声猛然站起。

    杨奉低声道:“速派人暗中盯梢,切勿惊动贼人。”

    “喏!”四人本是将军府门客,吃穿不愁,又领食二百石俸,出手阔绰,仗义疏财。一来二去,便结交了许多京畿豪侠。如今晋升为军曲候,岂能无人可用。这便将一众豪侠,皆收入麾下。四人身边已有数十人,皆以大哥杨奉马首是瞻。

    所谓京畿豪侠。长水校尉袁术身边多的是。上阵杀敌,力有不逮。鸡鸣狗盗,绰绰有余。

    翻墙撬锁,尾随盯梢,皆拿手。身兼旁门左道,奇门异术,又常在里弄行走。消息灵通,正当其用。

    杨奉一声令下,便有二人取剑在手,出酒垆尾随而去。

    与贼捕、刺奸,这些公门属吏完全不同。京畿游侠一身痞气,走到哪里都不会引人怀疑。

    故而穿街过巷,急着赶去通报的粮仓侍卫,一路疾行,四处张望。从未将混迹在人群中的,两个京畿游侠放在心上。

    绕了大半城郭,终于停在一户门前。

    叩门声,三长二短。

    须臾门开半扇,放侍卫入内。

    片刻后,侍卫又出。自行返回。

    留一人暗中监视此宅,游侠中另一人,遂返回酒垆复命。

    待史涣奉命赶来,杨奉等人已将此宅团团围住。

    “何人宅院?”大将军府内,刘备亦收到消息。

    “乃一朝官空宅。朝官告老还乡,便托人将此宅租赁。县中券书存档,留有‘黄霄’的签字画押。”贾诩已命人查明。

    “霄,天也。黄霄,便是黄天。”刘备忽想起了龟兹王城的‘天下吉’商肆。话说这些太平道取名,能再露骨一些么。

    不久,此宅又见车出。入城内金市,停在‘天下一’玉器商肆前。

    好嘛,果然还有更露骨的名字。

    消息不断汇集。

    暗藏在洛阳城中的,太平到各处隐秘据点,渐渐浮出水面。

    刘备更加笃定。

    家宴时下毒暗害自己的,乃是宫中的太平道。

    如此说来。暗害他的主谋,必定另有其人。

    甯姐姐多半不知情。

    也既是说,甯姐姐在教中地位虽高,权力却并不大。甚至未曾握有实权。她的存在,仅具有某种宗教象征意义。

    而非黄巾军中的实权者。

    太平道与黄巾军,乃是****的双方代表。

    甯姐姐偏向教派的猜测,让刘备稍觉心安。

    而太平道这座潜伏在水面之下的巨大冰山,已露出一角。

    “命史涣领人撤回,监视之责皆交给杨奉。”刘备旋即打定主意。

    “诺!”绣衣吏这便领命而去。

    “传令麴义,枕戈待旦,随时候命。”

    “喏!”卫士遂赶往北军大营传令。

    “亦知会五官中郎将等人,就说洛阳近期将有大事发生。”

    “喏。”

    贾诩又道:“主公,计可行矣。”

    “好。”刘备这便点头。

    天下一玉器商肆。

    见几个京畿游侠,嬉笑而入。主事面上阴霾,一闪而过。这便笑脸相迎:“诸位贵客,想买何物?”

    “入你家,自然是买玉。难不成来买酒。”当中一人粗声说道。

    “美玉价高。几位贵客……”

    “就知尔等狗眼看人低。”游侠从怀中取出一钱袋,在掌中掂量掂量,这便抛给主事。

    “看看够不够。”

    主事伸手接住。发觉钱袋颇沉。却又不似铜钱。这便当众解开一看。

    顿时浑身一凛。

    游侠咧嘴一笑:“且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可是金粉。比黄金价高五倍!”

    主事浑身冷汗直冒。只觉手掌中钱袋,重若千钧。

    深吸口气,守住心神。这便强颜欢笑:“话……虽如此。可这金粉,并不能当钱使。且多为天子王侯,豪强贵胄,装点门楣所用,市面上极少。若来历不明,冒然入手,我家自取其祸也。”

    见众人神色各异。主事这便试问道:“贵客何不道明来历,解我心忧?如此,才好谈买卖。”

    “此乃博戏……”话刚开口,游侠猛然止住。

    “不买了,不买了。”伸手将钱袋抢过,众游侠这便夺门而出。

    留下神色变换的主事,定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