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38 为国除贼

1.38 为国除贼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直到几游侠消失在街角,主事才猛然醒悟。冲仆从使了个眼色,这便转身登上二楼。

    “公子。”

    “何事惊慌。”

    “梁冀金山之事怕也漏了风声。”

    “何出此言。”

    “方才有数个京畿游侠,持一袋金粉入肆。卑下套问金粉来历,几人吱吱呜呜,话说一半便夺门而出。料想,此物必见不得光。”

    “话如何说了一半。”

    “那游侠口出‘博戏’二字。”

    “知道了。你且下去,接人待物,勿露马脚。新来神上使,乃世之豪杰。即便有失,亦不会轻易出卖我等。安心处事,一切如故。更无需惊慌。”

    “卑下领命。”见公子如此淡定,主事亦心安。这便自下楼去。

    “来人。”待主事离去,公子轻声开口。

    “在。”梁上之人答道。

    “速去……”声音戛然而止。暗忖片刻,公子这便言道:“无事。”

    “喏。”

    正值多事之秋。圣教举事在即,当以大业为重,切莫因小失大。

    金粉事小,洛阳大方才是重中之重。必要时,壮士断腕,弃卒保帅。定要护送洛阳大方,万千信众的周全。

    圣教信徒,已达三十余万,遍及大汉十三州之八:青、徐、幽、冀、荆、扬、兖、豫。

    编为三十六方。每方设“渠帅”一人。

    只需大贤良师,振臂一呼。天下信众,群起响应。

    势如野火燎原,必将一战而定。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太平盛世。

    稳住。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公子重重落杯。似在为自己鼓劲。

    收到刘备“洛阳将有大事发生”的口信,以五官中郎将董重为首。袁术、曹冲、赵延,纷纷登门拜访。

    刘备虽未细说。却叮嘱众人各司其职,谨守营盘。

    话既出辅汉大将军之口,必非空穴来风。

    长水校尉袁术,越骑校尉曹冲,城门校尉赵延。各自整顿营备,恪守其职,不敢懈怠。

    驻扎在北军大营的一千麴氏先登,亦枕戈待旦,随时待命。

    五官中郎将董重更是连夜入宫。将消息告知董太后。

    翌日。黄门令左丰早早入府相见,询问详情。

    心忧宫中太平道通风报信。便是左丰,刘备亦未明言。

    只让他回禀陛下。不日将为国除一巨贼,请陛下拭目以待。

    两位大将军,接连出手。

    让洛阳城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

    恰逢意渐浓秋。草木枯黄,寒色逼人。

    八月中旬。蓟国明轮船队,缓缓驶入东郭港。

    车马早已列队等候。装满蓟国名产,源源不断运往金水小市。

    赶车的不是旁人,正是以郭大为首的河东游侠。

    货箱皆密封签印,中途无法打开。即便运到市中,亦需勘验箱体后,方可由专人开启。再按货箱外编号,对照货单,检查其中货品。数目、品质。诸如此类。

    但有损伤、残缺、腐烂、变质,皆要记录在案。

    各项皆确认无误后,方才入肆,录进库存一栏。

    港口到小市不过数里之遥。沿途穿街过巷,众目睽睽之下,途中很难做手脚。

    郭大等人乃是杨奉保举,得此差事。且又是初次押运。自当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差错。

    事实也是如此。

    货箱悉数运入小市。各家依次清点,无一差池。这便纷纷称赞。

    郭大等人亦陪笑脸。领取足量钱币,率众离开。

    一举一动,恪守本分。

    一直陪同在身侧,生怕出纰漏的杨奉亦大大的松口气。

    这便做东,请郭大与众兄弟入金水汤馆沐浴宴饮。

    郭大亦未推迟。领兄弟与杨奉同入汤池,沐浴薰香,欢饮至天明。

    席间说起少年诸事,郭大击掌而歌。杨奉不觉已泪流。

    乃至大醉不醒。

    “大哥。”见杨奉醉倒,便有一人起身近前。

    “安坐。”郭大稳稳站起,将杨奉背上三楼精舍。

    再反身罢宴,领众兄弟自去。

    洛阳金市,天下一玉器商肆。

    二楼精舍,便有一人掀帘而入。正是宫内大宦官。

    “公子可知道大祸临头?”

    “大内官何出此言?”

    “暗行之事,已被人窥破。公子还有心思在此独酌?”

    “无妨。”公子轻轻落杯:“事因唐七而起,无非是查家宴中毒。与我等何干?”

    “人是我亲手招募,如何能逃得了干系!”大内官急道。

    “唐七已死,死无对证。下毒之人,就在你我二人头顶。对我教忠心耿耿,又岂会出卖大内官?”公子竖起根手指,往梁上轻轻一指。

    大内官猛抬头。只见蛰伏在暗中的黄巾死士面无表情,缓缓探出。又缓缓缩回。

    那张平淡无奇的死人脸,却看的大内官心惊肉跳。

    这是真的死士。

    “‘大医’之人,因何会在公子梁上?”

    “我等效忠的乃是太平圣教,大贤良师。大内官又何必多此一问。”

    “公子既如此笃定,老奴这便告退。”

    “大润发一路走好。”公子举杯相送。

    “公子留步。”大内官躬身退出,转身走下楼去。

    殖货里,辅汉大将军府。

    大内官走后不久。一张墨迹未干的人脸画像,便被送入府中。

    如前所说。京畿豪侠身兼旁门左道,奇门异术。其中便有人善速描人像。

    寥寥数笔,却极为传神。

    一看便是宫中内官。

    “速请黄门令。”

    “喏。”

    片刻之后。黄门令左丰这便赶到。

    刘备将画像示之。

    左丰脱口而出:“正是永巷令徐奉。”

    “果然是他。”全都对上了。

    “王上何出此言?”

    “宫中太平道内应,便是此人。”

    “太平道内应……”黄门令左丰幡然醒悟:“王上先前说为国除巨贼,莫非便是言指太平道!”

    “然也。”刘备轻轻点头。

    “这可如何是好……”黄门令左丰如坐针毡。

    “少令因何手足无措?”刘备笑问。

    “太平道声势日盛。今已遍及天下。若太平道便是王上口中的巨贼……”左丰深吸口气:“天下将乱矣!”

    “沉疴需猛药。若无大乱,何来大治。”刘备平静作答。

    左丰见刘备神色自若。这便稍稍心安。

    叹声道:“王上乃天家麒麟,世之英杰。而左丰不过是天家一家奴。所谓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还是天下太平为好。”

    “少令所言极是。”

    “敢问王上,陛下若问,奴婢该如何作答?”

    “实言相告。”刘备看向窗外。

    金水汤馆。

    三楼精舍。

    “大哥,大哥?”

    “何事唤我?”昨晚酩酊大醉的杨奉吃力的睁开一条眼缝。正是韩暹、胡才、李乐,众兄弟。

    “主公有令,速速起身。”韩暹急忙答道。

    “走!”听是主公之命,杨奉猛然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