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01 如虎添翼

1.101 如虎添翼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海上有两种人。一种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一种沾床即睡,一觉到天明。

    前一种缺少安全感。后一种自然不缺。

    “呼噜噜……”

    甘宁是后一种。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口涎仍在。又试着舔了次,仍未舔到。终于,一连三次都未能将口水舔去的甘宁,艰难的睁开一只眼。起伏的海面为何会高悬头顶。不好,巨浪来袭!

    甘宁猛然清醒。奋力起身,却发现双腿使不上劲。

    绷紧后背,咬牙坐起。斗转星移,天地随之回转。甘宁这才醒悟。原来,自己正被倒吊在游麟号船首前的青铜钩拒上。

    难怪舔不到口水。口水都挂在上嘴唇啊……

    “来人!咕噜噜……”腹中一阵水响。这才发觉饥肠辘辘,饿得发慌。“好饿啊……”

    “何人聒噪!”甲板上一声怒喝。

    “是我,锦帆甘宁!”甘宁荡来荡去,想引起甲板上人注意。

    “奇怪,真是撞鬼了……”说话之人,又转身离去。

    “喂!喂!喂……”真的好饿啊,连叫嚷的力气都没了。腰腹再无力撑起上身,只能随麻绳荡来荡去。

    “大……哥……”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耳际。甘宁左右旋身,眼角的余光扫过船首侧舷,又见被倒挂之人。

    “苏飞!”

    “大哥,你终于醒了。”苏飞亦是有气无力。

    “我等被吊了几日?”

    “一天一夜。”

    “船队呢?”

    “全军覆灭。”

    “薛州、胡玉,二位渠帅身在何处?”

    “薛渠帅与管渠帅,并一万弟兄,被烧死在雍奴城下。胡渠帅见机虽快,奈何蓟国战船更快。半路被追上,青铜钩拒从船尾钉入,然后……”

    “皆被刺网捕获?”

    “非也。”苏飞艰难摇头:“胡渠帅见识过刺网威力,岂还会中计。便领人死守船舱。不料被蓟国投入发烟之物,皆中毒迷倒。被尽数捕获。”

    “唉!”甘宁重重叹气。转而又问:“何物竟能致人昏迷?”

    “听说叫麻沸散。”苏飞无力的吸了口气:“乃蓟国国医馆馆长华大夫,独门秘方。普天之下,蓟国独有。”

    “华大夫妙手回春,我亦有耳闻。”想着脖颈上的剑痕,甘宁这便醒悟。“麻沸散”貌似汤剂、膏剂、烟剂皆可。果然是杀人放火,居家必备。

    察觉到船一直在航行,甘宁便又问道:“蓟国水军正去往何处?”

    “先去广陵,再去钱唐。抄掠薛、胡二位渠帅之砦中家眷。”苏飞又答。

    “薛渠帅部众万余户,胡渠帅亦有五千户。二部近二十万老小,如何得全?”

    “蓟国不仅有水军,还有商船。辽东田氏亦有船一万丈。平波水砦亦有千船可租用,加上前日俘获我等的大小船只三千,足够了。”

    “船上舟楫士皆在?”甘宁再问。

    “在。蓟王未曾为难。”苏飞再答:“已收为己用。”

    “我等众兄弟如何?”此才是甘宁最想问,又最害怕知晓的。

    “被一网打尽,皆身披镣铐,关押在底舱监牢。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无事便好……”甘宁终得安心。

    “却也距死不远。”苏飞悲声道:“蓟王欲斩杀我等,为麾下司马报仇。”

    “想起来了。”便是被自己一叉扠翻之人:“生死有命。便与众兄弟同赴黄泉,再扬锦帆!”

    “大哥。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又说,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能活何必寻死?”苏飞劝道:“不瞒大哥,若不是此次北上报仇,小弟已去投奔同乡黄祖。只求能某个好出身,安身立命,光宗耀祖。”

    “安身立命,光宗耀祖……”甘宁喃喃自语。

    “大哥以为,蓟王如何?”苏飞试问。

    “一时人杰。”甘宁忽觉颈间瘙痒难耐:“然而却胜之不武。剑上涂毒,真卑鄙啊……”

    “大哥以为,胜了又如何?”苏飞反问。

    “胜了……”甘宁吁了口气:“我又岂能独善己身,舍众兄弟而去。总归是被人吊起。”

    “说得好。”声音来自头顶。

    甘宁卯足力气,挺身仰望。见一人,只手持壶,只手端杯,立于钩拒之上。衣袖翩飞,正是蓟王。

    放壶杯于青铜拒上,又取一只炙烤到外焦里嫩的野雉在手,准备大快朵颐。

    “咕噜噜……”前后皆有水响。一日夜水米未进,甘宁和苏飞,是真饿啊。

    刘备撕下两只鸡腿,一前一后,抛给二人。

    两位不分前后,张嘴接住。随手一掷,足见功力。力道、准度,皆刚刚好。吃肉何须用手。腮帮一阵鼓动,再露出只剩鸡骨。正欲吐出,转而有吞回,一阵喀嚓之后,连鸡骨亦嚼碎吞入腹中。

    “酒喝否?”刘备取壶在手。

    “喝。”甘宁爽快点头。

    刘备微微抬头,壶中美酒化作一道银线,倾注而下。

    甘宁张口接住,悉数入腹。须臾,便涨的满脸通红。

    一壶翠玉琼浆下肚,暖意陡增,神力复生。甘宁正欲发力挣破束绳。眼看便要脱困,却又忽然放弃。一众兄弟皆身陷囹圄,我一人又何必逃去。

    “凌操无事。”刘备又撕下一块胸脯肉,扔给甘宁。

    “可是那位司马?”甘宁一口咬住。

    “然也。”刘备轻轻点头:“鱼叉中两刃,正好越过手臂。正因被手臂所垫,入肉不深。只是你天生神力,抵着手臂重锤胸口,一时闭气昏迷。所幸落水后便有同伴救出,今已清醒。船上良医诊治后,言并无大碍。不日便可痊愈。”

    “如此甚好。”甘宁无由来心头一松:“那司马,亦是豪杰。”

    “你可知凌司马醒来第一句,说得是什么?”

    “不知。”

    “司马说,‘能一击而败操者,必有万夫不当之勇。可为主公大用,切莫为难。’”

    “……”甘宁瞥了瞥嘴角,并未言语。

    “孤且问你,愿降乎?”

    “先前比试,我说‘若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蓟王若不杀我,及一众兄弟。甘宁性命,便交给王上又如何!”

    “好。”刘备轻轻点头:“来人。”

    “在。”

    “替苏曲候和甘义士,松绑。”

    “喏!”

    “苏……曲候?”甘宁似乎发现了什么。

    陪他一同吊挂在船头的苏飞咧嘴一笑:“不瞒大哥,就在大哥昏睡不醒时,小弟便已投靠王上。如今是领食六百石之军曲候。哦,王上还说,只需劝服大哥归降,便升我为一千石俸军司马。”

    “……”甘宁仰头看海,须臾大笑出声。

    “哈哈哈……”

    刘备亦笑:“得兴霸,孤如虎添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