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7 猛虎搏兔

1.17 猛虎搏兔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对高览表情见惯不怪。兵曹掾史微微一笑,又叮嘱道:“兵卒薪俸,足月发放。笔笔皆出赀库。凡校尉所辖士卒,皆另设‘军户’,军户乃军人账户也。可与其家庭账户绑定。若出兵在外,缴获之物,亦可在军市,折卖赀库,兑成钱币。”

    换句话说,兵卒薪俸,皆由蓟国支付。无需他这个校尉操心。

    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从蓟国赀库领钱,和由扬武校尉发放,兵卒忠于何人,当不言自明。

    “谢掾史告知。”高览道谢。

    “不敢。”兵曹掾史又道:“两千五百人,本为国中常备。如今划归校尉,便成正式军人。俸禄亦大有不同。然校尉麾下多悍勇,且汉胡相杂。若想收为己用,令士卒归心。还需最后一步。”

    高览这便醒悟:“可是在演武场一试?”

    “然也。”兵曹掾史欣然点头。

    “如此,且劳烦掾史安排便是。”高览抱拳相请。

    “校尉且稍待。”兵曹掾史自去安排不提。

    须臾,先前领路的门下书佐又至。领高览乘天梯下楼,抵达一楼马间。蓟王赏赐的西极宝马狮骢,蓟国家马令兼王宫洗马苏双,已命人送达。苏双与张和(世平),皆刘备少年好友。如今一人为家马令,一人为大厩令,又双双身兼王宫洗马之职,年俸折钱五十七万六千。蓟国号称万马之邦,二人功不可没。

    狮骢乃由专用畜用大篷车送来。

    “隋文帝时,大宛献千里马,其鬃曳地,号曰狮子骢。朝发西京,暮至东洛。隋后不知所在。”

    便是说此马。

    高览一见甚喜。试乘之,如腾云驾雾,又四平八稳。果是宝马。这便乘兴,将一同赏赐的楼桑兵甲,披挂上身。高览身躯颇雄壮。送来的将官甲还需微调。无妨,待回营后,自有军中匠人细细为其修整。

    近卫百人,亦换装完毕。人马如龙,杀气腾腾。皆对楼桑兵甲爱不释手。甲骑具装,携雁翎、凤羽二刀,背角端弓,狼牙箭,跃跃欲试。听闻场中高声奏报,便纵马出场。

    听闻乃新任扬武校尉练兵,场内观众更加鼓噪。欢呼呐喊,响彻云霄。

    高览与麾下,从未如此万众瞩目,心中岂能不热血激涌。

    在此练兵,果然非同凡响。

    楼桑号称五缺。虽建有清溪、白湖二水砦。却始终有邑无门。大路通天,来去自由。楼桑民众居安思危。自当对国中勇将,心知肚明。

    “高览,一名高奂,字,元瞻。乃渤海条县人也。”观众中早有人先行背书:“先有幕府五校,威震天下。今蓟国亦有五校:荡寇、讨虏、戈船、荡寇、扬武。何愁蛾贼不灭。”

    “仁兄言之有理。”众人纷纷附和。

    渤海高氏,乃发轫(rèn)于渤海郡的高氏郡望。后世素有“天下之高出渤海”之称。前有渤海太守高洪,举家迁至条县,子孙众多。渤海高氏由此发轫,繁衍不息。

    时下已成条县大姓。

    只需高览能在蓟国站稳脚跟,出人头地。渤海高氏,自会源源不断,绑上刘备战车。这便是宗族之利。君不见西平麴氏先登。

    麾下亲勇,皆是多年好友,生死弟兄。一并投军,自为出人头地。

    何须动员。

    见对面已摆开阵势。这便纵马上前,于高览身后集结成阵。

    三通鼓罢,气氛肃杀。看台一时寂静无声。只见高览轻轻纵缰,胯下狮骢电射而出。

    身后骑士追之不及。主将已直撞敌阵。

    裹着厚厚麻布皮革的雁翎刀与数柄长刀迎头相撞。

    裹布炸裂,敌骑纷纷坠马。何须百人乱战。高览单骑闯关,直透敌阵。

    看得众人瞠目结舌。

    竟强悍如斯!

    透阵而出,又猛折回。弓开满月,箭似流星。有十余骑,躲闪不及,被击中后心。若非折去箭镞,必死矣。

    饶是如此,击中甲胄的白羽箭,竟应声炸碎。一时碎羽纷飞,力道十足强劲。

    “哦——”高览杀奔来回,胜负已分。众人这才喘气出声。

    欢声雷动。

    “蓟国五校,名不虚传!”看台众人喜不自禁。

    被击中落马的骑士,不怒反喜。能随上将杀敌立功,何其快意。

    各自心悦诚服。

    高览这才暗松了口气。先前不知深浅,故而猛虎搏兔,亦用全力。一人破百,绰绰有余。

    须知,对面骑士,多出北疆。或为乌桓突骑,或为鲜卑精骑。亦有边郡汉家骁骑。竟无一合之敌。足见高览之强。

    如此上将,却被子龙一矛刺于马下。实在是,可惜。

    “拜见校尉。”骑士纷纷上马,赶来见礼。

    “诸位免礼。”高览亦回马上礼。

    “愿追随校尉,杀敌立功,封妻荫子。”

    “好。”高览所求,又岂非如斯乎。

    战斗虽快。可观看之人,却皆叹息不止。回味无穷。

    待高览绕场谢幕,返回二楼官舍。便是兵曹掾史,表情亦大不同。

    办理好各项交接,又恭送高览离开。

    扬武校尉高览,驻军大营新设桑邱城。军士三日内便会奔赴大营报到。接替将南下平叛的荡寇校尉颜良,守备南部国境。

    广宗,沙丘平台。

    蓟国大利城长苏越,已领麾下能工巧匠,驻守月余。醉心于台内机关诸器。废寝忘食,日日不缀。

    这日,忽接守卫沙丘平台的绣衣吏通报。言,左中郎将皇甫嵩与军曲候朱灵,领兵来访。

    这便洗漱更衣,下沙丘平台相迎。

    “见过左中郎将。”苏越路旁行礼。

    “明庭免礼。”皇甫嵩马上回礼:“明庭滞留月余,可有所获?”

    “黄巾机关器,果有大神机。”苏越感慨万千,又转而问道:“不知左中郎将此来,可有要务?”

    “然也。”皇甫嵩掷鞭下马。亦站在路旁,将广宗城下,机关车自行,撒豆成兵之事,娓娓道来。

    见苏越面不改色,皇甫嵩心中暗喜:“敢问明庭,可有破解之策?”

    苏越言道:“依我所料。广宗城下五里,或与此台相同,皆暗藏机关诸器。”

    “愿闻其详。”皇甫嵩急忙追问。

    “左中郎将,且随我入台内一观。”苏越伸手相邀。

    “请。”皇甫嵩这便与众人同登沙丘平台。寻找破解大贤良师妖术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