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82 年末大赏

1.82 年末大赏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蓟王出征在外,诸君当同心勠力,保我国境,护我万民。”王太妃言道。

    “臣等,遵命。”众臣肃容下拜。

    “四方馆可有消息传来?”王太妃又问。

    耿雍起身答道:“大雪封路,并无大贤北上。”

    “冀州百姓,丰衣足食否?”

    “粮秣已转运毕。冀州属吏正分批运抵各城营地,足够灾民饱食。只是黄巾逆乱,为造机关诸器,将城内房舍尽数拆除,若要重建家园,尚需时日。便是六位国主之王宫亦未能幸免。皆残破不堪。诸国相来函,急需我国良匠代为重筑。”耿雍再答。

    “无出意外。开春后,陛下当昭告天下,再增三县。三县属吏,工匠,农人,是否足备?”王太妃再问。

    “已调配完毕。”耿雍再答:“北新城,本就是幽州最南之县,民生安定。东二十里樊舆亭,乃北上难民聚集之地。已在南易水港口,设流民大营。高阳乃北地坚城,可为蓟南重镇。听闻三县归蓟,高阳难民纷纷返乡。高阳城中亦设流民营地,日日施粥救济,不曾断绝。文安有大泽,径百余里。屯田极佳,却非循吏不可牧守。臣等窃以为,此三县若再配蓟国南部数城,可增设置‘蓟南郡’,置二千石官为宜。”

    “右丞可有适合人选?”王太妃问道。

    参照蓟都尹的设立,将一郡政务交由娄圭打理,可谓人尽其才。蓟国一县扩六县,又增为九县。若雍奴薮屯田毕,可再增二县。便是十一县。且蓟国人口稠密,已有近二百万众。富庶可比一大州。正因民众聚集,故一县民政,可比数县之巨。三县为郡,正当适宜。

    “臣以为,可由诸城令长,相互推荐,再由王太妃、王妃甄选。”耿雍答道。

    王太妃轻轻颔首:“如此,诸位可有合适人选?”

    众人纷纷看向千石首席。

    楼桑令乐隐,起身答道:“臣,首推南广阳令崔季珪。”

    南广阳城与南关城,一上一下,一西一东,恪守巨马水路。二城居中而守。又可经纵横水网,驰援各城。立城之处,乃距北岸数里之遥的一座荒丘。居高临下,适合守备。如今,荒丘早被重楼盖满,鳞次栉比,直伸到巨马水边。横竖五里,内外三重。

    南广阳港与南广阳城,隔巨马水相望。城池在北,港口居南。港口亦有护城河环绕,并围建障墙,本是一座障城。后因并六县为国,南广阳退居国中,不再守备国境。于是南广阳港亦经多次扩建,现为南广阳港城。凡港城,皆隶属南港下辖。

    蓟国因水而兴。巨马水路经年不冻,商船往来如织。南广阳城、港,富庶可比楼桑。两座坚城各纳民众,万五千户,及五千户。南广阳一地,有民二十万余。亦是督亢秋成之重镇。

    城令崔琰,功不可没。

    且从资历而言,崔琰又高出诸如阳乡长崔林、新昌长陈群等少年长吏。出任一郡之守,正当适宜。

    不等乐隐落座,众人便纷纷点头。

    并六县为国时,为区分县长与城长。刘备将县长俸禄提升为比千石。城令则由比千石,擢升为千石。且与百官有言在先:只需编户过万,口过十万,便可擢升为令。户破二万,人口破二十万,可食双俸。

    简而言之。城长,秩三百石;县长,秩比千石;城令,秩千石;县令,亦秩千石。待并三县为郡,设“尹”,秩二千石。县长、县令皆是暂设,日后当除去。因刘备欲分封诸子为县侯。那时,则需置家丞、国相。并县后,各县令长,当酌情晋升为“尹”。

    比如,范阳令管宁,便是“蓟西尹”的上佳之选。

    “二位国相以为如何?”见百官无异议,王太妃遂看向高居中二千石位的两位国相。

    “臣等,附议。”

    “王傅以为如何?”王太妃又看武将第一人。

    “臣,无异议。”黄忠言道。

    “如此,右国相且书信陇右,待蓟王定夺。”王太妃言道。

    “喏。”

    位列千石俸排列之中的崔琰,亦难掩激动。蓟国四师,六大谋主,右国令等人,皆不常在。二千石位列,如今只有蓟都尹娄圭一人独坐。能与之并列,何其幸也。

    投向崔琰的目光,亦多有艳羡。须知,除去得食二千石俸,六百石王宫行人亦升为千石王宫舍人。两项相加,食俸七十五万六千钱。堪比食中二千石之九卿。再加春腊二赐,近乎百五十万。皆是蓟国上币,四出文钱。实在是……高俸。

    所谓“品高俸不薄”,正是如此啊。

    如前所说,为行高薪养廉。刘备将王宫内官俸禄,亦做区分。

    门客食俸四百石。行人食俸六百石。舍人、洗马、门大夫,食俸千石。庶子、少师、王傅,皆秩二千石。

    《周礼·地官·舍人》:“舍人掌平宫中之政,分其财守,以灋(法)掌其出入者也。”掌理王宫用谷之政务,计其人数多寡、爵秩高下,以定禄食用谷之多少。

    也即是说,王宫内官,亦各有分工。并非虚职。

    王太妃又言道:“先前迁升事宜,蓟王亦有王命送达。左国令且宣诏吧。”

    “喏。”左国令士异,这便从袖中取出蓟王诏书,朗声诵读:

    “擢升雍奴长钟繇为雍奴令。兼领王宫行人。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泉州长邴原为泉州令。兼领王宫行人。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安次长华歆为安次令。兼领王宫行人。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新昌长陈群为新昌令。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阳乡长崔林为阳乡令。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南关长吕常为南关令。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三台长胡辅为三台令。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擢升长安长甄逸为长安令。秩千石,‘铜印黑绶’。”

    “臣,领命。”

    “封范阳令管宁,西林令阎柔,益昌令卢节,容城令卢俭,平曲令刘涣,南广阳令崔琰,为王宫行人。”

    “臣等,领命。”

    凡有同僚出列,便惹百官赞叹。

    如上所言。编户过万,口过十万,便可擢升为令。户破二万,口破二十万,可食双俸。

    故钟繇、华歆、邴原,皆喜食双俸。

    钟繇屯田千里,移民不断北上。年前又安置邺城妇孺数万,因而达成双食俸之线。

    安次县内安置有二十余万上谷乌桓部族。若非马邑,草场等督造稍稍滞后,华歆也早已撞线。

    泉州如南广阳。一港一城,因水而兴,繁华鼎盛。加之甘宁、胡玉、郭祖等,已悉将家眷迁入,送邴原轻松达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