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76 百越诸贤

1.176 百越诸贤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蓟法》:“五家作保,坐罪并罚。”

    此乃订立一切券书之前提。换言之,唯有知根知底,诚实守信,邻里和睦之家,方能与人订立券书。此,亦是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若举族迁来,互相作保,自是无妨。就怕单门独户,举目无亲。无人能证其言,辨其行。亦无人知其根底。入流民大营,与来自天南地北的流民杂居。相熟后互相作保,迁入各城,毗邻而居。平日相互扶携,亦相互提点。切莫有失,延祸邻里。

    事关身家性命,自非同小可。

    非亲非故,素未谋面,市中五家海商,便愿为夷人作保。满门家小,泱泱百口。生死存亡,皆系于己身。将心比心。换做夷人,又当如何。“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更何况“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越是蛮夷,越重恩义。

    “羌胡俗耻病死,每病临困,辄以刃自刺。(邓)训闻有困疾者,辄拘持缚束,不与兵刃,使医药疗之,愈者非一,小大莫不感悦。永元四年冬,(邓训)病卒官,时年五十三。胡人爱惜,旦夕临者日数千人。戎俗父母死,耻悲泣,皆骑马歌呼。至闻训卒,莫不吼号,或以刀自割,曰:‘邓使君已死,我曹亦俱死耳。’前乌桓吏士皆奔走道路,至空城郭(擅离职守)。吏执,不听,以状白校尉徐傿。傿叹息曰:‘此义也。’乃释之。”

    有恩必偿,有仇必报。便是五胡四夷,可爱之处。正因如此,方能向化。

    至于那些喂不熟的白眼狼。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蓟王天下豪杰。出手何其阔绰。饶是好宾客,雄江淮间,出入从车常百余乘的周晖,亦心悦诚服。为王事,上下奔走,尽心竭力。夷人,又如何能抵挡。

    不出三日。竟有百户,得偿所愿,换居船楼。个中便利,闻所未闻。引亲朋无数,登船观瞻。海市所携船楼,五日售罄。然更多夷人,正纷至沓来。

    无妨。蓟国十万船户,滨水而居。新船订单,排满国中二十七港船坞。换下旧船,修葺加固,内外一新,亦不弱分毫。海市令六百里传书回国。蓟王当机立断。令改造翻新毕,尚未售出的船楼,悉数南下。帆樯如林,乘风破浪(‘之’字形),不下万艘。

    沿茅尾海一字排开,逆上醴水两岸,何其壮观。

    人皆向好,民皆向善。无可指摘。见部民大半投奔蓟国,夷帅索性举族来投。

    水衡都尉,欣然纳之。令其部族,皆入南醴港城安居。

    兴建中的南醴港,扼南澧水入海口。分置左右二港。醴水右岸公用。醴水左岸民用。街衢沿二侧海湾,及醴水河道,延伸铺展。更有良匠逆进醴水,在中游、上游皆觅得大片河谷地。可用于圩田稻作。合浦之所以“不产谷实”,非不宜稻作。只因采珠利高。趋利避害,人之常情。此与西域诸国皆不种田,是一个理。经商获利百倍,谁人还愿耕田。

    先前种落散布沿海,如今聚居成港,若得万户船民,十万余口。人吃马嚼,全凭采买,如何能够。筑堤引水,穿渠圩田,乃是根本之策。采珠换粮,本末倒置。封建时代,无人能与田地彻底脱离。尤其沿海平原,极利稻作。养活十万口,绰绰有余。

    江表十港,既是港亦是城。

    水衡都尉,既为雄职。麾下属吏,“水衡五丞”、“九官令丞”、“七官长丞”,皆可独当一面。

    得前同僚举荐,因随周憬治水,而青史留名之属吏,纷纷出仕。有故曲红长零陵重安区祉,字景贤。故舍涯长南郡邔(qǐ)苍陆,字叔夏。故浈阳守长、南平丞长沙汉昌塞祗,字宣茚。故行事耒阳华戛,字汉威。故吏郴褚禧,字礼让。故吏耒阳蔡朗,字已明。故吏浈阳刘明,字仲机。故吏浈阳左胜,字仲升。故吏浈阳左觫,字妙举。故吏浈阳宋硕,字子张。故吏含洭尧禹,字公制。故吏含洭张邵,字曼威。故吏含洭黄详,字伯茚。

    年纪多在五十上下,既有干练实才,又精力未衰。且年长稳重,为蛮夷所敬。掌一曹之政,正当其用。秩三百至六百石,堪称良吏。

    至此,水衡都尉,人员齐整,可堪大用。

    故曲红长,零陵重安人区祉,授为南醴港长。故舍涯长南郡邔人苍陆,授为益阳港长。故浈阳守长、南平丞长沙汉昌人塞祗,授为酉津长。

    除故吏,亦得新人。

    高凉贼帅,苍梧人衡毅、钱博,年十五六,皆负勇谋。轻舟驰骋,往来抄掠。趁海市船队随同南下番禺,于苍梧高要峡口设伏。欲谋一场大富贵。岂料蓟国巨舰,无可匹敌。不等接舰,甲板弩炮一通齐射。刺网铺天盖地,悉数网罗其中,又吊上甲板。五花大绑,押入爵室。周晖见一众贼少,争相赴死,义气深重,遂起爱才之心。亲自松绑,收归己用。衡毅、钱博重回水砦,领三千宿贼,大小战船百艘来投。

    番禺人董正,字伯和,少有风仪,耽经籍,性高洁,十五岁通《毛诗》、《三礼》、《春秋》,遂以“学行”知名,公府累辟皆不就。却自投周晖座下,愿为蓟王效力。黄豪,字子微,十六岁通《论语》、《毛诗》。年二十举茂才,寓居广信,教授生徒。被董正所举,一同出仕。

    另有会稽余姚人虞翻,字仲翔。前日南太守虞歆之子。少好学,有高气。既善使长矛,可日行三百,于经学亦颇有造诣,尤精《易》学,善占卜,兼通医术,明人事,通神鬼,堪称文武全才。

    尤其虞翻,刚上直率,为人忠义。周晖见之甚喜,遂授予六百石之水司空长,主诏狱囚徒。

    又令衡毅、钱博为左右水司空丞,领麾下兵卒佐之。

    至此,以三港为锚定,凭海市通有无,借水衡为羽翼。蓟王终在江表立足。

    南醴港,游麟号,爵室。

    “禀都尉。”新任水司空虞翻,趋步入内:“有会稽焦矫,遣人投刺,约都尉句章(港)一见。”

    “此何人也。”周晖随口一问。

    “乃郡之豪族。”虞翻答曰。

    “所为何事。”周晖又问。

    “信使并未言明。”虞翻又答。

    “哦?”周晖亦是豪族出身,略作思量,再问道:“其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