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22 百死莫赎

1.22 百死莫赎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王公,安好。”左手小黄门再拜。

    “此何人也。”卢植问道。

    “正是黄门诏狱中,为我施药之人。”王允答曰。先前,王允因张让诬告,两次入狱。身受重刑,险性命不保。甚至老臣杨赐,亦曾遣人暗赐毒酒,让王允饮毒自尽,免受皮肉之苦。王允却将鸩瓶砸碎。累日受刑,坚忍不屈。正因有小黄门入牢中,为王允暗中施药,才保住性命。稍后被蓟王救出,官拜幽州牧。年初调回京畿,先拜侍中,待补九卿之缺。

    “原来如此。”卢植言道:“此地不宜久留,速去玉堂殿。”

    “好。”一行人相互遮掩,穿宫过殿,奔赴玉堂殿。

    即便不看面容,公卿装束自与黄门不同。便有乱军驾车路过,亦手下留情。不敢滥杀。大将军有言在先,兴兵只为除内宦。府中死士,皆去围攻永乐宫、云台殿,弑杀二太皇。故南北二宫,往来驰聘者,多是普通军士。并不知晓内情。

    卢植、王允,终抢在何进抵达前,冲入玉堂殿。

    “休要放箭。”王允仗剑高喝:“卢太仆赶来护驾!”

    “等着!”殿前守卫,急忙入内通禀。

    “卢植、王允。”张让一声长叹:“速速放入。”

    “喏。”身旁黄门死士,龇牙一笑。

    卢植等人,殿前解剑。自入后殿,与少帝相见。

    “臣等,叩见陛下。”幸得虎贲中郎将王越贴身守护,少帝并无大碍。

    “诸位免礼。”见卢植等人,衣衫不整,各有披创。少帝便知今日之险:“情况如何?”

    “大将军奉太后诏命,兴兵诛杀内官。然虎狼之士,不做区分。凡面白无须者,悉数杀之。博士、郎官中青年才俊,多遭屠戮。我等冲出重围,赶来护驾。”恩师卢植,言简意赅。

    “报——”便有永乐宫羽林卫,舍命来报:“永乐宫遇袭,太皇董太后危极!”

    话音未落,又见云台殿羽林郎(注①),披血入殿:“云台殿遭袭,(窦)太皇危在旦夕!”

    “二宫太皇,焉会遭袭。”少帝惊慌失措。

    卢植、王允,四目相对,心领神会。大将军今夜所求,又岂只是黄门。

    然诛心之言,又岂能明言。于是卢植言道:“陛下勿惊,臣已命人传信北军中候、五官中郎将,入宫护驾。”先前,骠骑将军董重,举越骑校尉曹冲为北军中候,举武威张济为五官中郎将。北军中候,位卑权重,大将军何进不许。于是搁置。稍后荡寇将军周慎,因讨汉中米贼不利,免官入狱。家人暗置重金,求大将军得赦。拜为北军中候。

    少帝斟酌言道:“北军中候周慎,素与大将军交好。此时政令不通,如何肯凭一语,轻信听命。”

    王允言道:“周慎为人忠义。当不会以私废公。陛下且安心。”

    “五官中郎将何在?”少帝又问。五官中郎将张济,乃出董重幕府。此时,当不与大将军一心。

    “先前来报,中郎将领厩驺、剑戟士等,驰援北宫,以御西园卫。”虎贲中郎将王越答曰。

    “西园卫。”少帝表情已说明一切。这支先帝亲手创建的西园精锐,早已改投新主。大将军一系人马,先前上疏,请将先帝“无上将军”之封号,授予少帝。如今看来,乃是假少帝名义,掩人耳目。少帝不过是“名义之主”耳。

    “大将军何在?”欺君罔上,暗行不端。少帝焉能不怒。

    “大将军自入宫后,便不知所踪。”王越答曰。

    事已至此,少帝亦不做遮掩:“大局未定前,料想大将军必不会轻易现身,落人诟病。”言下之意。大将军若现身指挥,何府死士弑杀二宫太皇之事,事后便无从抵赖。越迟现身,越便于行事。待二宫太皇殒命,何进再踉跄出现,涕泗横流。于尸身前,拔剑自刎,以死谢罪。却被周围亲信,拼死拦住。这才留得性命。

    事后屈打成招,令黄门宦官,认领弑太皇重罪。如此,皆大欢喜。大将军何罪之有。

    细思极恐。少帝忙问:“大将军意欲何为。”

    殿中卢植、王允,皆久历官场,焉能不知。王允言道:“大将军欲诛黄门,清君侧。料想,必不会对陛下不利。”言下之意,大将军为铲除异己,权倾朝野。必不会做出大逆不道,弑君之举。料想,此时大将军,还未有如王莽,篡位之心。

    话音未落,便有虎贲郎入殿通禀:“报,大批死士,正四面举火,围攻玉堂殿!”

    少帝惊惧:“何以至此。”先前不是说,大将军并无弑君之意吗。

    王允脱口而出:“张让。”

    “何意?”少帝忙问。

    “敢问陛下,玉堂署长张让,可在殿中。”王允再拜。

    “张常侍,此时当在偏殿玉堂署。”少帝恍然大悟。大将军此来,乃为诛杀张让!

    “此地不宜久留。”卢植当机立断。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更何况,张让死守玉堂殿,焉知未有“胁天子以自保”之意。

    少帝忙问:“当往何处?”

    “兵荒马乱,月黑风高。陛下宜当善保龙体,万勿轻动。”答话之人,浑身披甲,阴阳怪气。正是玉堂署长张让。

    王允怒斥:“大胆张让,欲以陛下为质乎!”

    “王侍中仍秉性难改。”张让竟不置气:“老奴将死之人,切莫溅了侍中一身血。”话音未落,殿外张弓声,此起彼伏。不用说,黄门众已将玉堂殿团团围住。

    王越正欲出手,却听少帝抢先言道:“常侍之意,朕已尽知。今夜,朕哪也不去。常侍…自去便是。”

    “老奴告退。”张让躬身退出殿外。难怪先前放百官入殿。与少帝一同扣为人质。

    少帝正欲传命王越,仗剑破围。不料张让又却而复返:“玉堂周遭,已积满薪柴,乃为御乱军暗箭。陛下万勿轻动,万一失火,老奴纵百死莫赎。”

    “……也好。”少帝遍体生寒。若只是薪柴便也罢了。再浇油脂,只需一支火箭,顷刻间烧成火海。浓烟滚滚,伸手不见五指。如何得脱。

    时间分秒流逝,殿中落针可闻。

    忽听有人轻声言道:“陛下何不求救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