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110 金声玉振

1.110 金声玉振

作者:熏香如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

    平乐馆,**精舍,外松内紧,守备严密。出入皆党人,侍奉太学生。所谓“书生意气”,是否儒生高士,只眼可辨。普通细作,断难混入。

    历经生死大难,今时今日之党人,亦非先前只凭满腔热血,任人宰割;屠刀面前,慷慨悲歌,引颈受戮之辈。更何况桓、灵二帝,皆已入土。内宦多半凋零。二戚争相拉拢。更加蓟王临朝,明以照奸。种种利好,皆令党人复起。如**张俭,更据九卿一席之地。位列三公,指日可待。

    党人所求,不过政通人和,国泰民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金声玉振,礼乐兴邦。

    难否?

    桓灵窃以为,难如登天。一言蔽之,整日活得如圣人一般,不出三日,身心俱疲。于是以己度人:天下无有善类。

    公私如何分明,且看我蓟王。

    “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

    蓟王便是一面明镜。映射的其实是世道人心。

    “人心不古,民心思变。”**张俭,一声长叹。

    十里函园,兰林里,河东太守袁绍别馆。

    南阳太守袁术,登门拜访。

    庶兄袁绍,亲出相迎:“公路登门,蓬荜增辉。”

    “术,见过兄长。”不料袁术竟肃容下拜。

    “哦?”袁绍不禁高看。遂收拢笑意,下阶托起:“你我兄弟,何须行此大礼。”

    “弟,少不更事,兄长勿怪。”袁术言真意切。与先前判若两人。

    袁绍动容道:“且入府一叙。”

    “兄长请。”

    兄弟落座,左右屏退。袁绍遂问:“公路,所为何来?”

    “乃为‘衣带诏’而来。”无外人在场,袁术开门见山:“我汝南袁氏,有三人位列其中。且皆为外官。然若事败,必累及朝中老父及叔父。父今为长乐少府,位列太后三卿。前长乐太仆郭胜,因涉大将军之死,而被太后当堂绞杀。若知你我兄弟,奉太皇密诏,除何董二戚。老父焉有命乎。”

    “公路所虑,亦我心忧。”袁绍言道:“然箭在弦上。若此时弃官,必遭太后猜忌。”

    “可否......”袁术顾左右言道:“**三公。若能为朝官,无需奉入西园。自可辟祸。”

    “公路何出此言。”袁绍下意识皱眉。先前崔烈**,被其子讽铜臭。乃至名声日衰。袁氏四世三公。岂能身染铜臭,为天下所轻。

    “闻,孟德欲为其父,永乐少府曹嵩**三公。”袁术言道;“不知可否与‘衣带诏’相关。”袁术之意,曹操此举,是否亦为其父,出宫辟祸。

    “二次三番,孟德皆未与会。料想,必未曾‘奉诏’。”袁绍摇头。

    “兄长岂不闻《拒王芬辞》乎?”袁术又进言道:“先前,八厨之王芬,欲趁先帝北巡,行废立之事。暗中联络群雄,孟德虽未裹挟其中,却也未曾说破。若后将军,相邀奉诏,孟德亦如先前那般,拒而不应,亦不说破。该当如何?”

    “莫非,孟德早已知晓。”袁绍亦起疑虑。

    “兹事体大,务必万无一失。”袁术言道。

    “此事尚未定期,幸还可转圜。”略作思量,袁绍既有定计:“前日孟德来函,相约京师小聚。待席间,问过不迟。”

    “也好。”袁术忽生慨叹:“遥想当年,菟园击鞠。时过境迁,各为其主。待下次再相见,又是否亦如先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旧时好友,各奔东西。亦是人之常情。”袁绍倒是能看开。

    “论接人待物,迎来送往,弟不如兄多矣。”袁术拜服。

    郡国并行,家国同构。

    刘备既擢升辅汉幕府一众家臣。又岂能厚此薄彼,弃国中文武于不顾。

    拜二位太皇所赐。蓟王可开万石顶俸。

    于是,斟酌之后。六百里传王命。敕封“蓟国双壁”之护军将军王傅黄忠,并横海将军黄盖,陈寔、崔寔、刘宠、蔡邕四少师,上庠令郑玄,门下祭酒司马徽,左国令黄承彦:表赐车盖,特高一丈,长史、主簿车,缇油屏泥于轼前。另表赐爵关内侯,赏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以章其功。

    民爵十九等之关内侯,岁俸九百五十石。受田九十五顷,受地九十五宅。

    与幕府比同,亦擢升为中二千石俸。蓟国高俸,足比朝中万石三公。

    谓“中二千石”者,意为“中枢任职”,言指位高权重。位在真二千石、二千石、比二千石之上。凡九卿,皆为中二千石。另有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秩皆中二千石,位同九卿。换言之,三辅,亦为中枢。

    家国同构。蓟王开中二千石俸,亦有中枢之意。

    太妃,王妃,垂帘监国。

    待中书令赵娥,宣诏毕。百官道贺,众人归位。

    不料另有敕令,表赐左右二国相:“赐位特进,见礼如三公”,另表赐进爵都亭侯,食二百户。以章其功。

    满殿哗然。

    都亭侯,乃民爵二十等之列候。初名彻侯,承秦爵二十等,金印紫绶,以赏有功。后因避武帝讳,改通侯。后又改列侯。“(列侯)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依《蓟法》:岁俸一千石。受田一百零五顷,受地一百零五宅。

    另食二百户。

    蓟国二百户,可想而知。单田租一项,二百户,三十税一,足有二千石,与中二千石俸(2160石),相差无几。

    蓟国千里国土,千万国民。蓟王取一城之都亭,分封二位国相。自是情理之中。

    列候乃二十等爵之冠。蓟王擢升左右国相,令其居于百官之首,乃彰治国之功。且与百官不同。左右二国相,未能领食双俸。蓟王以二百户“衣食税租”补之,足见用心良苦。

    先封幕府,再封国中。亦符家国天下,次第有序。蓟王行事,有礼有节,有凭有据。

    品秩封不好,位次理不顺。何谈治大国如烹小鲜。

    “陟罚臧否,不宜异同。”

    设身处地,身临其境。植根大汉二十载。方知丞相,字字珠玑。背后之心血,岂是常人能够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