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薄少,求你行行好 > 第两千零一章 一次比一次大胆

第两千零一章 一次比一次大胆

作者:酥酥在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薄少,求你行行好最新章节!

    第两千零一章  一次比一次大胆

    “你放心,我承诺别人的总是不会变卦的,你可以放心,很放心。”

    言漾的脸上还是不太能看出什么变化的,她本来就是说道做到的人。

    别人如果不来招惹她的话,她也是绝对不会去招惹别人的。

    可是如果别人要是来招惹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好,那我现在就一言为定,我想我们在场四个人都是可以耳听为实的,我这就回去了,东西明天就给你拿过来。”

    宋莲花嘴角微微扬着,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言漾看着宋莲花跟弯刀离开的背影,这才足足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确实是隐忍了很久呢。

    差点情绪就崩盘了。

    宋莲花这个人实在是太稳了,做什么事情,不管是指责还是其他事情。

    她的情绪总是特别的稳定,没有特别能够抓住漏洞的地方。

    就像是她答应把这个号令牌交出来一样。

    其实言漾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没底的。

    “你胆子还真够挺大的,竟然直接问她要号令牌。”

    容少怀刚才一直不说话是觉得不应该打破他们之间交易的那种氛围,还有一点就是对于言漾他想要做什么,实在是捉摸不透。

    “那当然啦,做事嘛,就要做的绝一点,反正她就已经谈到这个份上了,要是不把话都说清楚,说明白的话,我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言漾的目光还是一直望着宋莲花跟弯刀离开的方向。

    确实是这样子的,如果这件事情他今天没有说清楚,也没有为自己把握好时机的话,一定是会后悔的。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宋莲花还是不愿意呢?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

    容少怀走过去,握住她的肩膀,说道,“言漾,宋莲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们经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应该是已经很清楚也很明白的了。”

    “是吗?她这样难以捉摸,怎么会是很清楚很明白的呢?”

    言漾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表面来看的这样简单。

    “那你既然还没有摸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能这么冲动的跟她谈条件,而且说要号令牌的事情呢?”

    容少怀是真的很担心,“言漾,不管做什么事情,不管谈任何的条件,你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让自己的人身保证安全。”

    “这不是挺安全的吗?谈判的地点也在我们这边。”

    言漾微微的醋,没看着面前有些担心过头的男人。

    这男人就是什么了,这件事情谈的已经算是比较顺利的。

    他怎么还这么担心呢?

    “那又怎么样呢?你就不怕他之后跟你秋后算账吗?”容少怀有些无奈的说道。

    “所以你想要告诉我,现在你是在害怕,是怕宋莲花秋后算账。”

    言漾有些不高兴了,“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跟你有任何的关系,我都会承担好的也会负责到底的。”

    “言漾,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你觉得我是在担心我自己会不会遭殃吗?”

    容少怀这下才彻底的听出这女人话里面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他明明是在担心着这个女人好不好,怎么弄得好像是他要躲避责任一样呢?

    “我很累,现在想去休息一会儿,跟宋莲花谈判确实是一件让人觉得很心累的事情。”

    言漾是真的觉得累了,也不想继续跟这个男人纠缠着,太无趣了。

    “言漾!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我刚才并不是担心我会不会在这件事情里面被拖累,而是担心你的安危,这是两码事情,你懂不懂?”

    容少怀这真的觉得有点生气,明明是关心她,却在这个女人的眼里却一无是处,什么都不是。

    “容少怀,你要是真的关心我,担心我的安危的话,现在就应该让我去睡觉,让我去休息。”

    言漾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是很头疼的状态了。

    “我一直知道你是讨厌,我是不喜欢我的。可是没想到你对我的误解,竟然会这样深,言漾,任何事情我都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自己择清楚,或者择干净。”

    容少怀抓住这个机会难离肯放她走呢。巴不得把自己心里所有掏心掏肺的话,全部讲给面前的这个女人听。

    也是真的很害怕,在他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着他的。

    他不想这个女人误会他。

    哪怕是一点点的误会,都是不甘心的。

    “好,我知道了,但是我现在很累,想要休息可以吗?”

    言漾从来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轴。

    容少怀真的是喜欢她的吗?真的是爱她的吗?

    言漾现在忽然有一些不确定的。

    不确定这种感情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说因为以前失去过,现在有些后悔而存在的呢?

    算了,不想了。

    “好,那等你醒过来我们再继续谈这个话题好了,反正我有很多的时间,我的下半辈子都可以为了证明我喜欢你这件事情付出任何代价。”

    容少怀心里实打实就是这么想的,虽然以前很少说这种情况。

    可是现在情绪已经在这里了,说出这些话好像变得特别的顺其自然。

    一点也不觉得哪里有尴尬的感觉。

    可是言漾忽然觉得这样的话让人觉得脸红。

    “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说这样子的话了?”言漾总觉得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有一点点不舒服。

    可是这个男人似乎越来越不害臊。遇到机会就说这种。

    总之说出来的时候呢,一点也不觉得害臊。

    而且一次比一次说的大胆。

    “干嘛不准我说这样子的话你不爱听我偏要说,反正是我自己心里所想的,我就是要表达出来。”

    容少怀自然是不愿意的。

    他就是想要把自己的心里所想的事情表达出来,给她知道而已。

    这个女人竟然这个不愿意那个不愿意的。

    她越是这样说,肯定是心里听了有异样的感觉,才会阻止它说出这样子的话的。

    所以容少怀他就是偏要把这些东西都说出来。

    好像说出来才能痛快呢。

    说出来心里才舒服。